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11章:让他为孩子负责!

    轰!

    五雷轰顶一般的感觉。

    苏小棉大脑瞬间爆炸,猛地起身,一把将蓝茵茵手中的体检单抢了过来。

    HCG,阳性!

    苏小棉怔怔的看着手中的化验单,那刺目的阳性两个字,似是那瞬间射出的麦芒,瞬间刺进苏小棉的眸中,刺进苏小棉的心中。

    “哟?苏小棉,看不出来,挺能生的嘛!我真是要恭喜你了!”蓝茵茵漫步走到苏小棉面前幸灾乐祸的说,眉眼之间尽是那鄙夷和嘲弄。

    此刻苏小棉的耳朵完全是封闭的,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整个人如同石化了一般,僵在原地一定也动不了。

    只是感觉心中好似天塌地陷一般,沟壑万千碎成冰。

    眸中酸涩的厉害,想要张开大嘴痛哭一番,可是双眼却干涸的厉害。

    这就是欲哭无泪吧!

    “曼达姐!”蓝茵茵突然叫了一声,将苏小棉从痛苦的泥潭中拉回过神来。

    苏小棉抬头直视着伊曼,伊曼面色平静的走过来,说:“茵茵,小棉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看起来这么的难看?”

    蓝茵茵听到伊曼的问话,立马双眼放光,满脸压制不住兴奋,“苏小棉怀孕了,她竟然……”

    “蓝茵茵!”伊曼突然厉声喝住了蓝茵茵的话。

    蓝茵茵怔了一下,眸底涌上了不可思议的芒,张着的嘴巴就那么僵住了。

    伊曼心头好似有一万只草泥马飞过,看了看周围来来往往的行人,即刻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说:“茵茵,这是人家小棉自己的隐私,你要尊重人家的隐私,不要到处宣扬知道吗?”

    蓝茵茵顿了顿,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伊曼沉了沉心,摁了摁心头的妒火,感觉有必要让蓝茵茵闭嘴,于是嘴角挂上一抹恰到好处的笑意,“茵茵啊,听说谋导要拍新戏了,女二号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托我帮他物色一个合适的演员,我有意推荐你。但是……要知道谋导这个人不喜欢那种八卦的艺人……”

    蓝茵茵一听,即刻满眼放光的说:“曼达姐,你放心,小棉的事情绝对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

    伊曼眉眼一挑,微微一笑,对着蓝茵茵点了点头。

    苏小棉清澈的眸中蒙上了一层绝望的暗灰,原来世界上真的有比被人强暴更残忍的事情。

    为什么那夜之后,自己没有想起来吃药!

    后悔也来不及,苏小棉此时真是厌透了自己的身体。

    以前自己和墨非城那么多次,都没有怀孕。唯独这一次,一个陌生的男人,竟然在自己身体中留下了耻辱的痕迹。

    伊曼眉眼噙着得意的笑,心底却涌上了那翻滚的妒火。

    仅只是那一夜,苏小棉竟然怀上了墨非城的孩子,伊曼恨不得立马在苏小棉的肚子上狠踹一顿,毫不留情的将她肚子的孩子踹掉。

    伊曼摁了摁心头的火焰,告诉自己,不要鲁莽,自己坚决不能这么做。

    苏小棉抓紧手中的体检单,狠狠的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中。

    肚子的孩子需要赶紧处理掉,趁……趁着墨非城还不知道!

    苏小棉的脑海中竟然出现了墨非城那张俊冷的脸庞,心中便更加的绞痛起来。

    不知如何抬步,甚至忘记了如何呼吸,忘记了自己是不是还活着。失魂落魄的苏小棉好似一个午夜游魂,怔怔的走出了医院。

    五年前的那一夜,自己被叶子齐设计,送上了冷慕言的床。用自己的一夜换去了叶子齐价值十亿的地皮,那一夜自己有了小洛。

    五年后的今天,自己被伊曼设计,怀上了陌生男人的孩子。

    命运!

    命运为什么对自己如此的残忍!

    多舛的厄运,好似那如影随形的乌云,时刻准备着让自己淋成一个可笑的落汤鸡。

    苏小棉想要仰天大笑,笑自己就是一个命运的玩物,时刻扮演着滑稽的小丑。

    苏小棉想要抱头痛哭,哭自己就是一个可怜的弃儿,悲惨的演绎着世间最悲怆的奏鸣曲。

    走出医院,温和的阳光照射在苏小棉双眸上,有些刺眼,苏小棉凄凉的垂下眼帘,眼泪瞬间滑落,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泛着晶莹的光。

    苏小绵冷笑一声,即便再温暖的阳光,也照不亮自己心底的黑洞。

    墨非城站在办公室偌大的落地窗前,窗明几净,隔着玻璃眺望着这繁花似锦的城市,眉眼生出了淡淡的忧伤。

    阳光打在墨非城完美的侧脸上,深邃的眸,高挺的鼻,微薄的唇,沉稳的气质,浑身上下散发着迷人的清贵,这一切都显的那么的完美,似是一件精雕细琢的艺术品。

    春,好似那拯救苍生的善者,赶走了苦寒,带来了温暖。

    墨非城低头轻轻的放在唇边一支香烟,慢慢的点着,唇齿间顿时环绕着淡淡的苦涩。

    轻微仰起头,徐徐的将口中的云雾吐出来。

    依旧不是完美的烟圈,只是那种乱作一团的云雾。

    墨非城轻微的蹙了蹙眉,将手中燃了一半了香烟掐灭,眉宇之间附上了一抹不易觉察暗思。

    自那日一别,墨非城再也没有见过苏小棉。

    不是不想,只是不敢,更是没脸再见到苏小棉。

    那夜的床笫之欢,苏小棉的欲拒还迎,苏小棉的火辣魅惑,如同一个绚烂的彩虹,久久的缠绕在墨非城的心尖,留恋在墨非城的每一个梦中。

    美,幻,妙不可言。

    思念如同泄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一首歌唱的好,思念是一种病。

    墨非城已经病入膏肓。

    “砰砰砰!”

    司南敲门进来,将墨非城的心思打乱。

    墨非城沉了沉眉,抬眸望了一眼司南,说:“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司南点了点头,说:“毕竟是入圈很久的老人了,还是有一些人脉的,拍出来的电影也反响也还不错,所以彻底拔掉还需要时间。”

    墨非城点了点头,沉思了一下,接着说:“事情也不必做的太绝,让他得到教训就好了。”

    司南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苏小姐从出院到现在一直都没有上班,整日把自己闷在家里!”

    墨非城心头一颤,那些隐藏在心底的暗涌,全部激荡,翻起了惊涛骇浪。

    那些思念,那些刻意隐藏的愧疚感,瞬间涌上墨非城的心头。

    司南看到了墨非城脸色的变幻,便识趣儿的退出了房间。

    墨非城的心却再也不能平静,满脑子都是苏小棉那绝望带着无措的双眸,就那么幽怨而绝望的望着自己,不吵,也不闹。

    墨非城的心思瞬间乱的不成样子,心中的悸动开始压制不住。

    墨非城沉了沉眉,狠狠的咬了咬唇,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苏小棉行尸走肉一般,行走在大街上。

    心灰意冷,好似灵魂都被抽空一般,跌跌撞撞的连续撞了好几个路人,惹得路人的侧目。

    伊曼驱车来到苏小棉的身边,悠悠的摇下车窗,开口说:“苏小棉,上车!”

    苏小棉顿了顿步子,徐徐的侧目,恍惚的望了一眼伊曼,然后冷漠的收回眸光,继续向前走。

    伊曼踩了一脚油门,将车子挡在苏小棉的面前,然后打开车门走下车,趾高气昂的站在苏小棉的面前,好似一个骄傲的小公鸡,认真的说:“孩子是钱丙寅的,我可以出面,让他对你负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