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12章:你说谁生不出孩子?

    伊曼的话音刚落,苏小绵便狠狠的抬眸,眸光犀利而凌冽,直直的望着伊曼,咬牙冷冷的说:“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吗?”

    伊曼眸光缩了缩,不知该如何开口。

    苏小绵嘴角抹上一丝冷笑,徐徐的开口,“你像就是一个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绿茶婊,和你站在同一片天空下,同呼吸一方空气,让我感到恶心!”

    伊曼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眸光似是催了毒一般,嘴角噙着阴狠的森寒,咬牙从口中挤出来几句话,“你以为你自己好到哪儿去?圣母白莲花吗?我呸,你就是一个被人玩烂了的破鞋!”

    苏小绵嘴角勾了勾,眸光中带着倔强和坚强。

    即便自己心中痛的不能呼吸,也不愿那些等着看自己笑话的人得逞。

    苏小绵眸光暗沉了一下,转过头去,轻蔑的说:“有些人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谁知道背后有多么的肮脏不堪,说不定早就被玩烂了,连孩子都生不出来!”

    “你……”

    伊曼脸色发青,青筋都爆了出来,如若不是碍于大街上的人太多,伊曼恐怕早就扑到苏小绵身上了。

    苏小绵从容的眸光轻轻扫过伊曼的脸,眸中的鄙夷和镇静让伊曼心底一颤。

    难道苏小绵知道了吗?

    不会的,不会的,她不可能知道的!

    伊曼的心底开始心虚起来,继而变的有些气急败坏,张口辩解,“你说谁生不出孩子……”

    苏小绵楞了一下,自己本是无意间的一句话,没想到伊曼却如此着急的开口解释。

    心中瞬间便生出了一丝的疑惑,难不成伊曼被自己戳到痛处了?

    苏小绵嘴角划上一抹冷笑,不再理会伊曼的气急败坏,继而扬长而去。

    伊曼眸中的怒火瞬间喷射出来,不能拿苏小绵怎么样的伊曼,似是那瞬间被戳破的泡沫,苍白而无力。

    伊曼望着远去的苏小绵,眸中淬着毒。

    苏小绵,你等着!

    本来想让钱丙寅喜当爹,收下你这个破烂货,既然你不领情,那就不要怪罪自己心狠手辣、

    你不是很能生吗?

    那自己就让你永远都不能再生,永远变成一个不下蛋的母鸡,看到时候你拿什么来抓住墨非城。

    转过街去,苏小绵内心苦苦支撑着自己的那股劲儿,瞬间崩塌,支离破碎。

    终究,自己肚子里现在是有着一个小生命在迅速的生长蔓延。

    苏小绵的心乱糟糟的,撕扯的痛。

    突然,苏小绵胃里翻江倒海一般的难受,跟当初怀上小洛的情景是一模一样的。

    心中空空的痛,胃里不时传来的恶心,让苏小绵举步维艰。

    索性,苏小绵便蹲下身子来,小小的身体在人潮涌动的街边如同一个小小的蝼蚁,那么的微不足道。

    苏小绵的心中荒凉极了,略微凉薄的空气,轻轻的刺激着苏小绵裸露着的皮肤。

    反反复复的推算,也只可能是那一夜的结果。

    越想,苏小绵的心就越冷,似是被诅咒的冰冻一般。

    “吱——”

    苏小听到了一声刹车声,紧接着一辆黑色的车停在了苏小绵的面前。

    苏小绵缓缓的抬起眸,恍惚之间,看到了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正居高临下的望着自己。

    他!

    是他!

    是墨非城!

    逆着光,墨非城好似一个下凡的天神,周身散发着那种令人眩晕的白光。

    修剪得体的西装将墨非城完美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那干净略带一丝苍白的面庞,透着一股子摄魂的清贵。那双俊冷的眸,似是那黑夜中的启明星,闪闪发亮,此时正低头凝望着小小的苏小绵。

    苏小绵一时间恍惚,再次见到墨非城,如恍若隔世一般。

    苏小绵的眸光中带着一丝贪婪,直直的盯着面前的男子,假装这只是自己的一个梦境。

    墨非城看着蹲在地上的苏小绵,那样的瘦弱,脸色有些发白,甚至带着莫名的憔悴。

    这样的女孩子,如此令人心疼。

    墨非城的心竟然开始不安起来,甚至心跳都加速。

    定了定神,墨非城淡淡的启唇,“苏小绵,你为什么瘦成这个样子?”

    一语惊醒梦中人,苏小绵这才回过神来。

    这不是梦境,也不是幻想,而是现实。

    一个真实的墨非城,正真真切切的站在自己面前对自己说话。

    狼狈,狼狈不堪!

    逃离,苏小绵的第一反应就是逃离。

    此刻最不愿见到的人就是墨非城,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这副鬼样子。

    苏小绵慌乱的收了视线,立马站起身来,苏小绵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离。

    猛地起身,苏小绵的瞬间眼前一黑,身体在原地晃荡了几下,差一点摔倒。

    墨非城见状,立马走上来搀扶着苏小绵。

    苏小绵的手微微抬起,在自己的太阳穴揉了几下,眼前的黑洞渐渐的褪去一些。

    缓过神来的苏小绵一把逃开墨非城的手,慌乱的走到大街上,伸手拦了一辆的士。

    还好,这条街上的出租车不少。才不至于苏小绵煎熬太久,苏小绵心想,自己坐上出租车,落荒而逃的模样一定很可笑。

    苏小绵开始冷笑,笑着笑着,眸中的眼泪猝不及防的滑落在苏小绵的脸颊上,有些微凉。

    墨非城站在街边,望着离去的苏小绵,心中好似被落石击中一般,久久不能平静。

    苏小绵见到自己,就好似见到了瘟疫一般,毫不留情的离开,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

    墨非城的心中骤然生出了一丝的凄凉,自己如此贸然的来找苏小绵,究竟为何?

    是源自于心底的不甘,还是那压制不住思念。

    明知道苏小绵为了小洛,终究有一天会和冷慕言复合。

    而自己的心,到现在为止也都在摇摆不定。

    十年前,阴差阳错,自己拿走了伊曼的第一次,不论自己是否有意,大错终究是已经酿成。

    十年了,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愧疚,无时无刻不在自责。

    现在,伊曼已经回来了,自己还在刻意的回避着伊曼的感情,甚至不敢面对伊曼的眼神。

    墨非城瞬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混蛋,一个彻头彻底的混蛋。

    痛,那种撕扯的痛再一次袭击了墨非城的心。

    墨非城望着那辆载着苏小绵的出租车,渐渐的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却怎么也鼓不起勇气去追。

    追上了,自己又能如何?

    又能给苏小绵怎么样的承诺?

    自己还是什么也做不了,只是徒增苏小绵的伤悲罢了。

    墨非城沉了沉眉,压下心头的躁动与不安,打开车门,驱车驶向不同的方向。

    背离的方向,似是那陌路的人,生生世世不相见!

    伊曼坐在车里,心中的怒火久久不能散去,那种恼羞成怒的怒火怎么也压制不下。

    伊曼的眸中带着阴狠的毒辣,咬牙说,不就是个孩子嘛!那我就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