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13章:跟我去医院检查

    翌日清晨,苏小绵在卫生间里吐的死去活来。

    小洛不安的坐在客厅,小脸上布满了担忧。

    妈咪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病的这么厉害?

    记得自己刚刚去医院治疗的时候,也和妈咪一样,每天都会吐。

    想到这里,小洛小小的心中瞬间爬上了担忧和恐惧,妈咪是不是快死了,不行,自己不能失去妈咪。

    不由自主的,小洛委屈的眼泪便低落了下来。

    墨叔叔,对!

    就找找墨叔叔!

    小洛从沙发上跳下来,找到苏小绵的手机,按下了那个文朵多次教给自己的手机号码。

    墨非城站在办公室的窗边,手里端着一杯咖啡,有一搭没一搭的抿着。一想到苏小绵瘦弱的模样,好似 一折就会断的模样,心思便略微有些乱。

    “叮铃铃”

    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将墨非城的思绪搅乱。

    墨非城眉头蹙了蹙,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子,拿起了桌上的电话。

    苏小绵三个字在屏幕上不断的闪烁,一明一暗。

    看着这久违的三个字,墨非城的心猛地一颤,心跳突然落下了一拍,眸中生出了复杂的光芒。

    犹豫了一下,墨非城沉重的摁下了接听键。

    电话刚刚接通,小洛焦急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叔叔,你……你快……来啊,我妈……妈要死了……”

    小洛的声音哽咽着,说起话来断断续续的。

    墨非城的心猛的揪紧,心头好似瞬间被瞬间上了发条的弓箭,蓄势待发。

    立马警觉的起身,抓着手机的力道瞬间增大,紧张的说:“小洛,你好好说,你妈咪怎么了?”

    “我妈咪……”刚说了一半,手机突然暗了。

    晚上忘记充电了,所以手机此刻自动断电了。

    电话里突然传来了盲音,让墨非城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

    由于紧张,墨非城的手变的颤抖起来,整个眉头都拧在了一起。

    再次拨打过去,苏小绵的手机已经提示关机了。墨非城的心好似被悬了起来,不容片刻的考虑,起身便冲出了公司。迅速的打开车门,跨进去,点火,踩油门。

    墨非城双手紧握方向盘,由于紧张,手心儿里已经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那双深邃的谭眸紧紧凝视着前方,尽是担忧和不安,额头不觉知的已经冒出了汗珠。

    苏小绵!

    苏小绵,你千万不能有事!

    “吱——”

    车子急速的停在苏小绵的家楼下,墨非城飞速的跑下车子,向苏小绵的家里赶去。

    苏小绵趴在马桶上吐的天昏地暗,好似再一次回到了五年前自己怀小洛的时刻。

    犹记得,五年前的时候,自己独自一人住在乡下的茅草屋中,吐的天昏地暗,感觉整个人都要死掉了一般。

    “咚咚咚”

    门口传来一阵急切的敲门声,苏小绵艰难的起身漱了漱口,刚走出卫生间,便看到小洛已经把门给打开了。

    墨非城的突然出现,令苏小绵大吃一惊。

    眸光狠狠一缩,心跳骤然停止,指尖猛地一颤,身体不觉知的后退了一步,心中瞬间涌起了惊涛骇浪。

    此时的自己,一定很狼狈。

    “墨叔叔!”

    小洛清脆的叫声,将苏小绵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墨非城低头看了看小洛,然后向苏小绵移步。

    感受着墨非城强大的压迫感,苏小绵身体开始微微的颤抖,整个人都开始慌乱起来。

    墨非城眸中划过一丝焦虑,有些迫切的问道,“你到底怎么了?”

    听到墨非城问话,苏小绵的心瞬间一冷。

    那被自己刻意压制的耻辱感再次爆棚,那种既羞又恼的情绪,瞬间充斥了苏小绵的整个身体。

    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坚决不能让墨非城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

    给自己留下最后一点可怜的尊严。

    想到这里,苏小绵眸光瞬间便的凌厉而冰冷,抬眸直直的望着墨非城,凉薄的启唇,“我很好……”

    “妈咪骗人,妈咪你刚才明明都还在卫生间里……”

    “小洛!”

    苏小绵猛地喝住小洛,语气中带着小洛从未见过的严厉。

    小洛惊呆了一般,后边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

    墨非城眉眼之间的森寒慢慢的聚拢成型,眸中压制着怒火,“为什么不让小洛说!”

    苏小绵慢慢的掀开眼皮,尽量的让自己看起来很镇定,很无所谓,冰冷的说:“我说过了,我很好!”

    墨非城眸光一沉,整个人变的凛冽,“跟我去医院,让医生检查……”

    “不去!”墨非城的话还未说完,苏小绵便厉声打断了墨非城的话。

    墨非城的眸中瞬间划过一丝的错愕,那种错愕继而变成了严厉的命令,威严不可抗的说:“必须去!”

    望着墨非城那一双带着焦虑的谭眸,苏小绵的心猛的松软了一下,这一刻,苏小绵差一点没有把持住。

    苏小绵冷冷的转过身去,避开墨非城的眸光,强迫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冷的刺骨,“慕言刚才打过电话了,他马上就会来的!”

    慕言!

    苏小绵竟然在自己面前说慕言!

    怒!

    怒不可遏!

    墨非城的心好似瞬间被钝器击中,撕心裂肺的痛传遍了墨非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墨非城内心好似瞬间爆发的火山,那肆虐的滚烫岩浆瞬间侵占了墨非城的整个灵魂。

    那种瞬间被炙烤的心,嚯嚯发痛。

    那惨不忍睹的心,变的千疮百孔沟壑万千。

    转身,摔门,离去!

    如果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墨非城感觉自己就会疯掉的。

    直到身后响起了重重的关门声,苏小绵才回过神来,身体猛地一软,胃里再一次翻江倒海的恶心起来。

    那种一股支撑着自己的意念,瞬间抽离,剩下了再也无法跳动心脏。

    眼泪,猝不及防的砸落。

    一滴一滴的低落,似是那沉重的重锤,一锤一锤的砸在心尖上。

    “妈咪,冷叔叔根本就没有打过电话,你为什么要骗墨叔叔?”小洛歪着脑袋,不解的问道。

    苏小绵偷偷擦了一把眼泪,说:“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懂!”

    总统套房中,伊曼端着咖啡,心不在焉的不时的抿上一口。

    苏小绵这个祸害,迟早都会妨碍自己。

    一想到苏小绵肚子里怀着墨非城的孩子,伊曼就恨的咬牙切齿。

    但是自己不能出手,万一以后事情被墨非城知道了,自己脱不了干系。

    如果能让苏小绵自己去医院打掉孩子,这是最好的,况且自己还能顺势斩草除根,让苏小绵永远都生不了孩子。

    可是,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突然,伊曼眸光一闪,嘴角忍不住勾了勾露出一抹得以的狡黠,怎么把他给忘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