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15章:墨先生,事情已经搞定!

    钱丙寅轻笑一声,一步步逼近苏小绵,无赖的说:“我儿子在你肚子里,我都没见到我儿子,我怎么能滚呢?”

    钱丙寅步步紧逼,苏小绵步步后退。

    钱丙寅每靠近苏小绵一分,苏小绵就觉的胃里的恶心增加一分。

    很快,苏小绵被逼到了墙上,钱丙寅眉眼带着阴光,继而徐徐的闭上眼睛,一副陶醉的模样,“好香,我好想进入你的身体去见见我儿子……”

    苏小绵气的浑身的血液都要倒流了,拳头狠狠的攥着,真想一拳将钱丙寅的脑袋打爆。

    突然,苏小绵摸到了身上的钥匙。

    望着一脸贪婪模样的钱丙寅,苏小绵眸光一冽,迅速的拿起钥匙,用力的朝着钱丙寅的脸划去……

    “啊——”

    脸上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痛,让钱丙寅的身体忍不住后退了好远。

    苏小绵趁机打开门,钻了进去,然后狠狠的关上了家门。

    惊魂未定的苏小绵紧紧的靠在门上,大口喘着气。

    钱丙寅慢慢的将手拿下来,看到手中已经沾满了鲜血,不禁心生怒火,对着门狠狠的踢了几脚,骂骂咧咧的说:“该死的臭婊子,你给我听好,你肚子里一天怀着我钱丙寅的儿子,你一天就是我钱丙寅的女人,你给我等着!”

    苏小绵闭上双眸,紧紧的靠在门上,一动也不敢动,感受着门上传来了阵阵的震感,身体在微微的颤抖。

    直到门外再无动静,苏小绵才晃过神来。

    瘫软的身体顺着门慢慢的滑落,最后苏小绵蹲坐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抱着小小的身体。

    眼泪,后知后觉的滑落,顺着苏小绵的脸颊慢慢的滴落在地板上。

    无声无息的眼泪,好似苏小绵千疮百孔的心,刺骨冰寒。

    过了许久,苏小绵才回过神来。

    想起来刚才的一幕,心有余悸。

    苏小绵摸了摸小腹,心中再次传来一真巨大的失落和心痛。

    撕扯,纠缠。

    那夜的梦如此的美妙,美妙到自己以为那个人真的就是墨非城!

    错!

    大错特错!

    苏小绵恨自己为什么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恨自己为什么就那么轻易的掉进了伊曼设计的圈套。

    恨自己为什么事后没有想起来吃药!

    现在留给了自己无穷的后患。

    自己的身体是肮脏的,是不耻的,自己还有什么资格想墨非城!

    不配!自己不配!

    苏小绵就那么呆呆在地上坐了一整天,直到苏小绵意识到小洛放学的时间到了,才缓缓的起身,敛了敛心中的情绪,准备出门接小洛。

    苏小绵刚刚打开门,正欲出门,却看到了正在向自己走来的钱丙寅。

    只见他脸上包着一块儿白色的纱布,面露凶光,正气势汹汹的冲着苏小绵走来。

    苏小绵见状,赶紧退回到房里,再次狠狠的锁上了房门。

    回想着钱丙寅那可耻的嘴脸,更加坚定了信念,肚子的孩子是万万不能久留的。

    “开门!”门口再一次传来了钱丙寅气急败坏的踹门声。

    苏小绵猛的惊了一跳,神经立马紧绷了起来。

    该死的钱丙寅,看来自己一天不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钱丙寅就会一直来纠缠自己。

    想到这里,苏小绵咬了咬牙,眸光中升起了一丝倔强。

    转过头去,盯着不断颤抖的门咬了咬牙,眸光中浮上一抹倔强。

    慢慢的伸出手,伸向了门把手,心一横,一把将门打开。

    门口的钱丙寅看到门竟然被打开了,不禁吃了一惊,说:“怎么?是不是想通了?准备做我的二姨太?哦,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我家里还有一个太太……”

    “闭嘴!”

    苏小绵眸光暗沉,犀利的望着一脸得逞模样的钱丙寅,顿了顿说:“我明天就回去医院把孩子拿掉,以后,麻烦你消失在我的世界中!”

    钱丙寅眸光一闪,露出了一抹不易觉察的狡黠,开口道:“可是……”

    “滚!再不滚,我就报警了!”

    苏小绵咬牙对钱丙寅说,然后又重重的关上了门。

    望着被关上的门,钱丙寅嘴角忍不住斜勾浮上一抹得意,轻笑一声,转身离开。

    走出手机,拨出了上午的那个号码,得意的说:“墨先生,事情已经搞定!”

    挂掉电话的高远,嘴角抹上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低声说:“我会告诉墨总,记你一功!”

    落日的余晖凄惨的照在匆匆忙忙的人们身上,似是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翌日清晨,天下起了蒙蒙的细雨。

    苏小绵将小洛送到幼儿园之后,就直接来到了医院。

    望着医院中幸福洋溢的孕妈妈,心中开始绞痛起来,多么希望自己也是她们中的一员,幸福安逸。

    肚子里怀着爱人的孩子,身边有爱人陪着。

    爱人!

    墨非城!

    一想到墨非城,苏小绵的心就绞痛的厉害,那种痛不欲生的煎熬无时无刻不在炙烤着苏小绵的心。

    墨非城沉坐在沙发上,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苏小绵那一句冰冷的话语,怎么也挥之不去。

    感觉屋子中憋闷至极,墨非城起身走到窗边,抬眸远望。

    窗外灰蒙蒙的一片,似是在宣告着自己的烦闷。

    这天气倒是和墨非城此刻的心情应景,淅淅沥沥的雨丝打在玻璃窗上,滑成一道道水纹,似是苏小绵脸颊的泪水。

    墨非城垂了垂眉梢,自己也真是着了魔了,怎么任何东西都能联想到苏小绵!

    “咚咚咚!”

    司南急匆匆的敲门走了进来,面露难色,为难的说:“先生,钱丙寅突然来了,在大厅中嚷嚷着非要见你,说要找你理论!”

    墨非城眉头猛的皱了起来,脸上传来一阵冰冷的森寒,眸中瞬间浮上凌冽的光芒,冷冷的开口,“谁给他的胆子,敢如此的叫嚣!”

    司南摇了摇头,说:“他口口声声说手里有你的把柄,如果你不见他,他就把你的事情都抖搂出来,还说什么大不了鱼死网破!”

    “咚!”

    墨非城的拳头猛的打在桌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墨非城脸上的森寒越来越浓,深邃的眸中燃起一层怒火,低吼道,“找人把他轰出去!”

    司南面露难色,犹豫了一下,说:“可是,我看到钱丙寅手中好像拿着一张苏小姐的照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