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16章:怀了你的孩子!

    照片?!

    还是苏小绵的!

    墨非城的眸光瞬间一厉,俊朗的面庞上浮上了复杂的情绪,继而心中竟然又凌乱了起来。

    墨非城垂了垂眉梢,深邃的眸中抹过一丝的慌乱,转过身去,咬了咬唇,说:“把他带进来!”

    “知道了!”

    司南得到了墨非城的应允,快步退了出去!

    听到身后的关门声,墨非城心慌意乱起来,乱七八糟的理不出一丝的头绪。

    那天晚上的情景,再一次浮现在墨非城的脑海中。

    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直在下,下的墨非城的心中烦闷至极。

    墨非城坐在办公桌前,慌乱的开始寻自己的香烟。

    抽屉中没有!

    文件夹下没有!

    电脑旁边没有!

    “啪!”

    墨非城狠狠的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推在地上,然后重重的靠在椅背上,无奈的闭上了眸。

    “墨总!”

    “先生,人带来了!”司南推门走了进来,望着一地的零乱,稍稍的吃了一惊。

    墨非城不耐烦的掀开眼皮,犀利的望着站在桌子前的钱丙寅,森寒的脸上挂着那令人不寒而栗的戾气。

    钱丙寅战战兢兢的站在原地,墨非城身上的那种从容不迫,那种凌冽威严的气场,让钱丙寅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钱丙寅定了定神,强装镇定的抬起头,望着墨非城,说:“墨总,你这个人不讲究,你怎么言而无信……”

    “钱丙寅,你最好注意你自己的言行……”司南听到钱丙寅出言不逊,立马厉声喝道。

    “司南,让他说!”墨非城开口打断了司南的说,双眸冷冷的望着钱丙寅。

    钱丙寅咽了一口唾沫,抬起手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然后把照片放在了墨非城的面前。

    “墨总,这个东西你总认识吧!”钱丙寅抬头看着墨非城,气势稍稍的有些硬气。

    墨非城低头瞥了一眼照片,照片上的人果真是苏小绵!

    该死的!

    墨非城心头即刻冒出了怒火,眸光瞬间变的凌厉,抬眸冷冷的看了一眼钱丙寅,嘴角微微抽动了几下,眉宇之间拧成了一把利剑,半嘲弄半威胁的说:“你是挨打没够吗?”

    钱丙寅听到墨非城的话,身体僵了一下,满脸的惊愕,许久才说:“我没有碰过她!”

    墨非城心中稍稍的安慰了一丝,脸色稍稍的好转了一下,继续说:“那你把照片放在这里,是在向我挑衅吗?”

    听到挑衅两个字,钱丙寅瞬间大惊失色,赶紧开口解释,“挑衅?我哪敢,我只是想提醒你墨总,我昨天才帮你甩掉了苏小绵这个大麻烦,你今天就翻脸不认人,你这么一个大……”

    大麻烦!!

    钱丙寅竟然说,他帮自己甩掉了苏小绵这个大麻烦!?

    话语一出口,屋子中的空气瞬间凝滞。

    正在帮墨非城收拾地上散落的文件的司南,手中的动作陡然停滞,不可思议的抬头望着钱丙寅,继而又把眸光转向了墨非城。

    墨非城身体猛地一僵,由于愤怒,指尖在微微的颤抖。

    司南能感受到墨非城心头的怒火正在迅速的聚拢成形,接下来就是势不可挡的火山爆发。

    钱丙寅一看墨非城不再说话,以为自己的话提点到了墨非城,脸上便浮上了一层得意。

    墨非城压了压心头的怒火,慢慢起身离开座位,慢步走到钱丙寅面前。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的一拳便落在了钱丙寅的脸上。

    钱丙寅重重的撞到了桌子上,脸上被苏小绵用钥匙划伤的伤口瞬间崩裂,鲜血直往外涌。

    “墨非城,你……你!”

    墨非城咬着牙,一步步逼近钱丙寅,一把揪起钱丙寅的衣领,眸中冲出来的怒火似乎要将钱丙寅吞噬,狠狠的说:“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苏小绵这三个字也是你叫的吗?”

    钱丙寅惊恐的望着如野兽一般可怕的墨非城,结结巴巴说:“那个婊子勾引了你……怀上了你的孩子,你不是让我想办法把她肚子里的孩子……”

    话还未说完,又是一拳,狠狠的打在钱丙寅的脸上。

    几乎是一瞬间,钱丙寅的脸变的血肉模糊。

    怀孕!

    那一夜!

    自己同苏小绵,竟然有了孩子!

    孩子,是自己同苏小绵的孩子!

    墨非城的心瞬间好似活了一般,那种激动,那么惊喜,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将墨非城慌了神,一时间变的有些不知所措。

    墨非城眸中瞬间被火烈的激动包裹,甚至忘记了钱丙寅后边说的话。

    喜从天降,墨非城的心好似瞬间被幸福的箭射中,心中的幸福和快乐就要装不下,满满的溢了出来。

    苏小绵忐忑的坐在医院的走廊中,望着来来往往的人,心中满满的失落。

    凄凉,酸涩。

    伊曼躲在医院走廊的尽头,冷眼望着一脸落魄的苏小绵,心中是说不出的得意。

    一想到苏小绵马上就要亲自拿掉自己同墨非城的孩子,伊曼就觉的那种感觉简直就是世间最大的快意。

    苏小绵,你以为你将要失去只是你腹中胎儿吗?

    笑话!

    你以为自己会让你那么便宜吗?

    做梦!

    伊曼眸中淬着毒,嘴角微微斜勾露出了一抹若有似无的阴险。

    “23号,苏小绵!”

    护士走出诊室,冷冰冰的叫了一句。

    苏小绵心猛地一揪,接踵而来的那种彻骨的痛。

    回了回神,苏小绵起身向诊室走去。

    步履维艰,感觉双腿好似灌了铅一般,每走一步都扯着痛遍全身。

    医生抬眼看了看苏小绵,眸中带着一丝冰冷,“几个月了?要不要?”

    “不要!”苏小绵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听到苏小绵说不要,医生的嘴角即刻浮上一丝鄙夷,低头随意的写了几笔,然后递给苏小绵的一个单子,冷冰冰的说:“先去做检查!”

    “检查?!”

    苏小绵猛地抬头,不可思议的望着医生。

    医生不耐烦的说:“我不得先确认一下你是不是宫外孕吗?!下一个!”

    “哦!”

    苏小绵怔了怔,还未回过神来,便被后边的病人挤出了诊室。

    苏小绵轻叹一声,拿着检查单子向检查室走去。

    看到苏小绵竟然这么快就走出了诊室,伊曼不禁心生不悦,说:“高远,你去看看什么情况?”

    “是的!”

    高远急匆匆的离去。

    伊曼心急如焚的望着消失在走廊中的苏小绵,该死的,苏小绵该不会是临时变卦了吧!

    司南望着墨非城欣喜若狂的模样,早就知道,先生一直都没有放下苏小姐!

    可是,先生只顾着高兴,却忽略了钱丙寅之前的话,说已经处理了苏小绵这个大麻烦。

    司南心急如焚,立即走到钱丙寅面前,狠狠的说:“快说,你把苏小绵怎么样了?”

    钱丙寅缓了缓,然后有气无力的说:“让她……让她去医院流掉……流掉肚子的孩子……她说今天会去医院做掉,现在应该……”

    流掉!

    流掉孩子!

    墨非城脸上的欣喜即刻浮僵住,身体原地颤抖了几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