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20章:因为我儿子!

    墨非城看了看苏小绵身上略显单薄的衣服,皱了皱眉,说:“文朵,把苏小绵的外套拿出来!”

    文朵正欲说话,苏小绵赶紧开口道,“你刚才说什么?”由于激动,声音听起来竟然有些微微的颤抖。

    墨非城怔了怔,心头浮上了一抹疑惑,继而轻描淡写的说:“小鱼儿啊!”

    小鱼儿!

    果真是小鱼儿!

    苏小绵的心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指尖都颤抖的不成样子。

    墨非城在说小鱼儿!

    墨非城看到苏小绵满脸的严肃,心说,苏小绵许是不喜欢小鱼儿这个名字。

    继而垂了垂眉梢,说:“如果你不喜欢的话,那就不叫小鱼儿了,是今天司南在说《小鱼儿与花无缺》的!”

    小鱼儿与花无缺!

    苏小绵心头升起了激动,瞬间被这一句小鱼儿与花无缺浇灭,残留下一地的尘埃。

    苏小绵自嘲的轻笑一声,怎么可能,小鱼儿在自己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了。

    犹记得那天对自己来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小鱼儿说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可是自己从清晨一直等到了午夜,他却没有出现!

    从那时候起,苏小绵就知道,此生将会与小鱼儿不复相见。

    可笑,自己怎么会单凭墨非城随意说出的一个小鱼儿,便认为墨非城认识小鱼儿呢?

    墨非城看着苏小绵脸上渐渐浮上一抹看不透的凄凉,心头不禁涌出了丝丝缕缕的疑惑。

    苏小绵长叹一口气,失落的说:“我们进屋吧!”

    然后猛地从躺椅上起来,由于用力太猛,眼前猛地一黑,苏小绵重重的坐回到了躺椅上。

    “苏小绵!你怎么了?”

    墨非城心头猛地一颤,赶紧上前查看,心中紧张的要命,生怕苏小绵出一点点意外。

    苏小绵闭了一会儿双眸,缓了缓,然后慢慢的掀开眼皮,说:“我没事,可能是有些贫血吧!”

    听到贫血二字,墨非城心头深深的一颤,往事一幕幕全部涌上心头。

    罚站,不许吃饭,赶苏小绵下车……

    这些都是自己做过的事,墨非城的心头涌上了浓浓的自责。眸底也泛起了一抹悔意,然后弯腰一把抱起摇椅上的苏小绵。

    身体猛的腾空,苏小绵略略的吃了一惊,那种浓浓的心虚再一次涌上了苏小绵的心头。

    如果墨非城知道自己肚子的孩子是钱丙寅的,他还会这么抱着自己吗?

    苏小绵的心头再次涌上了浓浓的失落感,再也不敢看墨非城的双眸,便挣扎着从墨非城身上下来。

    墨非城拗不过苏小绵,又怕她会伤到自己,便只好将苏小绵放在地上。

    苏小绵垂下眸,轻轻的抿了抿唇,忽然胃里再一次传来了一阵阵反胃,立即捂着嘴巴向卫生间冲去。

    墨非城皱了皱眉,听着卫生间里不时传来的呕吐声,心头好似被炙烤一般的煎熬。

    看到文朵走出来,墨非城赶紧问,“苏小绵这情况……”

    文朵看了看卫生间,笑着说:“没事的,你不要担心,女人怀孕都会经过这一关的,等过了头三个月就好了!”

    虽然墨非城知道文朵不会骗自己的,但是心头还是涌上了一丝隐隐的担忧。

    这样一直吐,身体能吃得消吗?

    吐了一会儿,苏小绵感觉胃里好受多了。

    便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出了卫生间,刚走出卫生间门,便看到满眼担忧的墨非城。

    苏小绵小小的吃了一惊,步子顿了顿,之后正欲继续向客厅中走。

    墨非城忽然对着苏小绵伸出了手,苏小绵一怔,双眸猛地一缩。

    墨非城那骨节分明的手,最后落在了苏小绵的唇下,轻轻的将苏小绵下巴上滴落的水渍擦去。

    墨非城的手温热略带着一丝的发烫,轻轻的碰触在苏小绵脸上。

    动作轻柔,好似在擦拭着一件稀世珍宝,小心翼翼,唯恐惊扰。

    双眸带着那种摄魂光芒,温柔、多情,让苏小绵心头泛起了层层的涟漪,一波一波撞击在苏小绵柔软的心尖,微痛,稍灼。

    突然心虚的发慌,苏小绵沉了沉眉,用力的抿了抿唇,望着墨非城,说:“墨非城,你为什么……”

    “叮咚!”

    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音,生生的将苏小绵后边的话憋了回去。

    “来了,来了!”

    文朵听到敲门声,忙活着从厨房跑出来。

    墨非城眉头微蹙,眉宇之间隐约有些不悦,转而低头望着苏小绵说:“你刚才要问我什么?”

    苏小绵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被那一声敲门声瞬间冲散,残留下一地的慌乱。

    望着墨非城微微有些疑惑的双眸,苏小绵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苏小绵的嘴巴张了张,最后却垂下眸子来,喃喃地说:“为什么今天回来这么早?”

    墨非城略微一怔,眸中飘过一抹失望,然后淡淡的开口,“因为我儿子……”

    “墨非城!”

    清亮,温婉却略带着一丝的巧言讨好。

    苏小绵不用抬眼看就知道说话的人是伊曼,心中便开始恨的有些颤抖,那种锥心的痛,再一次席卷而来。

    苏小绵指尖在微微颤抖,费了好大劲才将心底那想要冲上去将伊曼的脸撕烂的冲动按下来。

    苏小绵暗自给自己的打气,伊曼现在最愿意看到的就是自己情绪的失控,继而在墨非城面前丢脸,自己一定不能让她得逞。

    苏小绵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将面部表情调整到最佳的状态。

    “伊曼姐,你来了!”

    苏小绵对着伊曼莞尔一笑,恬静,安好,坦然,还略带一丝的不屑。

    作为一个演员,苏小绵最擅长的就是演戏。

    伊曼对于苏小绵出现在墨非城家里并不觉得奇怪,只是看到苏小绵如此的淡定,心头有些不悦。

    怀了墨非城的孩子就这么炫耀吗?

    该死的,早晚要把你肚子里的孩子整掉!

    “小绵啊,我真的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我真的好担心你!”伊曼眉眼带着笑,笑里藏着刀,亲热的向苏小绵奔去。

    不想伊曼还未走到苏小绵的面前,却被墨非城一把抓住了胳膊。

    墨非城眉宇之间带着些许的凌冽,语气有些冷,说:“小心点,她现在怀有身孕!”

    伊曼整个人几乎被墨非城提了起来,就地转了一个圈。

    伊曼怔了一下,余光瞟了一眼距离自己不远处的苏小绵,脑子在飞速的旋转着,不如就趁这个机会,一举将苏小绵肚子里的孩子拿下!

    想到这里,伊曼眸光一沉,涌上一抹难以觉察的阴毒。

    墨非城的手还未从伊曼身上移开,伊曼的一条腿顺势抬起来,看似无意却径直向苏小绵的肚子甩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