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21章:伊曼姐,我不是阴你!

    本就警觉的苏小绵冷眼看着伊曼,伊曼眸底涌上来的阴狠一点都没有逃过苏小绵的眼睛。

    苏小绵在心底冷笑一声,顺势搬起了旁边的椅子举在了半空中,张口说:“伊曼,坐……”

    “啪——”

    “啊——”

    伊曼的腿,狠狠的踢到了苏小绵搬起来的椅子上,椅子应声落地,发出了一声闷响。

    这把椅子是实木的,苏小绵可以想象伊曼的腿现在一定很痛。

    伊曼想毒害自己的心有多重,现在她的腿就有多痛。

    伊曼蹲在地上,捂着嘴龇牙咧嘴痛苦的叫了起来。

    苏小绵心底暗爽,相信这次伊曼是本色演出,一定不是装的。

    但是,既然你不演戏,那就轮到自己演戏了。

    伊曼痛的眼泪当时就落下来,一边哭,一边梨花带雨的望着墨非城,百般委屈的说:“墨非城……”

    苏小绵见状,心说,秀演技时间到了。

    苏小绵看着墨非城现在的所处位置同自己的距离,正好在自己倒地可以接到自己。

    苏小绵身体一软,双眸渐渐的闭上,身体向后倒出……

    果真,苏小绵果真没有触及到冷冰坚硬的地板。

    因为,一双结实有力的双臂,稳稳的将苏小绵接住。

    伊曼后边来不及说出的话,生生的被自己憋了回去。

    因为,即便是讲了,墨非城也根本就无心听。

    “苏小绵,苏小绵!”

    墨非城连续叫了两声,由于极度的紧张,墨非城的声音听起来都有些颤抖。

    苏小绵紧紧的闭着眸,虽然没有睁开眼睛看到伊曼的那张狰狞的脸,可是苏小绵依旧可以想象到伊曼的脸绝对不比紫茄子好看。

    墨非城眉宇之间爬上了浓浓的不安,心思根本就主意不到一旁的伊曼。

    “墨非城……”

    伊曼委屈唤了一声,可以墨非城现在整个人都是屏蔽的,所以的精力全部都在苏小绵的身上。

    伊曼眸中渐渐浮上了一抹淬了毒的阴狠蚀骨的芒,恨不得立刻撕开苏小绵的眼睛,狠狠的揭穿她。

    自己碰都没碰到你,你装什么昏倒!

    可是,伊曼是聪明的人。

    如若此刻自己上前揭穿了苏小绵,不仅不会让墨非城相信自己,反而还会让墨非城对自己产生芥蒂。

    想到这里,伊曼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慢慢的起身。

    墨非城抱着苏小绵快速的向门口冲出,步子急促,甚至没有一瞬间喘息的时候。

    苏小绵心想,如果去了医院,自己还要抽血检查太麻烦了,费劲儿,干脆醒了得了。

    于是,苏小绵慢慢的张开眼睛,一脸懵懂的望着墨非城,喃喃的说:“怎么了……”然后挣扎要从墨非城身上下来。

    墨非城看到苏小绵醒了,心中悬着的大石块终于落地,脸色渐渐的缓和了一些。

    “小绵啊,你快把我们都吓死了!”一旁的文朵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的说,“对了,你哪里不舒服?肚子痛不痛?”

    苏小绵眸光带着茫然和无辜,定定的说:“没……我没事了,麻烦你……你们了!”

    说着便从墨非城身上挣扎着下地,一脸愧疚的说:“对不起……”

    “都什么时候还说对不起!赶紧跟我去医院检查一下!”墨非城略带责备的说,语气中是难以掩饰的焦急。

    “没事的,可能是贫血……”苏小绵深深的垂下眸子来,低声嘤咛道。

    “还说没事,自打我从公司回来,你已经晕倒两次了!”墨非城眉头紧皱,深邃的眸中涌动着那热切的不安。

    苏小绵不敢直视墨非城的双眸,生怕自己的双眼出卖了自己的心,只是心中却再一次涌上了浓浓的愧疚感。

    站在一旁的伊曼,心头的妒火如同那瞬间爆发的火山,在狠狠的炙烤着伊曼妒忌的心。

    苏小绵嘴角噙上一抹若有似无的诡秘,余光偷偷瞄了一眼伊曼。

    既然演戏,那就演到位。

    苏小棉快步走到伊曼面前,猛地蹲下身子来,一脸无辜的说:“伊曼姐,你的腿怎么样了?墨非城,你看伊曼姐的腿都青了,你带伊曼去看医生吧!”

    伊曼低头看了看苏小绵,恨不得立马将苏小绵撕碎。

    即便是墨非城有心带自己去看医生,苏小绵这么一说,墨非城肯定也不好意思带自己去看医生。

    苏小绵果真比自己想象的难搞多了!

    伊曼在心头狠狠的骂了一句,恨不得对着苏小绵的头暴打一顿才解气。

    苏小绵眉宇之间爬上了一抹得意,对,自己就是故意这么说的。

    自己贫血晕倒都不要墨非城送自己去医院,伊曼一块儿小小的淤青,就不要想在墨非城面前搞那一套苦肉计的伎俩了!

    即便墨非城有心送伊曼去医院,依照伊曼的聪明,也绝对不会应允的。

    那样只会让自己显得格外的矫情!

    一个女人在男人面前作那叫撒娇,两个女人在同一个男人面前作,那更作的那一个只能叫矫情过度,会引起男人的不耐烦的。

    这个道理,伊曼还是懂的。

    伊曼调整情绪,赶紧蹲下来,搀扶起来苏小绵,表面装作大度的模样,却暗自咬这牙,得体的说:“没关系的,一点小小的淤青而已,只要你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就好了!”

    趁着蹲下来的功夫,伊曼偷偷在苏小绵的耳后狠狠的说:“苏小绵,你够阴!”

    苏小绵嘴角微微斜勾了一下,露出了一抹不易觉察的诡异,调整情绪,突然握着伊曼的手,委屈的说:“伊曼姐,我不是阴你,真的,你不要怪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说着,双眼涌上一层蒙蒙的水雾,梨花带雨的乞求着伊曼说。

    伊曼一怔,眉宇之间瞬间顿上了一层错愕,紧接着是恨意。

    墨非城听到苏小绵的哭声,立即走上来,将地上的苏小绵搀扶起来,关切的说:“怎么了?怎么了?”

    苏小绵抬起头,眸光故意闪躲了一下,继而深深的垂下眸子来,哽咽着说:“没……没什么……”

    墨非城看了看苏小绵,又回头看了看一旁目瞪口呆的伊曼,沉了沉眉,冷冷的说:“伊曼,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伊曼惊了一下,说:“哦,高中同学说,要举办一个毕业十周年聚会,我来……”

    “不去!”

    不等伊曼说完,墨非城便冷冷的开口拒绝。

    伊曼楞了一下,张着嘴巴,半晌说不出来一句话。

    “先生,开饭了,伊曼小姐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晚饭?”文朵走过来礼貌性的问道。

    伊曼满肚子的火气没处撒,本想离开的。

    可是,一想到自己刚刚吃了哑巴亏,便觉得不甘。

    伊曼的心沉了沉,将面部表情调整最合适的状态,巧笑嫣然的说:“好啊,正好肚子在抗议了呢!”

    文朵怔了怔,本来只是客套的一句话,没想到伊曼居然还真的答应了。

    由于苏小绵怀孕,所以文朵的饭菜都是以营养健康为主。

    伊曼小口小口的吃着饭,忽而抬起眸,扫了一眼苏小绵,淡淡的说:“怎么没见到小绵的男朋友,小绵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是冷慕言还是钱丙寅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