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22章:说说你这五年在乡下的事情吧!

    “啪!”

    苏小绵身体猛地一僵,手中的筷子应声落地。

    墨非城正欲送进口中的食物,瞬间停滞在半空中。

    那双森冷的剑眉渐渐聚拢在一起,慢慢的生出丝丝缕缕的寒气,周身散发出来一股莫名的压迫感。

    苏小绵心跳骤停了一拍,感觉周围的空气中都充斥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空气一度很凝滞,似乎是要扼住在场所有人的咽喉。

    文朵闻声赶紧过来,关切的询问:“小绵,怎么了?是肚子又不舒服了吗?”

    苏小绵这才回过神来,怯怯的回了一句,“还好,只是手滑了一下,把筷子弄掉地上了!”

    “哦,那就好,前三个月一定要注意好,情绪尽量不要有波动,否则对胎儿的发育不好的!”文朵一边又重新给苏小绵取了一双干净的筷子,一边叮嘱苏小绵,但是文朵说话的时候,不停的看着墨非城和伊曼,倒像是故意说给伊曼听的一样。

    墨非城顿了顿,敛了敛心底的情绪,将那一口饭菜送进口中,然后慢慢的掀开眼皮,轻描淡写的说:“孩子是我的,不冷慕言的,也不是什么钱丙寅的!”

    墨非城说话的声音不大,却隐隐约约带着一丝的寒意。

    苏小绵怔了怔,凝视着一脸淡然镇定的墨非城,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情绪波动的痕迹,心头开始微微的颤抖。

    虽然伊曼早就知道了苏小绵肚子里的孩子是墨非城的,但是听到墨非城亲口说出来,心中还是凌迟一般的痛。

    停顿了少许,伊曼装作一副很震惊的模样,手中的碗筷似乎在微微的颤抖,正欲开口。

    “钱丙寅是谁?”墨非城徐徐的偏过头,盯着伊曼问道。

    伊曼猛地一惊,自己怎么不假思索的就说出了钱丙寅呢!

    该死的!

    伊曼脑子飞速的旋转,对,那天晚上墨非城看到的人是蓝茵茵,不是自己。

    于是就接着说:“是公司的蓝……”说了一半,伊曼适可而止的住口。

    有些事情点到为止,说的多了,越描越黑,反而容易引起人的怀疑。

    一滴,一滴……

    泪水迅速的在伊曼眸中汇聚成型,慢慢滴落到桌上的碗中。

    墨非城看到伊曼万般委屈的模样,心中瞬间就生出了浓浓的自责,甚至有一些丝丝的隐痛。

    伊曼梨花带雨的望了墨非城一眼,放下手中的碗筷,迅速跑到客厅中抓起自己的包,飞奔出了别墅。

    墨非城心中猛地一揪,眸底泛起了一抹复杂难掩的撕扯。

    十年前那个夜晚,自己犯下的错,再一次涌上墨非城的心头。

    那雪白衬衣上的一抹嫣红,好似一个诛心魔咒,再一次将墨非城的灵魂收紧。

    墨非城的灵魂开始撕扯着痛,伊曼临走那一个眼神,幽怨、绝望、无措,甚至还带着一丝的不舍。

    墨非城心头瞬间洒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黯淡,心似是被凌迟一般的难忍。

    苏小绵狠狠的咬了咬唇瓣,抬起眸,定定的凝视着墨非城说,“追出去吧!”

    墨非城没有抬眼望苏小绵一眼,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苏小绵的那句话一般,甚至只是冷冷的将手中的碗筷放在餐桌上,扬长而去。

    苏小绵怔怔的望着墨非城孤岸的背影,有着一种莫名的寂寥,让苏小绵心中生出了丝丝扣扣心痛。

    苏小绵突然特别想了解,在墨非城的过去伊曼到底扮演着什么的角色?

    伊曼走出别墅,躲进自己的车里。

    眸中的泪水戛然而止,似是那断了流的水管,继而浮上了丝丝的寒意。

    伊曼躲在车里,双眼期待的望着门口,依照惯例,墨非城应该追出来的。

    春的夜,似乎还有些凉。

    伊曼坐在车里,始终没有等来那扇门的打开。

    心底的期待慢慢的变成了失望、变成心灰意冷,最后变成了对苏小绵的恨。

    伊曼爱墨非城有多深,心中对苏小绵的恨就有多深。

    该死的苏小绵,如果不是她肚子里的孽障,墨非城不会对自己这样冷漠疏离的。

    想到这里,伊曼更是恨的咬牙切齿,早晚要将你肚子里的孩子送去见鬼!

    墨非城回到了卧室,将卧室的门关上,径直走到了窗边。感觉心中憋闷至极,甚至有些扯痛。

    摸索着拿出香烟,抽出一根放在唇边。

    不知为何,拿着火机的手竟然有些微微的颤抖,打了好几次才将香烟点着。

    门外,伊曼的车一直没启动,似是在期待着什么。

    墨非城狠狠的抽了一口烟,一股苦涩的烟草味瞬间弥漫了整个唇齿之间。

    伊曼的车子在楼下停了墨非城三支烟的功夫,在墨非城抽出第四支烟的时候,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

    车子缓缓的驶离,墨非城唇边的第四支烟终究没有点着。

    墨非城心中对伊曼的愧疚感,顷刻间被无限的放大,似是要冲出来一般。

    如若十年前,不是自己主动招惹了伊曼,伊曼许是早已经同冷慕言成了家,有了孩子。

    只是因为自己的介入,惹得伊曼和冷慕言到现在都是孤身一人。

    这一切,都怪自己当时的冲动。

    想到这里,墨非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咚咚咚!”

    门口传来了小心翼翼的敲门声。

    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苏小绵在门外。

    墨非城敛了敛内心波澜的情绪,将手中的烟重新放回到了烟盒中,又将所有的窗户打开,直至屋内的烟草味儿全部散去,墨非城才缓缓的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房门打开,苏小绵正端着一碗粥站在门口。

    看到房门打开,苏小棉小小的身体微微的颤了一下。

    苏小绵轻轻的抿了抿唇,抬眸望着墨非城,小心翼翼的说:“晚饭你只吃了一点,这是文朵熬的粥,想着……”

    墨非城怔了怔,不等苏小绵将话说完,便伸出手将苏小绵手中的粥接了过来,淡淡的说:“刚才烟瘾突然犯了,想着你在一楼,闻不得烟味儿,所以便上二楼抽了支烟。”

    墨非城的语气很轻,似是在解释,又似是在打破僵局。

    苏小绵看到屋子中所有的窗户都被打开了,只是,墨非城的烟盒却放在了那扇正好可以清晰的看到门外情景的窗台上,心中不禁有些小小的失落。

    果真,伊曼在墨非城心中的地位,非比寻常。

    苏小绵敛了敛心头的失落,微微的颔首,低声说:“你慢慢喝,我出去转转!在家待了一天,有些闷。”

    墨非城三口两口将碗中的粥喝完,将粥碗放在桌上,温尔的说:“我陪你!”

    苏小绵怔了怔,眸中浮上一抹不可思议,随即便说:“不……不用……”

    墨非城忽然牵起苏小绵的手,淡淡的说:“说说你这五年在乡下的事情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