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23章:伊曼怎么了?

    苏小绵小小的一惊,感受着来自墨非城手掌的温度,那温度似乎瞬间将苏小绵微凉的心捂热,苏小绵垂下眸子,轻轻的点了点头。

    春的夜里,还有些微凉。

    温柔的月光,轻轻的洒在苏小绵的身上,让苏小绵在整个人显的格外的温情如水。

    苏小绵的手被墨非城牵着,由于紧张,手心儿里已经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墨非城垂下眸,望了一眼苏小绵,轻轻的说:“手心儿里怎么这么多的汗?”

    好似心中的小心思瞬间被墨非城看穿,苏小绵的耳后瞬间浮上了一抹嫣红,继而将手从墨非城手中挣脱,快步向前走去。

    墨非城轻笑一声,快步赶上苏小绵,讥诮的说:“小心点,别颠着我儿子!”

    我儿子!

    墨非城说的那么的理所当然,那么的毫无疑问,让苏小绵的心中更没底了。

    见苏小绵不说话,墨非城开口道,“你当时为什么要去乡下?”

    乡下?

    苏小绵怔了一下,那记忆的闸门瞬间被打开。

    那些年酸涩的回忆,再一次涌上苏小绵的心头。

    那年,得知自己怀孕,苏小绵整个人几乎是崩溃的。

    本想着要将肚子的孩子流掉,最后到了医院,苏小绵却狠不下心来。

    最终,孩子被留了下来,就是现在的小洛。

    当时的苏小绵无依无靠,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叶子齐也背叛了自己。

    当时自己真的是四面楚歌,只有自己那些年自己苦苦省下来的一万块钱。无奈,苏小绵只得回到了乡下,因为那里没人认识自己,花销也会小点。

    为了生存,苏小绵就在乡下代课,每个月拿着微薄的工资。

    最后,苏小绵终于坚持到生完小洛,身上的钱也全部被用光。

    讲到这里,墨非城的心中生出了浓浓的心痛,忽然对小洛是冷慕言儿子这件事就释怀了。

    墨非城沉了沉眉,低声说:“冷慕言呢?”

    冷慕言?

    苏小绵当初一心想要逃出帝都,况且根本就不知道小洛的父亲就是冷慕言。

    苏小绵心剧烈的痛了一下,轻笑一声,略带一丝无奈的说:“我有些冷了,我们回去吧!”

    墨非城怔了怔,许是苏小绵不想提及那段往事吧。然后将身上的外衣脱掉,轻轻的披在苏小绵的身上。

    苏小绵感受着身上还带着墨非城体温的衣服,心中瞬间涌上了一阵暖流。

    那暖暖的感觉,足以温暖苏小绵以后的时光。

    苏小绵苦笑一声,心中开始惴惴不安起来,仿佛自己偷窃了墨非城的信任,欺骗了墨非城感情一般。

    有些纠结,有些撕扯。

    苏小绵贪婪的吮吸着那来自墨非城衣服的体香,轻轻的告诉自己,再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自己就不再贪恋墨非城的温暖。

    从未感觉小区的路是如此的短暂,仿佛只是眨眼之间,苏小绵便已经和墨非城站在了别墅的门口。

    苏小绵苦笑一声, 重重的垂下了眸,然后长叹一口气,似乎在给自己打气一般。

    该来的总会来的。

    苏小绵闭上眼睛,告诉自己,勇敢一点!

    苏小绵慢慢的将身上的衣服褪去,递到墨非城的面前,轻轻的咬了咬牙开口说:“墨非城,你……”

    “叮铃铃!”

    墨非城的手机突然大作,生生的打断了苏小绵的话。

    墨非城拿出手机看了看,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犹豫了一会儿,墨非城摁下了接听键,电话刚刚接通,冷慕言愤怒的声音便传了进来,“墨非城,你对伊曼做了什么,伊曼又要走了!”

    “什么时候?”墨非城眸光一冽,开口道。

    “今天晚上九点的飞机!墨非城,我告诉你,我跟你没完!”

    冷慕言愤怒的说完,便狠狠的挂掉了电话。

    墨非城抬手看了看腕表,时钟已经指向了8点。

    现在开车去机场,应该来得及。

    不假思索,墨非城一把从苏小绵的手中夺过衣服,慌乱的套在身上,飞快的向车库奔去。

    不一会儿,苏小绵便看到墨非城开着车急匆匆的驶离了别墅。

    从头到尾,甚至都来不及同苏小绵说一句话。

    苏小绵就那么征征的看着墨非城开着车,从自己身边疾驰而过。

    心中好似瞬间被落石击中,生生作痛。

    即便墨非城不说,苏小绵也知道墨非城是为了谁!

    终究,伊曼还是站在墨非城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苏小绵的心中瞬间浮上了浓浓的失落,即便是苏小绵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墨非城真的为了伊曼而无视自己的时候,苏小绵的心中还是针扎一般的疼痛难忍。

    回到别墅,苏小绵便直接回到了卧室。

    偌大的卧室中空荡荡的,静的有些可怕。

    苏小绵心中突然觉得空洞的难受,似是少了一块!

    怎么都补不上!

    墨非城的床,宽大而柔软。

    苏小绵将自己深深的埋进被子里,贪婪的感受着床上残留着的墨非城的痕迹,想象着墨非城就在自己身边。

    只是,床的另一侧空荡荡的一片如同一片荒芜的大海,好似时刻在嘲笑着苏小绵的幼稚可笑。

    滴答,滴答!

    只有时钟的滴答声,伴着一个寂寞的苏小绵。

    夜,渐渐深了,苏小绵却没有一丝的睡意。

    隐隐约约的,心头残存着丝丝缕缕的期待。

    忽然,窗上迅速的闪过一道光柱。

    紧接着,就听到了车子轻微的引擎声,由远及近,由近及远,最后消失。

    苏小绵一个激灵从床上跳起来,小心翼翼的站在窗户边,将窗帘掀开了一点点,看到墨非城从车库方向走出来,正往屋子中走。

    突然,墨非城的步子停顿了一下,抬头朝着苏小绵站着的窗户深深的望了一眼。

    苏小绵猛地一惊,赶紧将窗帘放下,快速的跑回到床上,将自己深深的裹进被褥中。

    “咔!咔!咔……”

    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那沉稳的脚步声,似乎每一步都踩在苏小绵的心头,步步都在苏小绵的心底留下了浓浓的痕迹。

    苏小绵的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儿,连呼吸都变的短促。

    苏小绵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紧张,反正听着墨非城的脚步声,心中就莫名的紧张的要命。

    咔嚓!

    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墨非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苏小绵赶紧闭上眼睛,拼命的摁下心头的激动,装作熟睡的模样。

    近了,又近了……

    苏小绵的心就要冲破嗓子眼儿跳出来了。

    墨非城的脚步,最终在床边停下。

    苏小绵感觉有一股熟悉的气息在慢慢的接近自己,即便是黑暗中,苏小绵仍旧能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以后晚上不要等我了!”

    墨非城突然开口,声音语调很低沉,似乎情绪不高。

    苏小绵的脸腾地一下红了,那种瞬间被看穿的尴尬,顷刻间传遍了全身。

    以至于苏小绵的大脑瞬间短路,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伊曼怎么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