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24章:今天晚上我睡客房!

    凝滞!

    降温!

    空气中瞬间弥散着一股极度诡异的气氛。

    借着外边的路灯传过来的微弱的光,苏小绵看到墨非城的身体僵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苏小绵开始后悔,自己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

    否则,怎么会问出来如此荒诞的问题?

    苏小绵闭上了双眸,静等着墨非城的狂风暴雨。

    万籁俱寂,房间中只能听到两个人不均匀的呼吸声。

    不知两个人在黑暗中沉默了多久,最后墨非城淡淡的启唇,“伊曼回美国了!”

    苏小绵身体猛的一颤,伊曼竟然走了?

    是认清楚现实了吗?

    可是苏小绵却并没有那种胜利的喜悦,反而有一种莫名的心痛。

    墨非城走到窗台边,拿起窗台上的香烟,冷冷的说:“今天晚上我睡客房!”之后便推门离开。

    苏小绵屏气凝神不敢呼吸,直到门口传来一声闷响,才敢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在黑暗中,渐渐的闭上了双眸。

    墨非城来到客房里,没有把灯打开,借着窗口透过来的微弱的灯光,做的第一件事的就是放在唇边一支烟,轻轻的点着。

    闪烁的香烟火苗,在黑暗中格外的耀眼。

    墨非城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爬满了墨非城的双眸。

    脑海中不断浮现伊曼那委屈的双眸,似是那沾了雨露的荷叶,在墨非城的脑海中飘来飘起。

    “墨非城,我回来是为了你,既然你不需要我,我就退出!”伊曼梨花带雨的望着自己,眸中的水雾似是那四月的连阴雨,伤感而令人怜惜。

    沉默,许久的沉默。

    墨非城不能对伊曼说,留下来,因为自己给不了她承诺。

    墨非城不能对伊曼说,你走吧,那样太残忍!

    直到机场广播传来了催促顾客登机的通知,伊曼才再一次开口,“我以为你会挽留我,可是我错了,我走了,不再让你为难。好好待小绵,还有她肚子的孩子,但是,如果……”

    后边的话伊曼没有说出口,可是墨非城却知道伊曼要说什么。

    伊曼那些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完,便转身离去。

    望着伊曼孤单的背影,墨非城的心中好似有一把万吨的重锤,一锤,一锤锥击在墨非城的心头。

    墨非城转身离去,疯狂的跑到了机场的护栏外边。

    机场的夜,冷清的有些可怕。

    墨非城怔怔的站在护栏外边,望着那一架架起飞的飞机,在心底大喊,“对不起,对不起……”

    既然自己给不了伊曼承诺,那就不要耽误她下一站的路。

    飞机在跑道上迅速的行驶,在某一瞬间,骤然腾空。

    对着那高高的飞机,墨非城的心中除了失落,更多的是愧疚和自责。

    而且,更让墨非城不得不承认的是,自己对于伊曼的离开并没有不舍,相反却有着解脱的轻松感。

    而这轻松感,更加重了墨非城心底对伊曼的负罪感。

    不知不觉,墨非城指尖的香烟已经燃尽,只剩了一个残败的烟壳。

    墨非城狠狠的将烟壳摁到了烟灰缸中。

    眸光中浮上了一层坚毅,既然伊曼用退出换来了自己的安宁,那自己就不能将伊曼的一片苦心付之东流。

    墨非城抬手看了看腕表,已经接近凌晨。

    想必苏小绵已经睡下了,墨非城便将身上的外套脱掉,躺在客房的床上,和衣而睡。

    苏小绵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后半夜才渐渐的入睡。

    转天,苏小绵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中午了。

    苏小绵揉了揉眼睛,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慵懒的从床上起来,离开房间向楼下走去。

    “小绵你醒了,听先生说你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特意叮嘱我不要打扰你,所以就没有叫你起来吃早餐。”文朵走上来解释道。

    “没事的!”苏小绵对文朵莞尔一笑。

    “对了,你先把这一碗粥喝了,先生还说,中午的时候会让司南回来接你!”

    文朵说着递过来一碗热腾腾的粥。

    苏小绵接过粥,小口小口的抿了起来。

    睡觉时间有些长,所以苏小绵没有什么胃口。

    “吱——”

    门外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停车声,紧接着就听到了敲门声。

    “一定是司南来接你了!”文朵面露悦色的说。

    “来了!”文朵小跑去开门。

    苏小绵望着碗里的粥,脑海中却浮现出了昨晚墨非城那低沉的语气,心中浮上一抹的心塞,顿时胃口全无。

    “先生?”文朵吃惊的叫了一句。

    文朵的叫声将苏小绵从思绪中拉扯出来,苏小绵怔了怔,抬头正撞上墨非城的眸光,苏小绵眸光一缩,随即低下头闪躲。

    “酒店请来了法国料理专家,听说味道还不错。”

    墨非城淡淡的说,没有任何的称呼,也听不出一丝的情绪。

    苏小绵停顿了有三秒,才后知后觉的说:“额……我去换衣服!”

    墨非城跨步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望着苏小绵有些慌乱的脚步,眉头蹙了蹙,说:“时间还早!”

    “哦……”

    苏小绵口头上应下了,可是脚步还是忍不住慌乱了起来。

    不知是伊曼的事情让苏小绵觉得自己对不起墨非城,还是因为心虚的原因,苏小绵看到墨非城就是很紧张!

    生怕自己哪里做的不好,会惹怒了墨非城。

    苏小绵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出现在墨非城的面前。

    墨非城甚至都没有看一眼苏小绵,便起身走出了客厅。

    苏小绵快步跟上墨非城的脚步,如同一个怯懦的小随从。

    一路无话,墨非城载着苏小绵来到了一家法国餐厅门口,跟随着墨非城走进餐厅。

    与苏小绵想象的门庭若市大相径庭,整间餐厅中空荡荡的,没有一个客人。

    “墨先生,这边请!”

    整间餐厅空无一人,幽幽的回荡着空鸣的回声,苏小绵略微吃了一惊,小心翼翼的跟在墨非城的身后。

    整间餐厅的格调没的说,只是为什么会没有客人?苏小绵有些略微的吃惊,却也不敢多问。

    服务生将二人领到了靠窗的位置,这家餐厅本就位于帝都最高建筑的顶层,所以侧目便能看遍帝都。

    苏小绵小小的吃了一惊,拘谨的坐了下来。

    “墨先生,要不要吩咐大师开始?”服务生恭恭敬敬的询问道。

    墨非城轻轻的颔了颔首,服务生便退了下去。

    不知由于紧张还是因为怀孕的缘故,苏小绵特别想去卫生间,于是便起身对墨非城说:“我想去卫生间。”

    墨非城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眸光稍稍顿了一下,便继续眺望着窗外。

    苏小绵看了一眼漫不经心的墨非城,心中升起了小小的寂落。

    刚走进卫生间的隔间,便到有人跟着走了进来。

    “你说,墨非城身边的女人什么来头?为了不让别人惊扰了她,竟然清场了!”

    “是啊,听说这位法国料理大师是从来不出国的,墨非城这次竟然为了这个女人专门请来了法国料理大师。”

    “是啊,不过我听说这个大师做出来的料理特别的健康,听说好似还能缓解孕妇孕吐呢!”

    “不是吧,能缓解孕吐,这么神?”

    苏小绵的心猛地一颤,紧接着心中便泛起了浓浓的感动。

    心中好似瞬间开出了灿烂花海,美丽的枝丫在吱吱呀呀的生长。

    苏小绵眉眼间,瞬间浮上了一抹温婉的柔光。

    走出洗手间,苏小绵的心好似开了花儿一般幸福、甜蜜,脚步似乎也轻盈了起来。

    远远的,苏小绵就看到墨非城的身边畏畏缩缩的站着一个人,看不清脸,但是好似在对墨非城说着什么。

    苏小绵也并在意,许是服务生在点餐。

    “墨非城……”

    苏小绵回到座位上,轻快的叫了一声。

    抬眸,眸光却与那人撞上。

    钱丙寅!

    苏小绵差一点脱口而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