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25章:原来,墨非城早就知道!

    好似瞬间被雷电击中,苏小绵整个人都是蒙的。

    身体顷刻间僵住、石化。

    苏小绵心中那好不容易筑起来的堡垒,瞬间土崩瓦解。

    天旋地转一般,苏小绵的心瞬间崩裂成了碎片,凌乱的七零八落,再也拼凑不起来。

    重心似乎有些失衡,苏小绵打了个趔趄,差一点摔倒在地上。

    情急之下,苏小绵扶到了椅背,才幸免于难。

    “怎么这样不小心!”墨非城身体猛的从座位上弹了起来,眉头紧皱,眸光闪过一丝的慌乱和焦急。

    苏小绵的神思这才回归,强摁下心底的慌乱,结结巴巴的说:“没……没事!”

    墨非城确认苏小绵无恙的坐回到座位上之后,才安心的坐回到了座位上。

    苏小绵深深的垂下了眸,可是心中却是如同惊涛骇浪一般,怎么平静不下来。

    任凭是哪个女人,看到侵占了自己的男人站在自己爱的男人身边,会镇定?

    苏小绵强忍住内心的慌乱和无措,不去看一旁的钱丙寅。

    只是,苏小绵的眼神还是出卖了自己。

    苏小绵的余光还是忍不住向钱丙寅望去。

    却发现,钱丙寅的眸光只是在自己身上稍稍的停顿了那么一下,即刻便转向了对面的墨非城。

    “墨总,求求您手下留情,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钱丙寅的眸光中带着祈求的光,低声下气的对着墨非城说。

    苏小绵的心中似是那暗涌涌动的海面,时刻准备着爆发。

    “服务生!”墨非城眉宇之间浮上了一层怒火,不悦的叫了一声。

    “墨先生,有什么吩咐!”

    服务生快步跑过来,小心翼翼的询问。

    墨非城眉宇之间已经拧成了一道利剑,凌冽的说:“我不是说餐厅今天清场吗?为什么闲杂人等还会出现在这里!”

    服务生惊了一下,立马说:“这位先生说是您叫他来的,所以……”

    还不等服务生说完,墨非城便冷冷的开口,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清场!”

    听到墨非城毫不留情话,钱丙寅瞬间急了,扑通一声跪在墨非城的面前,像一只狗一样祈求墨非城,“墨总,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网开一面……”

    “服务生,叫保安!”墨非城的耐心瞬间耗尽,冷冽的开口低吼,眉眼中浮上一层层的寒光。

    只是,墨非城不知道,苏小绵的身体也在微微的发抖,拳头紧紧的攥着,指甲掐进肉里,传来一阵阵的尖痛,可是心中却带着一种隐隐的担忧。

    果真,苏小绵的担忧成真了。

    钱丙寅一看求墨非城无望了,便转而把目标转向了苏小绵。

    突然,一个转身紧紧的抱着苏小绵的腿,低声下气求助说:“苏小姐,你帮帮我,求求你,你帮我给墨总求求情,苏小姐……”

    苏小绵被钱丙寅突如其来的一系列动作惊呆了,目瞪口呆的不知所措,大脑好似瞬间短路,失神的望着地上的钱丙寅,惊恐万分。

    “保安!”

    墨非城低吼了一句,紧接着就看到匆匆跑过来的保安,将钱丙寅强行的拉了出去。

    “墨总,苏小姐,墨总,求求……”

    钱丙寅的声音渐渐走远,最后消失,餐厅再一次归于死寂。

    苏小绵身体颤抖的厉害,整个人呆呆的,似是被抽离的灵魂一般。

    墨非城沉了沉眉,眸光变的森冷,突然起身拉着苏小绵的手离开了餐厅。

    后知后觉的苏小绵,这才瞬间缓过神来,跌跌撞撞的跟在墨非城的身后,任由墨非城拉着自己的手,墨非城的步子很快,苏小绵小跑面前跟上他的步伐。

    “墨先生……”

    墨非城拉着苏小绵走到门口,却正撞上了端着餐盘的服务生,一脸惊愕的望着离去的二人

    好好的一顿饭,却被钱丙寅给破坏了。墨非城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一看到钱丙寅,脑子中便浮现了就是因为他自己差点就失去了苏小绵肚子里的孩子,心中便愤怒的想把钱丙寅碎尸万段。

    忽而,墨非城抬眸却看到还未上车的苏小绵,由于走的太快,苏小绵满脸通红,整个人有些喘不上气来。

    墨非城的心中猛地一揪,生出了丝丝扣扣的疼惜。

    不论如何,结果就是苏小绵现在安然无恙,肚子里的孩子也很好。

    墨非城突然就释怀,还有什么比苏小绵和孩子重要呢?

    一想到八个月以后,就有一个肉呼呼的小家伙叫自己爸爸,墨非城的眉眼之间便涌上了一抹柔情。

    心中的怒火渐渐的冷却,连带着伊曼的事件也渐渐的被冲淡。

    这两日压抑的情绪,好似瞬间释放,墨非城的心中浮上一抹轻松。眉宇之间的森寒渐渐散去,看着面色有些仓皇的苏小绵,心中猛地一颤,生出了一抹的柔情。

    沉了沉眉,推开车门走下车,向苏小绵走去。

    苏小绵看到走向自己的墨非城,心猛的揪了一下,身体便顿住了。

    墨非城走到苏小绵面前,眸光闪了一下,然后上前温柔的牵起了苏小绵的手,慢慢的向车子走去。

    苏小绵眸光缩了一下,从墨非城手部传过来的温热,让苏小绵的心中猛地一暖。

    苏小绵温顺的任由墨非城牵着自己的手,一瞬间忘记了钱丙寅的出现带给自己的不安。

    墨非城将苏小绵安置在副驾驶,然后又贴心的帮苏小绵系上了安全带,之后才转过车头,坐在了驾驶室。

    发动引擎,车子缓缓的驶离了停车场。

    苏小绵小心翼翼的坐在副驾驶上,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不确定墨非城着沉默下蕴藏着什么,苏小绵的心忐忑的难受。

    “想要吃什么?”墨非城双眸凝视着前方,淡淡的问了一句。

    苏小绵一怔,心头忽而涌上了一抹莫名的勇气。

    皱了皱眉,苏小绵鼓起勇气说:“你恨钱丙寅?”

    墨非城的眸光飘忽了一下,轻描淡写的说:“一个癞蛤蟆而已!”

    以为墨非城会暴跳如雷,以为墨非城会追问自己为什么会提及钱丙寅,那样的话,自己就可以借力将那夜的事情讲出来,可是墨非城偏偏没有。

    这倒是让苏小绵的心中更加没底,竟然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要接什么话。

    沉默,车中短暂的死寂。

    “你恨他?”墨非城突然开口,语调不大不小,苏小绵听不出一丝的情绪。

    苏小绵整个人好似触电一般,大脑嗡的一声就炸了。

    “不过,说起来也要感谢钱丙寅。如果没有他,你现在也不会有了孩子!”

    轰隆!

    天塌地陷!

    原来,墨非城早就知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