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26章:知道什么?

    苏小绵周身的血液瞬间倒流至大脑,大脑迅速充血,苏小绵的心跳骤停了几拍。

    甚至,苏小绵都忘记了呼吸.

    直到肺腑传来一阵憋闷,苏小绵才想起来人是要呼吸的。

    呼!

    吸!

    丝丝的凉意,重新灌进苏小绵的肺腑。

    不冷的天,苏小绵却还是觉得周身都在冷的发抖。

    余光看到墨非城,情绪好似并没有一丝的波澜。

    墨非城这算是什么?

    是不在乎,是嘲弄吗?

    苏小绵的心头忽而就生出了一丝的心寒,那心寒继而转变成了那既羞有恼的火焰。

    心中那一股怨气,再一次涌了上来。

    眸光也挂上一抹森冷,转过头冷冷的望着墨非城,恨恨的说:“原来你早就知道,那你为什么还要骗我,就是为了看我的笑话吗?”

    苏小绵觉得此刻的自己一定很狼狈,很卑微,卑微到连可怜的自尊都被墨非城狠狠的踩在脚底。

    “知道什么?”墨非城微微的偏了偏头,淡淡的看了一眼苏小绵,看到苏小绵精致的小脸被憋的通红,眉宇之间稍稍的有些吃惊,之后便又把眸光收回,继续凝望着前方的路。

    “知道什么?!”苏小绵惊愕的反问,眸光中带着恨不得掐死墨非城的怒火。

    从未见过如此过分的人,难道非要自己亲口说出那句话吗?

    苏小绵愤怒的垂了垂眸,摁了摁心头的怒火,正欲开口说话……

    “哦,你是说怀孕吗?我也是那天去了医院才知道的!”墨非城补充道,依旧是不温不火的语调,这更加让苏小绵恼怒。

    “墨非城,你到底什么意思,这样肆意的践踏我的自尊,感觉很好玩,很有成就感吗?”苏小绵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歇斯底里的吼道,由于愤怒,身体都在距离的颤抖。

    墨非城眉头微微一皱,眸中浮上了一层不悦,不解的说:“怀上我的孩子,让你很耻辱吗?”

    呵!

    你的孩子?

    苏小绵轻笑一声,冷冷的说:“你的孩子?墨非城,你不要再拿我消遣了,明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

    “吱——”

    墨非城狠狠将刹车踩到底,车子猛的停下,苏小绵的身体猛的向前一冲,又被安全带狠狠的弹回到座位上。

    说出口了!

    苏小绵终于说出口了!

    好似心中堵着多日的一块大石头,瞬间被清空,苏小绵的心中一阵的轻松。

    可是,心却很痛。

    好了,现在墨非城知道了真相,自己便再也不欠他什么了。

    墨非城狠狠的将头转向苏小绵,眸中迸裂的怒火想要把苏小绵吞噬,许久之后才冷冷的说:“谁的?”

    苏小绵冷笑一声,掀开眼皮沉沉的望了一眼墨非城,冷冷的说:“你不是说你早就知道了吗?”

    “知道?”墨非城瞬间一头雾水。

    “对啊,你刚才不是说你那天在医院就知道了吗!”苏小绵继续说,语气中带着薄薄的凄凉。

    事情已经到现在这个地步了,苏小绵也没有必要遮着盖着了,索性就把事情和盘托出。

    “苏小绵,你最好把话说清楚!”墨非城死死的盯着苏小绵,眉宇之间挂着难以遏制怒火,但是更多的是疑惑。

    “既然你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我就帮你说好了!对,孩子就是钱丙寅的,就是那天被我撞见你在伊曼房间的那天晚上,之后被……”

    说到这里,苏小绵的声音哽了一下,顿了顿,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说:“被钱丙寅……”

    即便是苏小绵鼓了莫大的勇气,但是后边的话,却还是说不出口。

    那是苏小绵永远都不愿触及的痛点,还未触及便痛的不能呼吸。

    虽然不敢看墨非城的脸,苏小绵也能猜到墨非城此刻的表情。

    与其等着自取其辱,不如自己识趣儿的离开,给自己残存最后一丝丝的尊严。

    苏小绵抬起手来正欲打开车门,可是手还未触及到车门,身体却猛地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了回去。

    不等苏小绵反应过来,一双温热的唇瓣便贴上上来。

    吻!

    熟悉的吻!

    比之前任何一次都火烈!

    让苏小绵大脑瞬间眩晕,一片空白。

    身体呆呆的僵住,不知所措,墨非城这是在搞什么?

    这个吻不知持续了多久,大概有半个世纪一般长的距离。

    “砰砰砰——”

    车窗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窗声音。

    很抱歉!

    这一阵敲窗的声音听起来并不是那么的友好。

    苏小绵这才意识到,车子后边的汽车鸣笛声音已经此起彼伏,响彻云霄。

    苏小绵一下子推开墨非城,指了指墨非城边上的车窗。

    墨非城缓缓的转过头,将车窗落下。

    一个气急败坏的男人的脸便出现在了墨非城的面前,“大哥,要亲嘴回家去啊,你在大路上亲嘴自己是爽了,可是严重影响了交通啊,后边已经堵了三里地了!”

    苏小绵脸腾的一下就红了,立马抱歉的说:“对不起啊,大哥,我们立马就走!”

    然后捅了捅墨非城的袖子,墨非城这才发动引擎,缓缓的上路。

    “真是奇怪了,在大马路上亲嘴,这么急吗?一会儿功夫都忍不了吗?”那个大哥无奈的摇了摇头离开。

    吻,火热而绵长。

    苏小绵耳后的绯红,许久都没有散去。

    心跳杂乱无章的砰砰乱跳着,毫无规律可言。

    苏小绵余光不住的瞄着一脸无恙的墨非城,心头好似一团乱麻一般。

    可是,墨非城的情绪好似没有一丝一毫的起伏,甚至让苏小绵产生了一种错觉,刚才的墨非城唇瓣贴上来,只是自己的幻境。

    许久之后,墨非城才缓缓的偏过头,一脸淡然的望了一眼苏小绵,讥诮的说:“墨非城……要我!”眸光中带着玩味儿,带着挑逗,甚至还带着傲娇。

    一本正经地撩妹,墨非城一定是专业的。

    苏小绵身体猛地一僵,眸光瞬间变的有些诧异,不可思议。

    “墨非城……要我!”

    这样让人脸红心跳的话,自己也只是敢在梦中说说而已,为什么墨非城会突然蹦出来这样一句话。

    苏小绵的脸刷的一下就红到了耳根,那嫣红一片脸颊瞬间开始火辣辣的发烫起来。

    原来,那天晚上自己不是在做梦,而是那个人真的就是墨非城。

    羞怯的垂下眸子,把脸深深的埋在胸前,心中却好似那娇羞的少女突然被心上人看穿了心思,尴尬的不得了。

    “现在知道害羞了?当初哭着喊着让我帮你的时候,你都忘了?”墨非城继续说,大有不把苏小绵羞死不罢休的架势。

    “你……”

    苏小绵不敢抬头,只是将头垂的更低了。

    似是那尘埃里的花,害羞而绚烂的绽放。

    这几日来困惑在苏小绵心底的雾霾刹那间散去,心中瞬间敞亮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幸福让苏小绵的心尖都在兴奋的舞蹈。

    过了好一会儿,苏小绵才从幸福的眩晕中回过神来,低声说:“那你为什么早些告诉我……”

    那软软糯糯的说话声音,似是在撒娇,又似是在责备,反正就是让人听了觉得心中痒痒的。

    “我一直都在说是我儿子,是你自己脑子不够用好吧!难道你做过什么……”墨非城无奈的摇了摇头,回头一脸嫌弃的瞥了一眼苏小绵,故意调侃着苏小绵。

    “讨厌……”

    墨非城就喜欢看苏小绵羞怯的模样,脸红扑扑的,好似一个熟透了秘果一般,诱惑,甜腻。

    汽车轻快的疾驰在路上,似是那风都变得温柔。

    伊曼手中摇曳装满红酒的高脚杯,徐徐的挑眉望着冷慕言,眸中带着那一抹抹水漾的阴狠,淡淡的启唇,“冷慕言,你一定要帮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