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27章:是不是没钱打胎了?

    冷慕言手中的动作瞬间停滞了几秒钟,眸中渐渐浮上一抹抹的冷光。

    顿了顿,冷慕言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着手中动作。

    这些鱼子酱是刚刚从伊朗空运过来的,新鲜无比,倘若迟了,味道就不佳了。

    伊曼等了许久,不见冷慕言说话,便把手中的高脚杯放在桌上,起身快步来到冷慕言的面前,失声质问道,“冷慕言,你没有听到我说话吗?”

    冷慕言徐徐的抬起眸,深深的望了伊曼一眼,云淡风轻的说:“新鲜的鱼子酱,刚从伊朗空运过来的,快尝尝喜不喜欢?”

    伊曼眸中淬出来妒忌而愤怒的火光,一把将冷慕言手中的鱼子酱打落在地,失控的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我一想到苏小绵那个贱人的肚子怀着墨非城的孩子,我就恨的发疯!”

    冷慕言低头看了看被伊曼打翻在地的鱼子酱,这是世界上最贵的鱼子酱Almas,自己预约了好久才买来的。

    冷慕言怔了怔,缓缓的抬眸望着伊曼,“我们这样不好吗?”

    “不好!一点也不好!”伊曼立马开口否认。

    “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墨非城,墨非城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墨非城不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冷慕言眸光忽而变的有些痛苦,甚至带着那种卑微的祈求。

    伊曼挑了挑眉,望着冷慕言,冷冷的说:“我的身体,在十年前就完完整整的交给了墨非城,而且,我认为这是我这一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情,而且这件事令我激动了十年!整整十年!”

    说着说着,伊曼的情绪变的有些激动。

    听到伊曼说的话,冷慕言身体猛的僵了一下,伊曼眸中蔓延出来的欣喜和希冀,憧憬和幸福,是自己认识伊曼二十年来从来都没有见到过。

    如若伊曼知道十年前的那个晚上的人不是墨非城,真的很难想象伊曼会不会崩溃。

    那毕竟是支撑了伊曼十年的精神支柱,冷慕言体会过那种锥心的痛,所以,冷慕言不忍心看到伊曼同自己一样痛不欲生。

    爱了伊曼十年,冷慕言已经由最开始那种热烈占有的冲动,变成了现在润物细无声的涓涓细流,只愿看到伊曼快乐、幸福。

    时间仿佛停滞,似是那旧时光一般,宠辱不惊。

    只是不觉知,伊曼眸中对苏小绵的恨更增加了几分。

    “苏小绵就是一个可耻的偷窃者!”伊曼愤恨的说,精致的眸中喷射出来的怒火如同那熊熊燃烧的火焰,似是要吞噬一切。

    冷慕言垂了垂眸,说:“给我时间,我帮你想办法!最近你最好不要出门,以免被狗仔碰上,将你没有回美国的消息散布出去。”

    听到冷慕言的应允,伊曼眸中浮上了一抹柔情,脸上的森寒瞬间褪去,慢慢的俯身在冷慕言身上,温热的唇瓣猛的在冷慕言微凉的额头落下了欢快的一吻。

    吻?

    这是伊曼的吻?

    冷慕言整个人几乎怔住,心脏忘记了跳动,血液忘记了流动。

    二十年了,二十年了!

    伊曼从未吻过自己,这是第一次,第一次!

    虽然只是为了感谢自己,但是这确实是结结实实的一吻。

    冷慕言不知该如何自己形容此刻的心情,惊喜,躁动,亦或者剧痛下潜藏着的难以预测的暗涌。

    时光如水,有情人将时光涂鸦,留下了浓笔重彩的一笔。

    得知那夜的人是墨非城之后,苏小绵的心中似是抹了蜜一般,甜到发腻。

    迎着春日和煦的阳光,苏小绵感觉自己的春天大踏步的来了。

    转天是一个极好的天气,当苏小绵张开双眼的时候,灿烂的阳光正透过轻柔的纱幔,温和的打在自己的身上。

    苏小绵看了看阳光的高度,应该是已经接近正午。

    近来,由于怀孕的缘故,苏小绵变的特别的嗜睡。

    忽而觉得有些燥热,苏小绵翻身将身上盖着的被褥掀开,走下床,慢吞吞的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

    一瞬间,璀璨的阳光,倾泻而入,将满屋子的黑暗阴凉尽数驱赶。

    苏小绵闭着双眸对着太阳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才觉得神情稍稍的有些清醒。

    忽而想起来,今天是周五。

    自那一日起,自己便将小洛托付给了幼儿园。

    几日不见,此时心中思念的要紧。

    突然,楼下出现了一辆熟悉的车子,徐徐的在别墅门口停下。

    紧接着,就看到车上蹦蹦跳跳的走下来了一个小人儿。

    小洛!

    是小洛!

    苏小绵的心猛地一颤,墨非城竟然把小洛带回来了。

    不觉知眸中竟然浮上了一抹抹的激动和欣喜,苏小绵便赶紧披上衣服,快步向楼下走去。

    当苏小绵走到楼下的时候,小洛恰好就进到了屋子中。

    “妈咪!”

    小洛激动的向苏小绵扑了过来,苏小绵蹲下身体来,一把将小洛拥入怀中。

    母子二人亲近了一会儿,却不见墨非城走进来,便有些疑惑。

    “妈咪,墨叔叔说你肚子里有了一个小宝宝,对吗?”小洛瞪大懵懂的双眼,有些惊奇的盯着苏小绵的肚子问道。

    苏小绵莞尔一笑,柔声细语的说:“是啊,小洛是喜欢弟弟还是妹妹?”

    小洛歪着脑袋,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一本正经的说:“我喜欢弟弟,女生太喜欢哭鼻子了,我不喜欢!”

    “你个小家伙!你哭鼻子的时候都忘了吗?”苏小绵宠溺的点了点小洛的鼻尖。

    “对了,墨叔叔让我进来叫你,说要带我们去一个好地方!”小洛忽然想起来说。

    “好地方?”苏小绵有些小小的惊讶。

    “是啊,如此美丽的春色,我们不能辜负了,走吧!”不知道何时,墨非城竟然站在了二人面前。

    “所以,你就让小洛翘了课?”苏小绵抬眸,假意生气的看着墨非城。

    “是啊,没有翘过课的男人不能叫男子汉,对吗小洛?”墨非城低头,温和的望着小洛说。

    “对!上午的时候,墨叔叔已经带着我在游乐场里玩遍了所有的项目!”小洛趾高气扬的站在墨非城面前,二人默契的伸出手击了一掌,骄傲的像一只小公鸡。

    那神情,那一颦一笑,瞬间让苏小绵有些恍惚。

    小洛如果再是墨非城的……

    想到这里,苏小绵狠狠的将自己想法掐灭,告诉自己,做人不能太贪婪,否则现有的幸福也会被收走。

    一想到几个月后,一个属于自己和墨非城的孩子,就要来到这个世界上,叫墨非城爸爸,叫自己妈咪。苏小绵的心中就好似喝了蜜一般,齁甜齁甜的。

    “首先,我带你们去尝一尝,有一种叫鱼子酱的美味佳肴!”墨非城一把抱起小洛,原地转了个圈。

    惹得小洛咯咯直笑。

    一旁的文朵,一脸满足的望着幸福的三个人,这么年了,终于看到先生这么舒心的笑了。

    可是,小洛本应该是墨非城的儿子的,只是为什么就不是呢?

    墨非城驱车载着苏小绵和小洛来到了洛克城堡。

    洛克城堡,帝都最豪华的酒店,依照洛克菲勒宫的建筑风格建造的,帝都唯一的七星级酒店。

    所触及之处,无不显现着奢华于格调。

    三人下车,苏小绵抬头看了一眼洛克城堡,简直绚烂的一塌糊涂。

    从前苏小绵路过洛克城堡,都生怕自己的脚步会踩脏了人家地毯的地方。

    如今,苏小绵竟然站在洛克城堡的门口。

    “妈咪,这个酒店真的好大啊!”小洛不禁发出了一声赞叹。

    苏小绵低头温柔的看了看小洛,宠溺的眼神中满是幸福。

    “走吧,我们……”

    “叮铃铃!”墨非城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墨非城眉宇之间爬上了一抹不悦,眉头蹙了蹙,拿出手机一看,是司南打过来的。

    忽然想起来,今天出公司的时候交代给司南了一个大case。

    便回头对苏小绵说:“你带着小洛先进去,我接个电话。”转而又把眸光转向了小洛,一脸认真的叮嘱小洛,“小小男子汉,记得照顾好你妈咪,你妈妈现在是我们的特级保护动物,还有,你可以先帮忙点鱼子酱!”

    小洛骄傲的点点头,说:“放心吧,我会保护妈咪的!”

    苏小绵望着小大人一般的小洛,那种幸福感简直爆棚。

    小洛贴心的牵起苏小绵的手,一步步跨进酒店。

    “欢迎光临,请问有预约吗?”

    服务生上前热情的询问。

    苏小绵怔了怔,墨非城没有交代自己,便有些无措的说:“没有!”

    “那这样,小姐,我们的台满了,请在这边等候!”

    苏小绵正欲拉着小洛跟着服务生走,便听到了一声嘲弄刻薄的声音,“哟,苏小绵,你还有脸出门,如果我是你我早就跳楼自杀了?怎么,是不是没钱打胎了,来应聘做保洁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