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29章:如果是女儿,你就失宠了!

    苏小绵的脸腾地一下就红到了耳后,连忙想要挣开墨非城的怀抱,不想墨非城却将苏小绵抱得更紧。

    苏小绵无奈,只得害羞的低下头,低声呢喃道,“孕初期,是不能……”

    “不能什么?不能洗澡吗?”墨非城明知故问的挑逗,眸中带着浓浓的玩味,那深邃的眸,似是结出了万千的蛛网,几乎要把苏小绵的心拉扯进去。

    嚓!

    苏小绵的脸瞬间红的发烫,人家墨非城都从来没有说过要羞羞,自己怎么就……

    哎呀,羞死了!

    苏小绵害羞的将头狠狠的埋进墨非城的胸膛中,不敢再看墨非城温柔火辣的双眸,生怕自己再次沉沦在墨非城深不见底的谭眸中。

    苏小绵紧紧的靠在墨非城的胸膛上,感受着来自墨非城那强筋有力的心跳声,感到从未有过的踏实和安心。

    夜已经深了,冷慕言郊外的别墅中,依旧灯火通明。

    “伊曼,你不能再喝了!”冷慕言眸中噙着那浓浓的担忧,关切的提醒伊曼。

    伊曼端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嘴角挂着那种凉薄的笑意,对于冷慕言的话,表示强烈的无视。

    口中的红酒穿过唇齿,流进了肺腑中,透出来一股火辣辣的灼烧。

    看着杯中的红酒喝完,伊曼再次拿起了桌上的酒瓶子,狠狠的倒进杯子中。

    不小的冲击力,让杯中的红酒溅出来的不少。

    伊曼冷笑一声,冷眸望着冷慕言说:“怎么?嫌弃我喝了你珍藏的红酒吗?”

    “伊曼!”

    冷慕言无奈叫了一声,心说,看起来如果自己不去阻止伊曼,伊曼今天是注定的要把自己灌醉的不省人事了。

    冷慕言起身快步来到伊曼身边,一把将伊曼即将倒进口中的红酒杯子夺走。

    “你给我!”伊曼有些生气的起身,准备将冷慕言手中的红酒杯子重新夺过来。

    “伊曼,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肯不要这么伤害自己?”冷慕言痛心疾首的说,没人知道冷慕言看到伊曼如此作践自己,心中有多苦,有多痛。

    伊曼轻笑一声,挑眉望着冷慕言,冷冷的从嘴里挤出来一句话,“把苏小绵肚子的孽障搞掉!”

    冷慕言怔了怔,继而垂了垂眉,好似下定了很大决心一般,艰难的说:“你确定?”

    “我确定!”有些半醉的伊曼开口道。

    “好!”冷慕言狠狠的沉了沉,抿了抿唇说。

    “切,就凭你?”听到冷慕言这样的话,伊曼竟然不屑的质疑道。

    冷慕言嘴角抽了抽,一字一顿的说:“怀孕前三个月同房,会导致流产的风险……”

    “你有办法了!”听到冷慕言说出这样的话,伊曼立马激动的立马从沙发上弹起来,双眼放光的望着冷慕言。

    冷慕言沉了沉眉,低声说:“好久没有同墨非城叙叙旧了,突然有些想他了,你早些休息!”

    之后,冷慕言从酒柜中拿出了一瓶酒,看起来这瓶酒已经有些年头了。

    望着手中的酒瓶,冷慕言怔了怔,眸中闪现出来一种复杂的眸光。

    理了理情绪,冷慕言拿着酒瓶转身离开了别墅。

    温柔的夜,昏黄的灯光烘托出羞涩的旖旎。

    墨非城小心翼翼的抱着苏小绵,生怕无意间磕到、碰到苏小绵,所以走的很慢。

    走进浴室,墨非城将苏小绵轻轻放在地上,低声叮嘱道,“站在原地不许动,知道吗?”

    语气温柔而细腻,万般柔情,似是要将苏小绵融化一般。

    苏小绵站在原地,望着墨非城将浴盆中的水放满。

    墨非城反反复复的试了很多次,确认水温刚刚好的时候,才转过头来招呼苏小绵,“过来试试水温怎么样?”

    苏小绵小小的惊了一下,眸中攒动着小小的悸动。

    原来,每一个男人都是柔情的,墨非城也并不像以前自己看到的那般模样,冰冷森寒。

    苏小绵慢慢的垂下来眸,心头浮上一抹浓密的柔情,不禁心生感慨,为什么世间最温柔的男人竟然被自己遇上了。

    墨非城见苏小绵半晌没有要动的痕迹,眉头轻微的皱了皱,转身来了苏小绵的面前,将手缓缓的伸到苏小绵的脖颈处,低眉望着苏小绵,眸中的温柔倾泻而出。

    直到脖颈处传来一阵温热,苏小绵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眸光缩了缩,羞怯的说:“我自己一个人能行的……”

    墨非城嘴角勾了勾,讥诮的启唇,“能行?你确定?”

    “能……”苏小绵生怕墨非城说自己矫情,便即刻开口,眸中带着闪烁的坚毅。

    墨非城将手慢慢的滑落到苏小绵的小腹处,低下头,一脸宠溺的说:“我在问我儿子,你乱插什么嘴?”

    苏小绵怔了怔,脸上飘过一片殷红,对于墨非城话语的故意挑衅,竟然无言以对。

    墨非城那骨节分明的手掌,开始慢慢的解开苏小绵上衣的衣扣。

    眸中透出的光芒,温柔的好似那夜晚的月光,让苏小绵整颗心都在颤抖不止,仿佛心尖上轻轻的落下了一只蝴蝶,轻轻的扇动翅膀,撩拨的苏小绵的心好似长了草一般的意乱情迷。

    一颗,两颗,三颗……

    墨非城耐心的将苏小绵衬衣上的纽扣全部解开,苏小绵白皙的皮肤渐渐的展现出来。

    不觉知,苏小绵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似是那迎着阳光舞蹈的花蕾,含苞待放,蓄势待发。

    墨非城缓缓的蹲下身体,慢慢的将脸贴在苏小绵的小腹上,定定的看了一会儿,竟然痴痴的有些发笑。

    忽而,一个轻而暖的吻,好似雪花一般徐徐的落在了苏小绵的小腹上。

    墨非城的唇,微微有些发烫,似是那热情的骄阳。

    苏小绵身体猛地一颤,无意识的想要后退。

    墨非城一把环住苏小绵的腰肢,挑起头来望着苏小绵,幽幽的说:“怎么?你在阻止我们父子交流感情?”

    苏小绵眉头蹙了蹙,肉嘟嘟的唇瓣轻轻的努了努,假意生气的说:“如果是女儿呢?”

    听到苏小绵的话,墨非城眉宇之间瞬间爬上了万般柔情的悦色,“如果是女儿,你就失宠了……”

    失宠!

    墨非城果真还是逃不掉豪门子弟的陈旧思想,重男轻女,这种封建陋习早晚要被世人唾弃。

    “因为,我一定会爱她爱到发疯的!”墨非城顿了顿说,眸中的柔和比任何时候都要多。

    墨非城留恋的盯着苏小绵的小腹看了一会儿,缓缓的起身,将苏小绵身上的衬衣褪去。

    春光无限好,只是触不到。

    墨非城咽了咽喉,压了压心头的躁动,转身离开了卫生间,临走到门口不忘调侃苏小绵,“你这是赤裸裸的色诱!”

    嚓!

    色诱!

    到底是谁色诱谁啊?

    苏小绵真是要被墨非城气傻了,明明是他主动把自己的衣服脱了好不好。

    墨非城走出卫生间,轻轻的将门带上。

    苏小绵抿了抿唇,轻步走向浴盆。

    不多时,苏小绵洗完澡走出了浴室。

    墨非城正慵懒的靠坐在沙发上,整个人看起来闲适而惬意,手里正端着一杯红酒,轻眯着眼睛斜视着苏小绵,嘴角还挂着那种一半迷人一半诱惑的邪魅。

    苏小棉心头一颤,这个墨非城又用这种迷死人不偿命的眼神看自己,如果自己再多看他一眼,一定就会完全沉陷的。

    房间中的气氛,顷刻间暧昧到了极致。

    “咚咚咚!”

    就在此时,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墨非城眉头蹙了蹙,起身走到门口打开房门。

    “先生,楼下有人找!”文朵小心翼翼的说。

    “谁?”墨非城眉宇之间爬上了一抹的不悦。

    文朵脸色有些难看,艰难的张了张嘴,却还是没有开口说出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