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30章:墨非城,你别给脸不要脸!

    望着一脸为难的文朵,墨非城即刻明白,楼下一定是来了不速之客。

    “好的,我马上下去!”墨非城微微思考了一下,便应下了文朵。

    听到文朵的声音,苏小绵即刻走上来问道,“文朵,小洛睡下了吗?”

    文朵怔了怔,连忙回答说:“跑了一天,一躺下就睡着了,你不要担心!”

    “哦,谢谢你文朵!”

    苏小绵稍稍的松了一口气,还一直担忧小洛会闹腾文朵呢!

    不过,即刻苏小棉的心中却生出了一些疑惑,大半夜谁会来找墨非城?便漫步走到门口,轻描淡写的问道:“谁来了?”

    墨非城沉了沉眉,接话说:“一个生意伙伴,你先睡觉,不用等我!”

    “哦!”

    苏小绵脸上划过一丝的失落,转身回到床上躺下。

    墨非城轻轻的将门带上,脸上即刻挂上了一抹森冷。

    能让文朵如此难以启齿的人,会是谁呢?墨非城心头浮上一层不好的预感,一时间竟然想不出来到底谁会半夜造访。

    “墨非城,打扰你的清梦了吧!”墨非城刚从楼梯拐角走出来,便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墨非城的脚步瞬间停滞,眉头猛地一皱,即刻生出了一抹凌厉的神色。

    冷慕言!

    冷慕言大半夜竟然来找自己,是要干嘛?

    墨非城心头浮上一层不悦,不论如何,现在苏小绵怀了自己的孩子,自己不允许任何人打她的主意。

    定了定心神,墨非城继续向楼下走去。

    墨非城抬眸瞟了一眼冷慕言,冷峻的面庞上是一贯的镇定和森冷,嘴角噙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苏小棉已经躺下了!”

    冷慕言低头笑了笑,说:“你不要紧张,不要这么着急的就宣告主权。我今天来找你,不为伊曼,不为苏小绵,更不为小洛。”

    冷慕言说完抬头平静的看着墨非城,眸光平静,墨非城看不出一丝的情绪,这不禁让墨非城有些略略的吃惊。

    墨非城悠悠的从冷慕言身边走过,轻笑一声,捎带一丝不屑的说:“除了刚才你说的那三个人,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谈的吗?”

    冷慕言身体猛地一僵,但也只是一瞬间便回过神来,转过头来笑着说:“你说呢?”

    墨非城来到沙发前,随意的坐下,徐徐的抬眸,淡淡的说:“谈谈苏小绵现在肚子里怀的……孩子?”

    语气不徐不疾,听不出那情绪的起伏。

    冷慕言眸光闪了闪,脸上掠过一丝尴尬,跨步来到沙发前,坐在墨非城的对面,说:“我不已经说了吗?我们不谈苏小棉,我们来谈谈我们这么多年的同窗友谊啊!”

    说完,桌上多了一瓶红酒。

    墨非城低头扫了一眼桌上的红酒,略带一丝不屑的说:“这酒有些年头了吧,只是看起来,有点……”

    说着,墨非城的眉头皱了皱,脸上掠过一丝云淡风轻的凉薄,之后才又徐徐的开口,“有点……不上档次,跟我的酒杯不搭配!”

    冷慕言低头轻笑一声,也不生气,只是略带一丝感伤的继续说:“十年前毕业聚会上剩下的红酒,看来现在已经入不了你墨大总裁的法眼了!”

    毕业典礼上的红酒?

    墨非城的身体瞬间停滞了一秒钟,深邃的眸中划过一丝隐隐约约的暗光。

    思绪再一次飘回到了十年前的毕业聚餐。

    那次聚餐同所有的毕业季一般,老套而俗旧!

    大排档,啤酒,烧烤,白酒,红酒,乱七八糟的餐盘酒盏似是那草草收场的青春,略带一丝的凄凉。

    自小年夜那件事之后,伊曼便消失在了学校,甚至消失在帝都。

    墨非城也曾忍不住内心的负罪感托人打听过伊曼,只是最后的结果总是一无所获。

    时光仿佛带走了伊曼,只留给墨非城那永远都难以抹去的负罪感。

    过了寒假,距离高考已经不远了。

    高中三年,大家都以为墨非城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最多也只是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

    因为大家从未见过墨非城坐过豪车,更未见过墨非城有一掷千金的时候。

    整个高中时代,墨非城都在用功的读书,而且每次考试都是年级第一名。

    这就更加深了同学们对墨非城是普通家庭子弟的判断,因为,只有穷人家的孩子才会用功读书,因为他们只能靠高考来出人头地。

    而这所贵族学校大部分的学生,都是在混吃等死,因为家里大部分已经帮他们安排好了出路。

    所以整个聚会,所有的男生女生都在围着冷慕言转,恨不把自己的心都掏给冷慕言。

    冷慕言,冷氏企业未来的接班人,在这所学校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只是,之前伊曼在的时候,冷慕言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伊曼身上,别的女生冷慕言根本看都不会看一眼。

    后来伊曼的突然转学,让很多女生都看到了希望。

    墨非城冷冷的坐在角落中,三年了,由于自己孤僻的性格,所以在班里根本就没有几个谈得来的同学。

    这次墨非城之所以来参加这个无聊的散伙饭,只是因为墨非城想碰碰运气,说不定伊曼也会来参加聚会。

    随着时间的沉淀,墨非城对于伊曼的愧疚感越来越深,甚至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

    墨非城不知道自己对伊曼的喜欢有几分,但是愧疚感绝对有十分。

    觥筹交错,大家口中都是一些围绕着冷慕言说的那些阿谀奉承的话。

    散伙饭已经开始了将近一个小时,伊曼并没有要出现的痕迹,墨非城便准备起身离开。

    “墨……非城,墨非……城!”突然,冷慕言站在墨非城的身后叫了一声,眸中泛着醉意,带着怒火,然后跌跌撞撞的走到墨非城前边,挡住了墨非城的前路。

    墨非城眉宇之间拧成了一股绳,沉了沉眉,准备绕过冷慕言。

    “咦,墨非城,怎么,这么怕慕言哥吗?说,你把我们伊曼大嫂藏哪儿了?!”看到冷慕言堵住了墨非城的路,班上一个叫孙津南的冷慕言的铁心跟班,连忙走上来,撇儿辣嘴的对着墨非城叫嚣。

    墨非城沉了沉眉,眉宇之间浮上了一抹从容的森冷,冷冷的说:“滚开!”

    孙津南脸色瞬间一变,嚣张的说:“怎么样?还反了你了,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的衣服扒光,让你光着腚走?”

    墨非城眉头微微蹙了蹙,没有说话,只是眸中生出了更加阴冷的戾气。

    这时候,班里曾经公开示爱冷慕言的李倩一扭一扭的走了过来,拍了拍孙津南的肩膀,轻蔑的挑眉,嘴角挂上一抹诡笑说:“津南,让我来!”

    孙津南后退一步,李倩一步步靠近墨非城,然后爬在墨非城的耳边,轻轻的吐了一口酒气,瞬间让墨非城生出了浓浓的厌弃。

    李倩亲昵而暧昧的小声说:“墨非城,其实你比冷慕言更有男人味,只是……你是一个没权没势的穷小子,所以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包养你做我的小白脸,而且我还可以……”

    不等李倩说完,墨非城冷冷抬手,厌弃的将李倩的脸推开,动作干脆利索,甚至连瞟都没瞟一眼李倩。

    李倩一脸的尴尬,继而眸中生出了浓浓的恨意,嘴角抽了抽,狠狠的说:“墨非城,你别给脸不要脸!”然后转身对旁边的小喽啰喊道:“你们还在等什么!”

    李倩话音刚落,墨非城周边便突然围上来了一群男男女女,一个个虎视眈眈的望着墨非城。

    墨非城垂了垂眼帘,眸中带着浓浓的不屑,轻笑一声,轻蔑的眸光最后落在冷慕言身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