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33章:会抛弃苏小绵爱你吗?

    “啊——”

    苏小绵意识瞬间恢复,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直直向下坠去。

    突然,苏小绵想象中沉重的撞击痛并没有到来。

    相反,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人紧紧的接住,停止了继续下坠。

    苏小绵这才回过神来,看到司南正搀扶着自己,焦急的说:“苏小姐,小心!”

    心中惊天动地的剧烈跳动着,好似从鬼门关走过一趟一样。

    苏小绵心跳加速,甚至一时间大脑短路,张着嘴巴,却不知道自己开口要说什么。但是这也只是一瞬间便即刻被理智占据,惊魂未定的苏小绵便回过神来,没有时间喘息,也没有时间后怕,立马焦急的张口,说:“司南,快去客房……客房!”

    “客房?苏小姐,先生呢?”司南见苏小绵无大碍,便紧接着问道。

    “墨非城发高烧,现在已经晕厥了,在……在客房!”苏小绵对于自己在这个时刻还能保持清醒,感到有些惊讶。

    “晕厥?”司南眉头立马紧张的紧皱,确认苏小绵无恙之后,便慌慌忙忙的向楼上冲去。

    苏小绵定了定神,快步跟上司南的步子。

    时而感觉自己很重,时而感觉自己很轻。墨非城不知道自己是醒着,还是在睡着。

    感觉自己好似被一团团的雾困住了一般,怎么也找不到出口。

    “啊——你为什么要咬我?”

    一个小小的少年,痛苦的捂着自己的手臂,呆呆的望着快速离开的小女孩儿。

    纵然手臂传来那尖锐的痛,但是小少年依旧不生气。

    她心中一定很难过,要不她为什么会咬自己呢?

    突然对她就产生了那种丝丝缕缕的怜惜,小妹妹,自己会成为你的朋友的。

    墨非城眉头紧紧的皱着,望着小小少年手臂上的清晰可见牙印,心中却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似乎是,是那种叫感同身受的体验。

    “小鱼儿,小鱼儿,我们回家吃饭了!”一个温柔的背影,来到小小少年的身后,亲昵的揽着他的肩膀。

    声音那样的温和,如浴春风的感觉。

    “好的,妈妈!”小小少年灿烂的笑着说,抬眸望着那个温和的背影,眸中闪耀着幸福的流光。

    忽然,对那个温婉的声音和小少年生出了莫名的亲切感。

    那似乎很熟悉,又很陌生的背影慢慢的转身,手里牵着小少年的手,慢慢的向自己走来。

    墨非城狠狠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那个人的面貌,只是墨非城再怎么用力,却也还是看不清她的脸。

    “咯咯咯!”

    “嘻嘻嘻!”

    那个小少年的欢笑声似是在耳畔回响,又似是在远处回荡。

    “妈妈 ,你来啊,你来看看我帮她挑选的这个礼物好看吗?”

    “好的,来……”

    “吱——嘭——”

    突然,一阵尖利的刹车声冲破云霄,猛地刺进墨非城的耳廓中。

    “妈妈!”少年凄厉的叫声,深深的灌入墨非城的心尖,心尖似是瞬间刺进了一个尖锐的刀子,生生作痛。

    “妈妈!”

    大汗淋漓,头脑发胀,似是经历了一场血雨腥风,墨非城猛地坐了起来。

    “墨非城,你终于醒了!”

    “先生!”

    墨非城抬手擦了擦额头上不断涌出来的汗珠,心思沉浸在之前的幻觉中,久久不能出来。

    那样真实的幻境片段,那么真实的感同身受。

    “医生,他怎么样了,他怎么一直不说话?”苏小绵略带哽咽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渐渐的传进墨非城的耳廓中。

    墨非城眸光一闪,正看到苏小绵正泪水涟涟的望着自己,口中焦急的询问医生。

    墨非城猛的回过神来,怔怔的开口说:“我睡了过久?”

    “墨非城,你吓死我了!”苏小绵紧紧的抓着墨非城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好似一松手就会失去他一般。

    “先生,你发了高烧,所以昏厥了……”司南对着墨非城说。

    墨非城这才回过神来,慢慢回忆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自己从卧室出来,来到了客房。

    以为自己已经冲过了凉水澡,身体中的那股邪火应该被浇灭了。

    可是,墨非城发现自己错了。

    身体中那股子冲动倔强的好似一头牛,怎么都不肯离去。

    墨非城只能反反复复的冲凉水澡,来来回回折腾到了天快亮,这才渐渐的睡去。

    只是,身体经受不了这一夜不间断的凉水澡,就迅速的高烧起来。

    “好了,病人的体温已经正常,应该没有大碍了!”医生走过来查看了一下墨非城说。

    经过了上一次墨非城昏迷的事件,苏小绵的心变的更加的敏感,更加的脆弱,稍微一点风吹草动,苏小绵的心就会担心的要命。

    忽然,墨非城觉得苏小绵握着自己的手,瞬间松了下来。

    墨非城抬眸,却正看到苏小绵身体在慢慢的后仰……

    “苏小绵!”

    墨非城大叫了一声,连忙起身接住苏小绵。

    只见苏小绵脸色苍白,没有一丝的血色,整个人瘫软无力。

    “医生,快救救她,她是一个孕妇!”一旁的司南见状,立马叫回了刚刚出门的医生。

    凌乱不堪,心中好似猛地被悬着。

    墨非城低着头,紧张的狠狠的攥着拳头,似是自己坚持苏小绵就会没事一样。

    心中好似堵着一团棉花一般,怎么都喘不上气来。

    “苏小姐从早上起来到现在,只喝了一小碗粥,所以……”司南慢慢的坐到墨非城的身边说。

    司南的话如同是一根银针,狠狠的刺墨非城的心尖,瞬间那种锥心的痛传遍了墨非城的周身。

    “咔嚓!”

    急救室的门被打开,医生走了出来,说:“病人受到强烈的刺激,再加上贫血和低血糖,造成的一时昏厥,没有什么大问题,现在已经醒过来了。”

    紧接着就看到苏小绵被推了出来,墨非城赶紧走上去,关切的趴在苏小绵的脸上。

    苏小绵的脸色有些苍白,原本红润的唇瓣现在却变的有些干涸失色。

    墨非城心尖一颤,一股浓浓的心疼瞬间浮上了心头。

    “孩子,我的孩子……”

    苏小绵忽而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立马失声叫道。

    “没事,只是有些动了胎气,卧床几天应该就无碍了,但是切记要加强营养,不要受到强烈的刺激。”医生走上来叮嘱道。

    相顾无言,似是那久别重逢的相思人。

    苏小绵的眼泪,瞬间滑落,如同那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再也止不住。

    一切安然,这就是最好的礼物。

    苏小绵心头好似那劫后余生的宁静安好,只想静静的望着墨非城,什么都不做,就那么两相看。

    “冷慕言,你到底是不舍得还是怎样,那天不是还信誓旦旦的说要我帮我吗?那为什么到现在苏小绵肚子里的孩子还好端端的!”伊曼失声叫道。

    眸中迸裂出愤怒的火光,似是这一切都是冷慕言的错。

    冷慕言继续着手中的动作,今天帮伊曼做的刚从北海道运回来新鲜的生鱼片,打开餐盒,满是鲜味儿。

    只是那满屋子的香味,依旧压不住伊曼那暴跳如雷的怒火。

    冷慕言抬起头,幽幽的望了一眼伊曼,说:“你确定,如果苏小绵肚子的孩子没有了,墨非城就会抛弃苏小绵爱你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