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38章:是谁同意她私自出门的!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文朵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拨打一次苏小绵的手机,可是手机里一直提示的都是关机。

    文朵的心里七上八下的跳的厉害,眼看天已经要黑了,苏小绵却还没有要回来的痕迹。

    墨非城迈步走出会议室,助理递给过来了一杯咖啡。

    在会议室开了一整天的会,滴水未进,此刻的墨非城确实有些口干舌燥。

    接过助理递过来的咖啡,大口的灌下了几口。

    “墨总,中午的时候有一个人给你打电话,说要你散会了一定要给她回过去!”助理说着将电话递给了墨非城。

    墨非城看了看号码,眉头微微的蹙了蹙。

    是家里的号码,墨非城将咖啡杯子递给了助理,然后回拨了过去。

    电话刚刚响了一声,文朵焦急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先生不好了,小绵带着小洛出去买衣服去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打她手机还一直关机!”

    “什么!”墨非城眸光猛地一冽,抓着手机的力道骤然加大,恨不得将手机捏碎。

    “先生,怎么办?”文朵着急的询问到。

    “该死的,是谁同意她私自出门的!”墨非城眸光中瞬间蹿出来压制不住的焦急和难安。

    匆匆的挂掉电话,墨非城心中好似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狠狠的炙烤着墨非城的心。

    “马上飞帝都!”墨非城凌冽的吩咐了一声。

    “是的!”助理立马答应道。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听着手机传来的冷冰冰的提示音,墨非城眸光变的犀利而凌厉,脸上的森寒瞬间蔓延开来。、

    苏小绵!

    苏小绵为什么会突然关机!

    难道不知道自己肚子里怀着孩子吗?

    墨非城心头好似悬起了无数的利刃,一道道的凌迟着墨非城的心脏,那种痛对于墨非城来说,简直就是煎熬。

    墨非城又将号码拨给了司南,森寒又着急的开口,“司南,立刻马上全城搜寻苏小绵!”

    “小洛,快跟我来,还有大惊喜哦!”冷慕言走过去牵着小洛的手向电梯走去。

    苏小绵直直的看着冷慕晴那含着冰刃的双眸,身体不自主的后退了一步,手下意识的放在小腹上。

    “妈咪,快来啊!”小洛走了一会儿,突然发现苏小绵没有跟上,便回头脆生生的叫了一声。

    苏小绵这才晃过神来,快速挪动步子向电梯走去。

    望着苏小绵走进电梯,冷慕晴嘴角斜着勾了勾,厉声吩咐道,“快速打扫干净,五分钟后不能在有任何痕迹,还有你们的嘴巴都给我闭严实点,知道了吗?”

    “知道了!”、

    听到了冷慕晴愤怒的话语,大家开始手忙脚乱的收拾起来,不一会儿大厅中便恢复了原状,完全看不出一丝一毫生日会的痕迹。

    1,2,3……

    望着不断变幻的数字,苏小绵的心却怎么都不安宁。

    “冷慕言,我们要去哪儿?”苏小绵忍不住问出口。

    “小绵,你看起来有些紧张,是坐电梯让你感觉到不舒服吗?”冷慕言走近苏小绵,轻轻的抬手正要贴上苏小绵的额头。

    苏小绵惊了一跳,下意识的猛的后退几步,结结巴巴的说:“没……没事的,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哦,生日会我安排在楼顶花园了,那里地方大,而且还可以看到满天闪烁的小星星哦!”冷慕言低头看了看小洛,淡淡的一笑。

    “哦!”苏小绵垂眉应了一声,可是心中还是忐忑的厉害。

    “妈咪,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小洛走到苏小绵的面前,抬头望着苏小绵关切的问道,稚嫩的小脸上挂满了担忧。

    “哦,没事的!”苏小绵勉强对小洛挤出来了一个笑脸,只是这个笑容似乎有那么几分尴尬。

    “好了,楼顶花园到了!”电梯的门缓缓打开,冷慕言率先走下了电梯。

    苏小绵身体猛地僵了一下,心头浮上一抹复杂的情绪,眸底泛起了一抹说不出的忧虑。

    万一墨非城打自己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他会不会……

    “妈咪,你快来啊!”小洛兴奋的声音将苏小绵的思绪打乱,苏小绵恍然抬起眸,却看到了楼顶花园里繁花似锦的模样。

    苏小绵稍稍的怔了怔,然后跨步走出电梯。

    偌大的屋顶花园,被冷慕言布置成了动画王国的模样。

    变形金刚,超人,米奇,汤姆……各种各样的动画卡通人偶应有尽有,甚至他们的身上都被冷慕言用心的贴上了一句不同的祝福的话。

    苏小绵的心头忽然的就生出了那丝丝缕缕的小感动,毕竟是父子,冷慕言对于小洛也真是用心之深。

    小洛快乐的好似一只小鸟,不停的穿梭在卡通人偶中间。

    那些卡通人偶,拉着小洛跳舞,唱歌,好热闹的样子。

    苏小绵眉眼含笑,望着放肆大笑的小洛,眸中生出熠熠的光辉,

    夜幕降临,屋顶吹过习习的凉风,将苏小绵额头上细碎的头发吹乱。

    “小绵,让小洛在这里玩儿,我陪你去里边坐坐!”冷慕言指了指一旁的阳光玻璃厅说。

    苏小绵犹豫了一下,轻轻的点了点头。

    玻璃房中的温度要比外边高了好几度,苏小绵将身上的外套褪下,挂在了衣架上。

    “苏小绵,你真的打算……”

    还未等冷慕言的话说完,苏小绵便开口打断了冷慕言的话,坚毅而无惧的说:“我珍惜肚子的孩子,如同珍惜小洛一样,他们都是我的孩子!”

    苏小绵说的时候,眸中闪烁的光芒同伊曼谈到墨非城的时候一样,那么的坚持,那么的无所畏。

    冷慕言的心头好像瞬间插进了一把利剑,汩汩淌血,眸光瞬间便黯淡了下来。墨非城,你有了苏小绵却还对伊曼处处留情,你这样对伊曼公平吗?

    冷慕言眸底的阴冷被苏小绵尽收眼底,苏小绵稍稍的吃了一惊,想到以前冷慕言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心中竟生出了一抹抹的愧疚感。

    “冷慕言,不论如何我们都要面对自己真实的内心,毕竟,爱情是强求不来的!”苏小绵垂下某,抿了抿唇说。

    “冷慕言,我把第一次给了墨非城,是我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事情!”

    伊曼的话语再一次浮现在冷慕言的耳廓中,让冷慕言本来已经接近平静的心再一次掀起了惊涛骇浪。

    如果自己帮助伊曼除掉了苏小绵肚子里的孩子,那岂不是自己亲手把伊曼推向了墨非城?

    不行!

    爱情都是自私的!

    自己不能这样做!

    苏小绵同墨非城,自己同伊曼,难道这不是最完美的结局吗?

    屋顶扮作小黄人的伊曼,眸光一刻也没有从玻璃房中的二人身上移开。

    冷慕言犹犹豫豫的样子让伊曼心生不悦,眸中开始泛起了阴狠毒辣的芒,恨不得立马走进去,狠狠的将苏小绵推下楼顶。

    又过了一会儿,看冷慕言还是没有一丝要行动的意思,伊曼心头顷刻间燃起了一团戾火,再也压制不住。

    该死的,看来必须要自己动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