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41章:斩草要除根!

    苏小绵双眸失了神一般,呆呆的望着小洛,苏小绵将自己的头抬的高高的,告诉自己不能向下看,坚决不能向下看,不能……

    眼泪,那早已在眸中汇聚成型的眼泪骤然滑落。

    温热的眼泪出了眼眶便成了那刺骨的冰霜,顺着苏小绵的脸颊砸落在地上。

    泪水,砸落在苏小绵身体下渐渐蔓延的鲜血中,瞬间融为一体,分不清到底是泪融入了血,还是血融入了泪。

    “妈咪,血……”小洛吓的大哭起来,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中爬满了惊恐的无措。

    “不能低头,不能低头,一定是小洛看错了,一定是……”

    苏小绵无助的摇着头,双眸变的恍惚不定,内心早已经痛的麻木、失去知觉。

    “苏小绵,你……你!”

    身后的电梯门缓缓打开,冷慕言快步走出了电梯,出门正看到大哭的小洛和蹲在地上发抖的苏小绵。

    冷慕言眸光猛地一缩,瞬间看到了地上正在迅速蔓延扩大的血滩,心中好似瞬间被雷电击中。

    伊曼,最终还是出手了!

    伊曼望着不远处的苏小绵,看到她身下越来越大的血泊,眸中划过一丝得意,暗自咬牙,心说,苏小绵即便现在是神仙来救你,也无回天之力了,你就等着被墨非城打入冷宫吧!

    冷哼一下,伊曼将手中的小黄人人偶扔在一边,跨步走出了酒店。

    “冷慕言,你来干什么!我……我没事,我只是……只是吃坏了肚子,你走开……”苏小绵疯狂的推搡着想要上来抱住自己的冷慕言。

    苏小绵双眸喷射出来愤怒的火,拼尽全力推开冷慕言。

    由于用力过猛,苏小绵眼前顿时出现了一片眩晕,在原地摇晃了几下,差一点摔倒。

    冷慕言赶紧走上去扶着苏小绵,感觉到苏小绵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

    腹中不时传来的绞痛,好似那一刀刀凌迟的利器,生生的将苏小绵的心凌迟。

    纵然苏小绵不愿意承认,但是地上不断扩大的血泊,却如变化一般毫不留情的刺进苏小绵的双眸中。

    苏小绵宁愿此刻自己是什么也看不见的瞎子,这样自己就看不到地上的血泊了。

    “快去开车!”冷慕言大声对大厅中的小筑吼道。

    小筑怔了怔,连忙去开车。

    冷慕言一把将苏小绵横抱起来,快速的冲出了酒店。

    不知为何,冷慕言看到此刻的苏小绵,心中竟然生出了那莫名的心痛。

    这种心痛与爱情无关,与心动无关,但是就是有着那丝丝缕缕的牵连。

    “别碰我,我只是吃坏了肚子,不要管我……”随着身体出血也越来越多,苏小绵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微弱,甚至连说话声音都渐渐的变小,最后消失。

    冷慕言低头一看,只见苏小绵双眸已经闭上,身体也瘫软了下来。

    冷慕言眉头紧皱,加快了行进的速度。

    此刻的冷慕言满心只有一个念头,苏小绵,你千万不要有事。

    冷慕言抱着苏小绵坐上后座,酒店的大堂经理将小洛放在副驾驶,帮他系上了安全带。

    小筑一踩油门,汽车轰鸣而去。

    小洛泪水涟涟的回望着不省人事的苏小绵,哽咽着说:“冷叔叔,妈咪会不会死?冷叔叔,我好怕妈咪会离开我!”

    冷慕言抬头坚毅的望着小洛,开口说:“小洛,你放心,你妈咪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墨非城靠坐在后座上,突然觉得胸闷透不过气来,便抬手将旁边的玻璃摇下来。

    冷冷的风瞬间将墨非城的心思再次搅乱,心中砰砰直跳的厉害,仿佛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样。

    墨非城沉了沉眉,调整情绪说:“问问文朵苏小绵回去了没有?”

    不敢怠慢,司南立马将电话拨给了文朵,电话刚刚接通,文朵焦急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是不是小绵有消息了?他们现在在哪儿?”

    司南脸上掠过一丝失望,顿了顿说:“暂时还没有找到苏小姐和小洛!”

    坐在后座上的墨非城将文朵的话听的真真切切,心中再也安稳不下来,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狠狠的打在后座上,发出一声闷响。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时针每走一秒,墨非城的心中就煎熬一秒。

    “滴,滴,滴——”

    “止血钳!”

    “手术刀!”

    “助产钳!”

    手术室中,苏小绵紧闭着双眸,脸色惨白,精致的小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冷冷的躺在手术台上。

    夜,越来越深。

    手术室中的医护人员,进进出出,忙忙碌碌。

    冷慕言沉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抱着睡着的小洛,沉沉的低着头,心中翻滚着说不出来的复杂心情。

    想到墨非城失去了苏小绵肚子的孩子,一定很痛苦。

    冷慕言的眸光忽而就晦暗了下来,心中还是忍不住勾起一抹暗爽。

    墨非城,你终于体会到了当初你将伊曼夺走的时候,自己那种锥心刺骨的痛了吧。

    可是,一想到无辜的苏小绵此刻正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冷慕言的心中竟然涌上了一抹愧疚感。

    不知为何,每次看到苏小绵的双眼,总是让冷慕言产生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苏小绵的那双眼睛,总是让冷慕言想到一个人。

    想到自己去世多年的母亲,她们的双眼中总是水灵灵的透着那股子干净和纯洁。

    冷慕言不知道自己此刻到底是报复的快感多一点,还是对苏小绵的愧疚感多一点。

    “冷慕言,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冷慕言的耳廓。

    冷慕言缓缓的抬眸,却看到伊曼正笑着看着自己,眉眼之间尽是得意。

    冷慕言望着伊曼怔了怔,许久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除掉了苏小绵肚子的孩子,你们就可以一家团聚,多好!”伊曼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眸中闪耀着那种得意的光芒。

    听到伊曼的话,冷慕言冷笑一声,将眸光转向身上的小洛,定定的看了一会儿,冷冷的说:“你以为你真的把苏小绵和墨非城之间的唯一的纽带彻底除掉了吗?”

    伊曼猛地一怔,眸中浮上一抹不可思议的诧异,立马开口说:“冷慕言,你到底什么意思?”

    冷慕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抬头定定的望着伊曼说:“你以为苏小绵和墨非城只有那么一个孩子吗?”

    “切!”

    听到冷慕言说的话,伊曼不屑的轻笑一声,摇了摇头,骄傲的说:“你以为我会那么傻,会让苏小绵以后再有机会怀上墨非城的孩子吗?笑话!”

    冷慕言心头猛地一颤,忽而抬眸望着伊曼,满脸的错愕,说:“你真的……”

    “对!你说的没错,斩草要除根,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伊曼眸中淬着毒,红唇一动,说出了那般恶毒阴狠的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