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43章:绝望的深渊!

    挂掉电话,伊曼舒心的躺窝在沙发上,纵然一夜没睡,却一点也不困。

    但是为了待一会儿的好戏,伊曼还去强迫自己闭上了眼睛,即便睡不着,闭目养神也是好的。

    伊曼闭上眼睛,脑海中不断浮现出来冷慕言的话,还有小洛的那张脸,朦朦胧胧的,感觉小洛的脸在慢慢的和墨非城的脸重合再一次。

    伊曼心中再也安不下来,该死的苏小绵,到底是什么时候怀了小洛的?

    庆幸的是,墨非城和苏小绵现在都不知道小洛的存在,只有冷慕言知道。

    对于冷慕言,自己有一万种方法让他对自己言听计从。

    想到这里,伊曼心头再次浮上一抹舒心。

    不过,小洛始终是一个隐患,必要时候,自己还是需要采用一些必要手段的。

    “叮铃铃!”

    司南的手机响了起来,司南立马警觉的按下了接听键,听到电话里的汇报,司南的脸色越来越看,最后闷哼一声,挂掉了电话。

    墨非城听到电话响,心立马跳到了嗓子眼儿,冷峻的面庞上顷刻间浮上了那蚀骨的严寒。

    “先生,苏小姐那里终于有消息了!”司南转过头来对墨非城说,只是说话的时候眸光有些闪烁,不敢直视墨非城的眼睛。

    “在哪儿?”墨非城立马开口问道,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激动,墨非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微微的颤抖。

    司南面露难色,沉了沉眉,艰难的说:“在医院!”

    “医院?!”墨非城的心猛地揪了一下,天旋地转一般的绞痛翻滚而来。

    过了许久,墨非城才将心底涌动的波涛汹涌按下,凌厉的启唇,“立马去医院!”

    得到了墨非城的命令,司南不敢怠慢,立马将车子飞速的开了出去。

    这辆限量版的迈巴赫好似一头捕猎的野兽,疯狂的疾驰在公路上,一丝一毫也不敢怠慢。

    墨非城的心好似僵住了一般,怎么也跳动不起来。

    不会有事的!

    苏小绵不会有事的,孩子也不会有事的!

    墨非城整个人现在几乎处于一种半醒半恍惚状态,整个大脑都是空荡荡的,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想?

    但是,心中总是忍不住要往坏处想。

    墨非城强迫自己不往那个最坏的方向想,但是思想却丝毫也不受自己的只配。

    一阵烦闷和焦虑浮上心头,墨非城狠狠的攥紧拳头,由于用力,指甲处都是失色泛白。

    清晨的阳光透过医院惨白的窗子打了进来,刺目的阳光毫不留情的打在苏小绵的紧闭的双眸上。

    苏小绵感觉浑身酸痛的厉害,整人好似湿了水的海绵一般,沉甸甸的。

    苏小绵艰难的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医院那白的刺眼天花板,苍白而无力,似是在嘲笑着苏小绵悲催。

    “咔嚓!”

    病房的门被打开,一个护士推着医药车走了进来。

    “苏小绵,量体温了!”说着递给苏小绵一直体温计。

    苏小绵整个人昏沉沉的,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大脑混沌的好像一盆子米粥。

    苏小绵微微张了张干涸的嘴巴,感觉嗓子中火烧一般的灼烧,便有气无力的询问道:“护士,请问我为什么会在这儿啊?”

    护士吃惊的抬眸,望着一头雾水的苏小绵,怔怔的说:“你私自服用了打量的打胎药,结果造成的大出血,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

    打胎药!

    她竟然说自己服用了大量的打胎药,从而导致的大出血!

    苏小绵整个人瞬间好像被雷电击中,大脑顷刻间短路,出现了一片眩晕。双眸爬满了惊愕的光,许久只是才后知后觉将手缓缓的伸向自己的小腹。

    可是苏小绵轻微一动,身下就传来一阵空荡荡的剧痛,锥心刺骨,天旋地转。

    “孩子……我的孩子……”苏小绵整个人呆若木鸡一般,痴痴呆呆的拉着护士的手无力的喊道。

    “放心,虽然你的孩子已经没有了,但是你的生命没有危险了!”护士不可思议的望着苏小绵,误以为苏小绵是害怕孩子没有流掉。

    “没……有了!”苏小绵整个人僵住了,护士小姐的话似是那刀刀见血的封喉剑,瞬间刺进苏小绵柔软的心尖。

    尖锐而刺骨的痛,顷刻间传遍了苏小绵的全身。

    灵魂瞬间好似被抽空,只留下一个残缺不全的驱壳,苟延残喘,生不如死。

    护士小姐见苏小绵整个人几乎是僵化的状态,只得拿出了自己的红外线测温仪,轻轻的在苏小绵的额头上点了点。

    “四十度八!天呐,你怎么烧的这么高?”护士小姐有些吃惊的说。

    苏小绵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封闭状态,根本就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只是不停的摩挲着自己的小腹,双目发呆,口中不停的嘟囔着,“孩子,我的孩子……”

    护士赶紧按下了紧急呼叫按钮,过了不多一会儿,医护人员便跑了过来。

    苏小绵只感觉有人在自己的插着各种的仪器,甚至还有那在自己手臂上扎了一针,明明知道有人在自己身上扎针,可是苏小绵却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的痛感。

    似是周身都被麻痹了一般,毫无知觉。

    脑子中尽是墨非城那温柔似水的眸光,如月光般洒在自己的身上,哦,不,是洒在自己的肚子的孩子上。

    “小心点,别颠着我儿子!”

    “她肚子怀的是我墨非城的孩子!”

    “墨非城,你会喜欢我们的孩子吗?”

    “傻瓜!”

    往事一幕幕如放电影一般,不断在苏小绵的脑海中闪现。

    墨非城说过去的每一句话,那一字字,一句句全都变成了温柔的利剑,此刻都毫不犹豫的插进了自己的心尖。

    痛,似是如影随形的空气,透过自己周身的细胞钻进自己的身体中,钻心蚀骨一般,绞痛难安。

    苏小绵心如死灰一般躺在床上,任由医护人员在自己身上做各种的检查。

    双眸定定的望着天花板发呆,似是那失了魂魄的行尸,忘了思考,忘了呼吸,忘了痛。

    人都说,人在极度悲伤的时候,眼泪是流不出来的。

    那压制的悲痛情绪,肆无忌惮在苏小绵心底打压,攻城略地,杀人放火,却却无法宣泄。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那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苏小绵想要哭,可是双眼却如龟裂的土地一般干涸。

    一秒,一分,十分……

    墨非城的心头如是凌晨的刀剑,一刻也不能安宁。

    汽车发出轻微的震颤感,一丝一毫全部灌进了墨非城的身体,化为了那一道道诛心的魔咒。

    墨非城不敢想苏小绵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医院,那是墨非城心底无法碰触的极柔之地,因为一碰就是天崩地裂。

    司南从后视镜中看到墨非城脸上的神色,纵然墨非城在刻意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司南依旧可以感觉到墨非城周身散发出来的阴冷。

    司南的心中很难受,因为刚才在电话里自己已经得知的,苏小绵现在正躺在医院妇产楼的病房中。司南隐隐觉得,或许苏小绵的肚子的孩子已经……司南不敢深问,生怕自己听到那个让自己无法启齿的消息。

    也生怕自己预先得知了那个噩耗,却不知道该如何的对墨非城说。

    这一路,对于墨非城来说,好似一个世界般难熬。

    “吱——”

    汽车忽然停下来,司南顿了顿,看了看前方的妇产楼,心中掠过一丝沉重,定了定神,回过头艰难的说:“先生,医院到了!”

    司南的话将墨非城从思绪中拉扯出来,墨非城身体微微一颤,眸光猛地一缩,心头揪的难受。

    司南见墨非城许久都没有回应,便以为墨非城没有听到,正欲再次开口。

    不想墨非城却猛地伸出手,将他旁边的车门打开。

    望着车外的地板,墨非城眸光有些恍惚,身体也保持着那开车门的动作,久久停滞。

    不知僵了多久,墨非城还是鼓不起勇气下车。

    “滴滴滴——”

    直到后边的车辆焦躁的按起了催促的喇叭,墨非城才狠狠的抿了抿唇,沉了沉眉,跨步走下车。

    抬眼看到了面前的妇产楼,墨非城的心中突然忐忑的不成样子,似是那等着被宣判的灵魂,心杂乱无章的跳动着,每跳动一下便牵动着周身的细胞惊一下。

    “先生,苏小绵在203病房!”司南说完便驱车向车库开去。

    墨非城双腿好似灌了铅一般,一步也拖不动。甚至呼吸都变的短促而焦躁,好几次,墨非城感觉自己就要喘不上气来了。

    望着面前耸立的妇产楼,墨非城按了按内心焦躁不安的情绪,艰难的移动步子向妇产楼走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