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44章:为什么要清宫?

    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墨非城的整颗心都是被悬起来的,不上不下,一刻也难安。

    一步,两步,三步……

    每一步都好似行走在针毡上一般,每走一步便牵动着周身的神经,墨非城小心翼翼的走,生怕自己那一步走错,会得罪了诸神,诸神会惩罚自己的鲁莽。

    201、201、203。

    墨非城望着不远处的203病房门,望着那扇门好像是张牙舞爪的魔鬼一样,正在狰狞着、叫嚣着嘲弄的墨非城的胆怯。

    “先生,请问您找几床?”

    忽然一个护士走过来,礼貌的询问道。

    墨非城怔了怔,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按下心中的焦虑,让自己的情绪听起来尽量的镇定,之后便淡淡的说:“203的苏小绵!”

    护士眉头微微皱了皱,说:“203的苏小绵正在急救,所以暂时不能探望!”

    “急救?”墨非城眸光一缩,浮上一抹焦躁不安。

    “是的,清宫后发了高烧,怀疑是术后感染!”护士轻描淡写的说,似是在背课文一般理所当然。

    轰隆!

    五雷轰顶一般,墨非城整个人都僵住了。

    清宫!

    苏小绵竟然清宫了!

    墨非城不敢相信,抱着一丝微弱的侥幸心理,冷冷的问道,“为什么要清宫?”

    “人流术,很多都需要清宫的!”护士科普一般的说。

    人流术!

    墨非城心底最后的那点希望也被打破,似是那瞬间被戳破的泡沫,灰飞烟灭。

    孩子,没了!

    苏小绵肚子的孩子没了!

    “家属请在外边等候!”护士特意叮嘱了一声,然后端着医药盘离开。

    墨非城感觉有些眩晕,整个身体有些无力支撑,只有后退几步,沉坐在了走廊的长椅上。

    清冷的走廊中不时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似是在宣告着自己的独立,又似是在故意的往墨非城撕裂的伤口上撒盐。

    墨非城的心撕扯着绞痛,似是有千把刀刃狠狠插进墨非城的心中,并不断的搅动着墨非城血肉模糊的心脏。

    风,不时从不远处的窗口灌进来。

    冷冷的打在墨非城身上,即便是医院中的温度很高,但是墨非城依旧觉得周身冷的打颤。

    呼——吸!

    呼——吸!

    墨非城耳廓中只能听到自己残存的呼吸声,声声震耳,敲击在心尖。

    墨非城无意识的伸出手,仿佛要抓住这流逝的时间。

    多想,这只是一个噩梦,梦醒了,苏小绵依旧笑靥如花的对自己说:“墨非城,宝宝刚才在踢我了呢!”

    撕扯的痛令此刻的墨非城感觉自己无依无靠,那种无助让墨非城难受的要命。忽而摸到了口袋中的香烟,便强打起精神起身走到窗户边,摸索着从衣服里拿出了烟和火机。

    不觉知,墨非城拿着烟盒的手已经哆嗦的不成样子。

    颤抖着从烟盒中取出香烟,由于手在颤抖,所以烟掉在了地上。

    墨非城眉头微微蹙了蹙,再一次从烟盒中抽出一支香烟,哆哆嗦嗦的放在唇边,拿出火机正欲点着。

    “这位家属,这里是无烟医院,禁止吸烟!”

    一个护工模样的人站在不远处盯着墨非城说,墨非城怔了怔,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然后抓起烟盒和火机一并扔进了垃圾桶里。

    这位护工看起来有五十多岁,是一个慈眉善目的阿姨。

    看到了墨非城应该是在极力的掩饰着内心的慌乱,便迈步走了过来。

    “我今年五十三岁,我无儿无女,丈夫也在若干年前离我而去,因为我不会生孩子。但是我很喜欢孩子,所以我收养了两个女孩儿,现在我的两个女儿是我的骄傲……”大婶娓娓道来,当说到她两个女儿的时候,眸中闪耀的光似是那阳光一般温暖。

    墨非城怔了怔,心头在微微的颤抖,似是那纠扯的痛也减轻了不少。

    “小伙子,进去看看她吧,此时的她比任何人都痛苦!”护工阿姨拍了拍墨非城的肩膀,然后缓缓离开。

    不知过了多久,墨非城僵硬的心才渐渐的恢复了一点意志。

    此刻的苏小绵躺在病床上,忍受着身体上和精神上的双重痛苦,她一定比自己还要难过,还要痛苦。

    所以,自己一定不能在苏小绵面前表现出来自己的失望。

    不能!

    一旦自己情绪失控了,那苏小绵一定会更加的痛不欲生。

    不行,自己一定要坚强起来,苏小绵那里还需要自己去安慰。

    想到这里,墨非城调整了一下内心的情绪,敛了敛内心的悲恸,深呼吸一口,看了一眼不远处的203病房。

    此刻,医护人员从苏小绵的病房中走了出来。

    墨非城沉了沉心,调整了一下情绪,迈步向病房走去。

    站在病房门口,墨非城的脚步去却变的异常的沉重,似是压着千斤大石一般。

    忽而又想到了刚才那位阿姨的话,心中稍稍的定了定,伸手推开了那扇门。

    门被打开,墨非城一眼便看到了病床上躺着的苏小绵。

    面色惨白,一动不动的躺着,瘦弱的身体好似一张纸片一般,风一吹就会随风飘散的模样。

    墨非城的心中忽而就产生了丝丝扣扣的心痛,刚才那位阿姨说的对,此时的苏小绵比任何人都要痛苦。

    墨非城回想到刚才自己的失态,生出了浓浓的负罪感。

    自己简直太残忍,只顾得为苏小绵肚子未出生的孩子难过,却忽略了苏小绵才是此刻最应该让自己在乎的人。

    墨非城调整了一下内心的情绪,褪去脸上的森寒,徐徐的走进病房。

    苏小绵心如死灰一般,双眸紧紧的闭着,不想再看到这个残忍的世界,也不想再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

    为何世界如此残酷,每次对待自己的总是那种诛心的酷刑。

    泪!

    终于后知后觉的滑落,似是那清晨的露珠晶莹剔透,却宣告着生命的终止。

    阳光,透着窗子懒散的打在苏小绵的身上,只是苏小绵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

    墨非城眉心沉了沉,指尖忍不住颤抖了几下,心头浮上丝丝缕缕的疼惜。

    如此柔弱的女子,应该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墨非城迈步走到苏小绵身边,慢慢的俯下身子,轻轻的抬手将苏小绵眼角的泪水拭去。

    一股温热从眼角传遍全身,苏小绵身体猛地一颤,下意识的睁开泪眼朦胧的双眼。

    眸光正撞上墨非城淡然的双眸,苏小绵心猛地一揪,一抽一抽的尖痛接踵而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