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45章: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还未开口,苏小绵唇瓣已经率先颤抖了起来。

    眼泪似是那开闸泄洪一般,喷涌而出,再也止不住。

    默默的流泪已经不能宣泄苏小绵心头的悲伤,苏小绵开始小声啜泣起来,身体在病床上一抽一抽的颤抖起来。

    墨非城眉宇之间瞬间爬上浓浓的怜惜,俊美的脸庞上勉强挤出来一丝笑容,低声说:“身体要紧,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只是墨非城语气中的失落和凄凉被苏小绵仔仔细细的捕捉。

    纵然墨非城脸上一直挂着那种淡淡的笑意,但是苏小绵依旧可以感觉到墨非城心头的凄苦和心痛。

    一直以来,墨非城有多在乎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苏小绵比任何人都清楚。

    墨非城如此温柔的安慰自己,还不如直接骂自己一顿来的痛快。

    痛苦、愧疚、自责、后悔……

    一瞬间所以的情绪全部涌上苏小绵的心尖,化作了难安的悲恸。

    此刻,唯有大哭才能将自己心头的情绪稍稍的喧嚣一些。

    苏小绵小声的啜泣变声了悲痛欲绝的痛哭,此刻的苏小绵哭的像个孩子一般。

    墨非城伸出那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的在苏小绵头上摩挲,尽量压制住自己内心的痛苦,让自己表面看起来云淡风轻。

    “好了,不要哭了,等你身体养好了,想要多少孩子,我就给你多少孩……”墨非城装作一副轻松的模样,淡淡的说。

    “咚咚咚!”

    护士敲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医药盘,说:“苏小绵,吃药时间到了!”

    苏小绵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艰难的想要起身,只是下身不断传来的剧痛,让苏小绵一动就觉的痛不欲生。

    墨非城赶紧将苏小绵搀扶起来,靠坐在枕头上。

    护士一边从医药盘中取药一边说:“病人家属待一会儿跟我来一下!”

    苏小绵服下了药,便再一次躺下了。

    墨非城跟着护士走出了病房,一路忐忑不安,跟着护士来到了医生办公室。

    医生抬起头看了看墨非城,说:“你是病人家属吧?!”

    墨非城点了点头,深邃的眸中似是那暗潮汹涌的海面。

    “病人以后只怕是能难再怀孕了……”

    墨非城身体猛地一僵,双眸即刻浮上一抹冷冽的森寒,那森寒似是瞬间就要淬出冰一般,猛地上前一步,一把揪起那医生的衣领,凌厉的说:“你说什么?!”

    “病人……病人以后估计很难再……”

    “啪!”

    墨非城一把将医生丢开,冷峻的面盘上偷着事故的阴寒,深邃的眸中燃烧着灼热的怒火,似是要把这个医生吞噬一般。

    心头瞬间天崩地裂一般,山河破碎,地动山摇。

    不知自己是如何走出了医生办公室,墨非城整个人都是呆滞的。

    定定的过了许久,墨非城才拿出手机,将电话拨给了文朵,“文朵,你现在来医院照顾苏小绵,就说我公司有急事!”

    挂掉电话,墨非城快步走出了医院。

    在商场波爬滚打这么多年,墨非城唯一没有学会的就是掩饰自己的情绪。

    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苏小绵,更害怕自己会在苏小绵面前露出破绽。

    如果被苏小绵知道了这个消息,苏小绵一定会受不了的,她身体刚刚受了亏,如果此刻得知自己不能再怀孕,她一定会崩溃的。

    墨非城沉了沉,收起心底摄魂的绝望,跨步离开了医院。

    阳光有些刺目,墨非城忍不住皱了皱眉,垂了垂眼帘走做进了车里。

    眼睛被刺目的阳光直射,微微有些发胀。

    伊曼眉头皱了皱,慢慢的挣开双眼,慵懒的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一想到苏小绵肚子的孩子已经流掉,伊曼便感觉浑身上下都透着舒服。

    随意的抬手看了看腕表,已经是将近一点了。

    伊曼微微蹙了蹙眉,自己怎么睡了这么久。

    便起身拿起电话,拨了出去,电话很快接通,伊曼眉眼噙着狡黠的阴笑,说:“怎么样?他去了吗?”

    听到电话里肯定的答复,伊曼的嘴角暗暗的勾了勾,眸中闪耀着阴险的芒,接着问:“那他知道苏小绵为什么会流产了吗?”

    “什么?不知道!还对她表现的极其关心?”伊曼嘴角的笑意即刻僵住,眉眼中透着一抹阴狠的怒火。

    挂掉电话伊曼沉坐在沙发上,大脑飞速的旋转着。

    墨非城现在只知道苏小绵以后不能怀孕,却不知道苏小绵为什么会流产。

    伊曼冷哼一声,眸光渐渐浮上了一抹阴狠,如果墨非城知道苏小绵故意打掉自己的孩子,墨非城还会对苏小绵如此关怀备至吗?

    哼!

    苏小绵你就等着吧!

    午后的阳光已经有些毒辣,正如伊曼此刻的心。

    伊曼走到酒柜前,慢慢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坐下来细细的品了起来。

    往事如流水一般全部涌上了伊曼的心头。

    入冬的天已经很冷了,犀利的北风刮的呼呼响,似是那哀怨的冤魂,叫的人心一刻也不得安宁。

    “伊曼,家里已经没有钱供你上大学了,所以你最多只能上到高中毕业!”母亲一边整理着凌乱的旧衣服,一边语气低沉的说。

    伊曼将书本狠狠的挡在脸上,牙齿狠狠的咬着唇瓣,知道唇齿之间传来了一阵血腥味儿。

    依照自己这样的家境,如果不上大学,自己这一辈子都别想有出头之日了。

    “伊曼,你听到我说的话……”母亲抬起眸,疑惑的望着伊曼,双鬓已经花白。

    伊曼心中恨的要命,一把将课本摔在桌上,怒目圆睁的望着母亲,“凭什么,凭什么我们家的钱要给他治病?”

    “啪!”

    母亲将手中的线圈狠狠的砸在伊曼的身上,由于愤怒,母亲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狠狠的说:“死丫头,我赚的钱,我乐意给谁花就给谁花!老子的事情,哪能有你说话的份儿!”

    伊曼望着地上打转的线圈,眸中透着绝望的光,拳头不由自主的狠狠攥在一起。

    “我告诉你,死丫头,我就愿意把钱给你王叔叔花,反正我是没有钱供你上大学,有本事你自己去上!”母亲狠狠的扔下手中的活,甩门而去。

    伊曼眸中淬出那阴狠的光,恨不得立马将母亲口中的王叔叔撕碎。

    母亲口中的王大川能叫叔叔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