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49章:试管婴儿?

    赫医生看了看伊曼,说:“以你现在的身体条件,自然受孕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如果想要怀孕,只能试试体外受精,也就是试管婴儿!”

    “试管婴儿?”伊曼不可思议的反问了一句。

    “是啊,只有这样你才有可能受”赫医生看着伊曼肯定的说。

    伊曼一下子呆呆的沉坐在椅子上,要做试管婴儿,必须得到墨非城的配合才行。

    苏小绵失去了肚子的孩子,而且失去了生育能力,自己本想如若自己能够怀上墨非城的孩子的话,墨非城不就能死心塌地的留在自己身边了吗?

    可惜,现在必须要依靠试管婴儿才能使自己受孕,伊曼的心中不禁浮上一抹失落。

    “你考虑一下,依照你身体目前的情况,想要做试管婴儿困难也比较大,可以说,国内根本就没有人能做的了,但是你知道的,我不能在帝都待时间过长,毕竟我是请假……”赫医生一边盯着伊曼一边说。

    伊曼机械的从包里拿出支票本,大笔一挥,然后撕了下来,然后递给了赫医生。

    赫医生低头看了看支票上的一百万,心头一喜,说:“曼达小姐,我最多等你半个月,半个月之后我必须回美国!”

    伊曼点了点头,木然的起身离开了医院。

    伊曼坐上车,心头有些稍稍的失落,如果想要怀上墨非城的孩子,就必须取到他的……

    伊曼心头沉了沉,事情似乎有些复杂。

    五年了,帝都一直都有一个传言,说墨非城不近女色,甚至有人猜测他是同性恋。

    但是墨非城却对苏小绵情有独钟,可见墨非城并非传言中的不近女色。

    伊曼沉了沉眉,狠狠的咬了咬牙,心说,你苏小绵能做到的,我伊曼照样能做到。

    苏小绵你的好日子到头儿了。

    “叮铃铃”

    高远的手机响了起来。

    “什么!好的,我知道了!”高远急匆匆的挂掉了电话,然后着急的对伊曼说:“曼达小姐,苏小绵要出院了!”

    伊曼眸光一沉,心头浮上一抹阴狠,嘴角忍不住挂上狡黠的笑意,说:“是墨非城接她出院吗?”

    高远点了点头,说:“是的,现在他们两个人在一起!”

    伊曼咬了咬牙,眸中淬出来阴损的毒液,狠狠的说:“很好,那就通知医院,开始行动!”

    苏小绵坐在沙发上,望着墨非城俊美的五官感慨上天造物的不公平,为什么会这么偏心墨非城,把他生的如此的完美?

    深邃的眸熠熠生辉,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王者的气质,即便是认识了墨非城这么久,苏小绵每次见到他还是会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咔嚓!”

    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护士走了进来,看了看苏小绵说:“苏小绵,你今天有出血情况吗?”

    苏小绵脸猛地一红,身体不自然的顿了顿,有些尴尬的说:“还有一点点……”

    护士拿出笔在病历上划了一下,然后幽幽的说:“像你这种没有医嘱私自吃药打孩子的情况,很多都会不干净……”

    私自吃药打孩子!

    墨非城大脑轰的一声瞬间爆炸,天崩地裂一般,大脑一片眩晕。

    苏小绵还未反应过来,墨非城便快步走上前,冷峻的面庞上透出蚀骨的阴寒,愤怒的对那护士低吼,“你刚才说什么!”

    墨非城故意的在压低嗓门,但是低沉的语气中却带着那难以遏制的暴怒。

    护士一惊,身体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结结巴巴的说:“私自……吃药打……打孩子……”

    墨非城眸中瞬间迸发出愤怒的火焰,似是要将周围的空气灼烧一般。

    凝固!

    温度骤降!

    苏小绵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精致的双眸中透出来不可思议的光,心头好似突然压上了一座五指山,目瞪口呆的望着墨非城,不停的摇着头,哆哆嗦嗦的说:“我……我没有……没有……”

    护士趁机快速的逃出了病房,病房中瞬间只剩下了墨非城和苏小绵两个人。

    墨非城深邃的眸中透着绝望的光,那种眸光痛苦而森寒,幽怨中带着那种心灰意冷的苍白,摄人心魄。

    那道森寒的眸光直射苏小绵的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心开始颤抖不已。

    “墨非城,我没有……没有……”苏小绵绝望的摇着头,双眸中混杂着伤心欲绝的泪水,苍白而无措的望着墨非城。

    墨非城脸上的森寒,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寒,好像在让苏小绵的心头狠狠的插了一刀。

    墨非城眸光中投射出那阴冷的光,心头却如死灰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墨非城凉薄的说,“为什么?”

    “墨非城,我真的没有,你知道,我比任何人都在乎我们的孩子,我……”

    “那一天你整整消失一整天,你去哪儿?”不等苏小绵说完,墨非城便打断了苏小绵的话,冷冷的眸光直盯盯的望着苏小绵。

    那天!?

    苏小绵心头猛地一颤,眸光闪烁起来。

    不敢直视墨非城那双眸,苏小绵慌乱的垂下了头,心中慌乱不已。

    如果让墨非城知道自己是和冷慕言在一起才导致的孩子被冷慕晴设计陷害的,那墨非城一定会更加的误会的。

    对,不能说,坚决不能告诉墨非城。

    苏小绵心头沉了沉,倔强的抬起头,说:“那天我和小洛一起去商场……”

    不等苏小绵的话说完,便感觉一股强烈的压迫感渐渐升起,墨非城一步步紧逼,阴冷逼仄的眸光冷冷的洒在苏小绵的眸子中,“商场?苏小绵,你用这样拙略的谎话来糊弄我,你难道认为我是傻子吗?”

    语气冷淡生硬,还带着一丝的嘲弄。

    苏小绵身体猛的一僵,眸光再一次闪躲起来,心跳乱的没有了节奏,口中喃喃的说:“本来就是……”

    “苏小绵!”墨非城压制的情绪终于瞬间爆发,歇斯底里的吼道,语气中带着那种火山爆发一般的怒火。

    苏小绵身体猛地一颤,指尖也开始颤抖的厉害。

    “那天我派人找了你一天一夜,一天一夜!你去了哪儿?!我已经把帝都掘地三尺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墨非城几乎是拼尽了全身力气说出这些话。

    由于愤怒,墨非城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似乎周身的血液已经停止了流动。

    苏小绵眸光一缩,心中空荡荡的,似乎整颗心都被石化。

    感受着墨非城周身散发出来的森冷和压迫感,苏小绵心中重重的一揪,与其这样瞒着墨非城,不如就索性告诉墨非城,那天是小洛的生日,自己带着小洛找亲生父亲过生日有错吗?

    苏小绵心头沉了沉,定了定颤抖的心,抬眸望着墨非城,嘴巴刚刚张开,“墨非城,其实那天……”

    “苏小绵,你今天出院,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我好来接你啊!”

    语气中带着责备,带着疼惜,甚至还带着一丝宠溺和暧昧。

    苏小绵的话还未说出来,冷慕言便推门而入,赫然出现在两个人面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