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50章:什么样的阿猫阿狗都配吗?

    墨非城和苏小绵的眸光全部转移到冷慕言身上,冷慕言猛地一缩,说:“你们干嘛这样看着我?墨非城,你怎么在这儿?”

    墨非城看到门口突然出现的冷慕言,把牙咬的咯咯响,恨不得上去一把将冷慕言打扁,许久之后才冷厉的开口,“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冷慕言眸光闪过一丝的狡黠,很好,墨非城你现在一定是很痛苦,那自己就有必要让你更痛苦。

    冷慕言挑了挑眉,冷笑一声,鄙夷的说:“你现在知道问我了,那天苏小绵需要你的时候,你去哪儿了?”

    轰隆!

    天崩地裂!

    那天!

    冷慕言说那天!

    墨非城继而把眸光转向了苏小绵,冷冷的眸光似是瞬间发射的箭,嘴角微微的抽动了几下,冷冷的说:“苏小绵,原来你那天和冷慕言在一起!原来你早就想打掉你肚子里的孩子,只不过碍于我守着你,所以你就没有找到机会,直到那天我出差,你终于找到了机会!”

    墨非城冷冷的话语如同一道道尖锐的麦芒,狠狠的插进苏小绵的心尖,那种尖锐的痛,足以让苏小绵痛苦几生几世。

    苏小绵目瞪口呆的望着墨非城,眸中闪烁着错愕的光,机械的摇着头,眸中的泪水如同开闸泄洪一般,一道道的滑落在苏小绵脸颊。

    墨非城凄凉的冷笑一下,心底的寂寥瞬间充斥了周身的细胞,“苏小绵,原来你一直都在和我演戏,你真是一个好演员!”

    墨非城那墨若古井一般的黑眸,再次爬上了诛心的阴寒。

    “墨非城,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不信你可以去调查……”

    苏小绵绝望的上前拉住墨非城的手臂,委屈的望着墨非城,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中布满了卑微的绝望。

    墨非城一把甩开苏小绵的手,冷冷的说:“苏小绵,你一直在我面前演戏有意思吗?”

    冰冷刺骨的话语,生生击落在苏小绵的心底。

    此刻的苏小绵只想留下墨非城,恨不得将自己的心脏挖出来交给墨非城,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此时,尊严,骄傲,全部被那莫大的渴望代替,苏小绵再次拉住墨非城的手,失声说:“墨非城,我可以再为你怀个孩子,真的,下一次我一定……”

    墨非城心头一刺。

    可笑!

    真是莫大的讽刺,墨非城转过头轻笑一声,望着苏小绵说:“苏小绵你以为……”你自己还能生出孩子吗?

    最后那句话,墨非城始终没说出口。

    一旦那句话说出来,对于苏小绵来说将是致命了。

    即便墨非城此刻再恨苏小绵,那锥心的话还是说不出口。

    墨非城冷冷的收了眼线,一把甩开苏小绵的手臂,转身抽离,凉薄疏离的启唇,“你以为我墨非城的孩子就那么廉价,什么样的阿猫阿狗都配吗?”

    廉价!

    阿猫阿狗!

    苏小绵的心瞬间被击的粉碎,残留一地的碎片,再也拼凑不起来。

    墨非城冷漠的脚步声渐渐的走远,残留给苏小绵一片慌乱的废墟,破败不堪。

    好似灵魂顷刻间被抽离,苏小绵身体原地打了一个寒战,差一点摔倒在地上。

    冷慕言赶紧上来搀扶着苏小绵,低声的安慰道,“墨非城这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就他这样的臭脾气,有哪个女人愿意给他生孩子……”

    苏小绵狠狠的转过头,一把甩开冷慕言的手,犀利的眸光直逼冷慕言的双眸,咬牙开口,“这些都是你设计了!”

    冷慕言惊了一下,心虚了起来,眸光闪躲了一下,说:“苏小绵,你被墨非城气糊涂了!”

    苏小绵一把抓起冷慕言的领子,说:“是你指示冷慕晴做的!”

    冷慕言怔了怔,说:“苏小绵,我们认识这么久,我对你怎么样,你心中比谁都清楚,你这样说我很伤心!”

    苏小绵双眸忽而变的恍惚,手中的力道突然就抽离,整个人瘫坐在床上,双眸失了神一般的无措。

    心早就痛的麻木,不觉知了痛,只是木木的。

    似是那灵魂早已四分五裂,挫骨扬灰,随风飘散。

    午后的阳光很好,肆无忌惮的照在苏小绵身上,似是在嘲笑着苏小绵的落魄。

    不知道苏小绵在病床上呆坐了多久,直到护士小姐走进来对苏小绵说:“苏小姐,您已经办理了出院,后边的产妇正等着这间病房,所以请您……”

    苏小绵缓缓的抬起眸,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护士小姐是在赶自己离开,苏小绵苦笑一声,起身托着沉重的身体走出了病房。

    “苏小姐,您的私人物品……”护士小姐在苏小绵身后提醒了一句。

    苏小绵似是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往外走。

    “媳妇儿,谢谢你给我生了个女儿!”

    “你不嫌弃是个女儿啊,你不一直吵着要儿子吗?”女人骄傲而撒娇的说。

    “其实我打心眼儿还是喜欢女儿的,但是我不是怕生个女儿,你就会失宠了吗?”男人趴在女人的脸上,一脸幸福的说。

    阳光透过走廊的窗口照在一家三口身上,女人满脸幸福,男人满脸的宠溺,小婴儿不时的啼哭几声,以宣告自己的存在。

    苏小绵盯着一家三口身上投射的阳光,苦笑一声,这样的阳光才是幸福的阳光。

    “如果是女儿呢?”

    “如果是女儿,你就失宠了……”

    “因为,我爱她一定会爱到发疯!”

    往事一幕幕全部涌上苏小绵的心头,一字字一句句,似是都在嘲笑着苏小绵的悲哀。

    苏小绵感觉浑身发颤的厉害,自己果真还是命运的弃儿,被命运玩弄于鼓掌之间。

    双腿灌了铅一般沉重,苏小绵费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抬起了双腿,一步步的走出了医院。

    每一步,都好像踩在心尖上,本来已经麻木的心再一次尖锐的痛了起来。

    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的家里,苏小绵拿出钥匙打开冰冷的房门,一股发霉的气息扑面而来。

    春天天气比较潮湿,自己已经好久都没有回来住了。

    苏小绵苦笑一声,沉坐在沙发上感受着冷冷的气息,感觉浑身冷的发颤。

    墨非城将车速开到最大,将所有的车窗全部打开,任凭那急促的风吹乱自己的发,吹痛自己的心。

    墨非城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儿开,没有苏小绵的世界,到处都是冰冷一片,所以就一直走,一直在,这样走到天涯海角,走到天荒地老正好。

    只有那种疾驰的速度,才能让自己心情稍稍的平复一丝吧!

    冷风吹墨非城的双眸有些发酸,发涩,泪水竟然滑落了一滴在脸颊。

    从未感受过,泪水是如此的冰凉刺骨,甚至带着一丝的尖痛。

    忽然,一道金色的光忽然闪过墨非城的双眸,墨非城略略的吃了一惊,心中的怒火瞬间再一次被拱起来。

    “嗖——”

    那道金光猛地出现在墨非城的眼前,墨非城猛地一脚刹车,尖利的刹车声瞬间穿破云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