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51章:如果有什么误会,解开啊!

    车子骤然停下,只见车子前方正停着一辆金色的爱马仕。

    墨非城狠狠的解开安全带,愤怒的打开车门走下车,哪个不长眼的人敢挡了自己的路。

    那辆爱马仕的车门也被打开,首先映入墨非城眼帘的是一个大大的墨镜。

    紧接着大墨镜被摘下来,伊曼那张熟悉的脸瞬间出现在墨非城的面前。

    墨非城猛地一愣,眸光一闪,身体不由自动的顿了顿,身体顷刻间僵在原地。

    伊曼低头对着车里交代了一下,车子便缓缓的驶离。

    伊曼迈步向墨非城走来,抬眸深深的看了看墨非城,淡淡的说:“我说过,如果你过得不好,我会回来陪你!”

    墨非城怔了怔,眉梢稍稍的动了一下。

    伊曼上前,牵起墨非城的手,将他带到了副驾驶上,然后自己绕过车头坐在了驾驶室上。

    发动引擎,缓缓的将车开动。

    墨非城心头瞬间生出了那一抹复杂的情绪,那一日伊曼离开,自己甚至连一句再见都吝啬说出口。

    “不论你受了多重的伤,不论你如何惨败,我都会在你身后,永远在你身后,只要你一招手,我立马就会出现!”伊曼双手紧紧的握着放线盘,淡淡的说,似是在诉说,又似是在表白。

    墨非城心头一颤,沉了沉眉,缓缓的开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伊曼眸光晦暗了一下,说:“回来几天了,回来拍一个通告,本来今天就要返程了,可是我听冷慕言说……”

    伊曼没有将后边的话说完,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伊曼未说完的话,似是那燎原的点点星火,瞬间就将墨非城心头那大片的荒原点着,火势瞬间蔓延,将那荒原上的野草燃尽,残留了一片的荒凉。

    伊曼顿了顿,说:“我先送你回家,你这个时候不能开车!”

    墨非城心头的荒凉和凄薄瞬间无限放大,世间的事情如常都这样吧,不如意十之八九。

    春风吹拂大地,留下一片凉薄。

    苏小绵的心中好似被大风刮过一般,凌乱不堪,心不知所往。

    墨非城那一字字一句句的话语,好似一道道刺骨的利剑,一道道全部刺进苏小绵心底。

    呵!

    多么讽刺,自己打掉了肚子的孩子?

    没人知道,自己对这个孩子有多么的在乎,多麽的喜欢。

    即便自己知道是冷慕晴给自己下的药,可是自己哪里会有证据?

    苏小绵忽然感觉,自己真的很卑微,卑微到连给自己孩子讨回一个公道的能力都没有。

    多么讽刺,多么可笑?

    苏小绵苦笑一声,眸中的泪水再一次滑落脸颊,凉凉的,很痛。

    伊曼驱车载着墨非城回到了别墅,墨非城打开车门径直回到了卧室。

    然后狠狠的将卧室的门反锁。

    偌大的卧室中,空荡荡的,死寂一般的清冷。

    即便是阳光明媚,墨非城却感觉到了丝丝缕缕的寒气在逼近自己。

    整整齐齐的被褥,还保持着苏小绵走的时候的样子,苏小绵随意叠放的睡衣,依旧在床头放着,似是在等待着它的主人。

    墨非城感觉浑身憋闷的难受,伸手将领带和衬衣撕扯开来,然后沉坐在沙发上。

    卧室中残存着苏小绵的气息,久久不能散去。

    那些日子自己同苏小绵朝夕相处,期待着新生命到来时刻的幸福感,似是那前后翻滚的浪潮,不断的墨非城的脑海中雀跃。

    只是,现在却成了莫大的讽刺。

    墨非城摸索着拿出香烟,哆哆嗦嗦的放在唇边。

    烟火的忽明忽暗,似是那暗夜中的星辰一明一灭。

    好久没有在卧室中抽烟了,墨非城狠狠的抽了一口,呛的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终于可以在卧室中肆无忌惮、无所顾忌的抽烟了,再也不用考虑会影响到苏小绵肚子里孩子的发育,只是……

    心中却凄苦的要命。

    咳着,咳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咚咚咚!”

    门口传来一折敲门声,墨非城顿了顿,没有回应,也没有起身去开门。

    伊曼和文朵站在门口,忑忐不安的敲着门。

    可是,许久都不见房间里有动静。

    文朵急的左右不是,便想到自己那里还有卧室的备用钥匙,便附在门口,询问道,“先生,先生,你能听得到我说话吗?先生?”

    文朵仔细的趴在门口听,却丝毫听不到任何的动静,便更加着急的说:“先生,那我就拿备用钥匙……”

    “啪!”

    门上突然就传来了一声巨响,惊的文朵身体打了个寒战。

    许是先生不愿意自己开门,所以便随便拿了一个东西砸在了门上。

    即便如此,得知了墨非城无碍,文朵心中稍稍的安慰了一丝。

    “伊曼小姐,先生现在不想见人,不如伊曼小姐你就先回去吧!”文朵望着伊曼说。

    伊曼心头紧了紧,不舍的看了看门,张口说:“墨非城,我……”

    “啪!”

    又是一声巨响,将伊曼惊的也打了个激灵,之后便识趣儿的离开。

    日落月升,时光流转。

    墨非城已经将自己锁在房间里一天一夜了,依旧没有出来的动静。

    文朵将门口的饭餐换了好多次,依旧没有见有动过的痕迹。

    墨非城有多在乎苏小绵肚子的孩子,失去后就有多痛。

    这样继续下去,先生的身体会受不了的,文朵望着紧闭的卧室门,心头沉了沉,走出了别墅。

    苏小绵害怕自己的负面情绪会影响到小洛,便将小洛托付给了幼儿园,至少在那里小洛会有一个快乐的环境。

    脸颊上的泪水流干,就再流。

    不知口干,不知饥寒,苏小绵整个人几乎僵了一般,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流泪。

    一种痛苦,两处闲愁。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将苏小绵从痛苦的深渊中拉扯出来,眸光稍稍有些吃惊,继而缓缓的抬起头,定定的望着门口。

    “小绵,开门啊!”文朵焦急的声音传了进来。

    文朵,是文朵。

    苏小绵怔了怔,挣扎着从沙发上起身,由于虚弱,有几次差一点就摔倒在地。

    跌跌撞撞的来到门口,吃力的打开房门。

    看到门突然打开,苏小绵面色惨白的出现在门后,身体摇摇欲坠,文朵惊了一下,赶紧上来扶着苏小绵,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小绵,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也不知道照顾自己!”

    一边说着,一边心疼的将苏小绵搀回到沙发上。

    苏小绵泪水再一次悄无声息的滑落,许久之后才艰难的开口,“他……还好吧!”

    听到苏小绵口中的他,文朵惊了一下,垂了垂眉,说:“你们究竟是怎么了?先生把自己关进房间里,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也不出来!”

    心头猛地一揪,苏小绵的心剧烈的颤抖起来,那种尖锐的痛,再一次席卷而来。

    “你们如果有什么误会,解开啊,何必都这样痛苦?”文朵心疼的说。

    误会?

    苏小绵心头有苦说不出来,墨非城会相信自己吗?

    “小绵,虽然先生不说,但是我心知肚明,先生是很爱你的,甚至比爱他自己都深……”文朵面带疼惜的说。

    听到文朵的话,苏小绵的眸光闪烁了一下,手指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见到苏小绵态度有些松动,文朵拉起苏小绵的手,说:“孩子,跟我去吧,相信我!”

    苏小绵挣扎了一下,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没有人知道这两日来,苏小绵有多么的想见到墨非城。

    苏小绵跟着文朵回到了别墅,文朵在苏小绵的手中放了一把钥匙。

    苏小绵稍稍的吃了一惊,望着手中的钥匙,心中却开始忐忑不安起来,手心忍不住颤抖起来。

    双腿好似灌了铅一般,艰难的抬起来,一步步向那扇熟悉的门口走去。

    看到那扇曾经温暖备至的房间,此刻却如同地狱一般可怕。

    站在门口,苏小绵抓着钥匙的手心中已经爬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心紧张的几乎都要跳到嗓子眼儿了,不知道打开门之后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

    定了许久,苏小绵艰难的伸出手,整个手都哆嗦的不成样子,试了好几次才将钥匙塞进锁芯中。

    “咔嚓!”

    手部微微一用劲,门应声打开。

    苏小绵轻轻一推,门便被打开!

    “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