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53章:去问问小绵的主治医生。

    “苏小绵,请你赶紧离开,你还嫌墨非城被你害得不够惨吗?”伊曼心头一紧,生怕墨非城再次心软,所以即刻对着苏小绵喊道。

    苏小绵冷冷的转身,清眸扫过伊曼最后落在墨非城身边,怔怔的说:“我在问墨非城,没有问你伊曼!”

    “你……”

    伊曼张口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只得转眸可怜楚楚的望着墨非城,梨花带雨的说:“墨非城,好多血,我带你去医院,好吗?”

    墨非城身体石化了一般僵硬,徐徐的抬眸死死的盯着苏小绵,只是用那种苏小绵看不透的眸光望着苏小绵,不说话。

    苏小绵自嘲的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慢一点,再慢一点。

    这样就不会很狼狈了。

    只是慌乱的脚步却出卖了苏小绵的心。

    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自己却还要自取其辱,苏小绵,你就是个傻子!

    全世界最大的大傻子!

    苏小绵强忍着内心的波涛汹涌,尽量让自己的脸上看起来淡定,从容。

    “小绵,先生……”

    坐卧不安的文朵见到苏小绵走下来,便关切的迎上来询问。

    苏小绵勉强挤出来一丝笑容,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尽量的淡定,“文朵,伊曼在上边,我有事先走了!”

    虽然苏小绵尽量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声线还是在微微的颤抖,甚至差一点哽到说不出话。

    不等文朵说话,苏小绵便推门离去。

    逃离,快些逃离这里。

    再多一秒,苏小绵生怕自己就会失态。

    苏小绵在伊曼面前已经很丢人了,不想再在文朵面前丢脸。

    四月的阳光已经有些微灼了,只是苏小绵还是隐隐觉的有股蚀骨的阴寒,在时时刻刻的吞噬着自己的灵魂,啃噬着自己的身体。

    小绵怎么会穿着睡衣从楼上下来?而且楼上那一声响动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文朵,墨非城的手受伤了……”

    伊曼急切的话语将文朵惊醒,文朵即刻警觉的抬起头看着满脸焦急的伊曼。

    “他的手流了好多血……”

    文朵这才回过神来,慌乱的找到医药箱,快步向楼上卧室走去。一进屋便看到墨非城正沉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怎么了,怎么会流了这么多的血?”文朵紧张的走上去,将医药箱打开,给墨非城包扎起来。

    伊曼慢慢的走到沙发上,轻轻的坐在墨非城身边,眸中闪耀着柔弱的光,低声说:“墨非城,事情我都听说了,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不值当的,既然苏小绵不想要你的孩子,趁你不在家就私自打掉孩子,那就说明她根本就不爱你,不值得你为她伤神的!”

    墨非城整个人几乎处于一种封闭的状态,对于伊曼的话毫无反应。

    听到伊曼说的话,文朵的手猛地僵了一下,警觉的抬眸望着墨非城,说:“不可能的,小绵不会这样的!”

    听到文朵说的话,墨非城眸光闪了一下,呆呆的说:“你……”

    说了一个字,却发现,自己虽然张开了嘴巴,但是却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

    文朵怔了怔,知道墨非城根本就不愿意相信苏小绵会打掉自己孩子,只是找不到令自己信服的理由罢了。

    “小绵在医院这几天,每天都是魂不守舍,难过的我看着都心痛。”文朵一边包扎一边说。

    伊曼心头一冷,内心开始责备文朵的多嘴。

    只是伊曼心中很清楚,虽然自己不愿意承认,但是墨非城确实是不愿意相信是苏小绵自己打掉了肚子里的孩子。

    此刻的自己一定要顺着墨非城的意思,只有让他自己去找到证据,来证明苏小绵就是不愿意生下他的孩子,自己去吃的打胎药才导致的流产。

    想到这里,伊曼眉眼噙上一抹不易觉察的阴险狡黠,即刻顺着文朵的话说:“也许文朵说的对,没有一个女人愿意伤害自己的孩子的,说不定是你误会小绵了呢!”

    文朵吃了一惊,出乎意料,没想到伊曼竟然会替苏小绵说话,不禁开始对伊曼刮目相看,接着说:“是啊,伊曼小姐也是这样认为的,我想你肯定是误会了小绵了!”

    墨非城眸光瞬间柔和了一些,可是却依旧没有说话。

    伊曼心头暗笑一声,苏小绵,你死定了。可是面上却依旧满脸担忧的说:“墨非城,如果你实在是不相信,你可以去问问小绵的主治医生啊,她一定最清楚小绵的情况的!你可不要错怪了小绵。”

    墨非城心头一紧,那天只听了一个小护士随便说了一句,自己便坚信是苏小绵打掉了孩子,说不定自己真的就是错怪了苏小绵呢。

    想到这里,墨非城的心头浮上了一抹轻松和希冀。

    缓缓的抬起头,平静的说:“你们都出去吧,我累了!”

    文朵和伊曼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的离开了房间。

    苏小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穿着睡衣走到大街上,打车,最后回到自己家的。

    在苏小绵关上门的那一刻,所以的委屈伴着泪水,尽数爆发。

    苏小绵靠在门上,身体慢慢的瘫坐在地上。

    小小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苏小绵好似一个卑微的蝼蚁,被放任在尘埃中,自生自灭。

    苏小绵也不知道自己哭了过久,世界与自己无关,就这样哭到天昏地暗最好吧!

    到最后,苏小绵感觉浑身都散了架子一般,痛的麻木了。

    苏小绵习惯性的摸到了小腹,空荡荡的小腹,可悲的好似一个骷髅头一般,狰狞的嘲弄自己。

    孩子!

    呵!

    多么讽刺!

    没人知道,当自己知道了肚子里的孩子是墨非城的时候,自己有多激动,有多幸福。

    自己爱他都来不及,怎么会打掉!

    世界上最好的疗伤良药,便是时间。

    既然时间不够,那就让工作来麻痹自己。

    冷慕晴,伊曼!

    那些欠了自己的,自己一定会一个个要回来的。

    苏小绵的眸光忽而变的凌厉而冰冷,不管是为了还未出生就遭人迫害的孩子,还是为了小洛,自己也要坚强。

    如果自己不够强大,那就只能任由别人踩在脚下。

    想到这里,苏小绵挣扎着起身,找到自己的手机,找到思思的号码,拨了过去。

    “喂,小绵姐?这么晚了,有事吗?”思思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

    苏小绵这才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心头即刻浮上了 一抹愧疚,说:“思思吗?明天我要去上班,最近有适合我的角色吗?”

    “什么?小绵姐,你要来上班?”思思语气中带着不可思议的惊愕。

    “嗯!”苏小绵坚定的点了点头。

    “我听蓝茵茵说你去做了阔太太,还是墨家……”思思八卦的说。

    苏小绵眸光一沉,看来自己怀了墨非城孩子的事情已经被蓝茵茵散布到了公司,而且蓝茵茵一定也已经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所以她才会在公司散布自己做阔太太的消息,她一定是在等着看自己的笑话。

    苏小绵冷笑了一声,打断了思思的话,说:“思思,就先这样,明天公司见!”

    挂掉电话的苏小绵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自己真的做好了迎接冷嘲热讽的白眼的准备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