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55章:希望你说实话!

    伊曼嘴角暗暗勾了勾,附在苏小绵的耳后,低声说:“难道,你就不怕身体受了亏,以后再也不能怀孕?”

    说完,伊曼趾高气扬的离开。

    苏小绵愣住了,心头好似瞬间被雷电击中,伊曼刚才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隐隐的,苏小绵的心底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伊曼挑眉藐视着公司的一切,如果不是今天《钗头》剧组来公司挑女一号,自己才不屑于一大早来到这个破公司。

    《钗头》作为年度最期待的宫斗大戏,多少演员挤破头想要进入《钗头》剧组,对于刚刚回国发展的伊曼来说,迫切需要一部有分量的大戏来稳固自己的地位。

    而《钗头》的噱头够大,够足,对于伊曼来说再合适不过了。

    只是听内部消息说,《钗头》的导演丁一对于苏小绵有些感兴趣,这倒是让伊曼心生不约。

    伊曼嘴角噙笑一抹狡黠的笑意,即便是自己对女一号并没有兴趣,但是苏小绵你也别想要这好事落在你头上。

    苏小绵,有自己在一天,你就别永远别想出头!

    墨非城沉坐在沙发上,背靠着门口,凝视着窗外的高楼林立发愣,手中的咖啡早就凉透了,墨非城却还没顾得上喝一口。

    “砰砰砰!”

    门口突然传来的敲门声将墨非城从思绪中拉扯出来,心头猛地揪了一下,再次惴惴不安起来。

    “进!”

    墨非城定了定神转过身来,一定是司南回来了。

    果不其然,司南果真应声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医生模样的中年女人。

    看到门口出现的两个人,墨非城的心底猛地一揪,开始一抽一抽的紧张起来。

    司南走进墨非城,说:“先生,这个就是苏小姐的主治医师,陈云!”

    墨非城缓缓的抬眸,看了看门口站着的陈云,脸上浮上一抹冷厉。

    陈云站在门口,心底不断的颤抖,脑海中再次浮现了那个人警示自己的情景。

    “陈云,如果有人来问你苏小绵是因为意外流产,还是因为药物流产,你该怎么说?”那人死死的盯着自己,狠狠的说。

    “苏小绵喝了堕胎药,所以才导致的流产。”陈云抬头看了看那人说。

    “你回答的很对!但是,苏小绵的堕胎药是哪儿来的?”那人继续问道。

    “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给她开的!”陈云不悦的说,

    “啪!”

    一把黑色的手枪狠狠的砸在了陈云的桌子上,枪口正指着陈云。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问你苏小绵流产的问题。而且,问你的人就是帝都最有权势的墨非城,如果被墨非城知道你故意在苏小绵手术中做了手脚,致使苏小绵失去了生育能力,你认为墨非城会饶了你吗?”那人阴狠的望着陈云说。

    “那是有人给我钱,故意让我……”

    “证据呢?”那人邪笑着说。

    陈云愣住了,自己当时以为苏小绵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所以就收了那人十万块钱,可是却没有留证据。

    如果自己贸然说是有人指使自己在苏小绵手术中做了手脚,那墨非城一定会认为是自己在故意的为自己开脱,墨非城在帝都是出了名的冷酷无情,后果不堪设想。

    “既然你不知道怎么说,那我就教教你,如果墨非城问你,你就说是上午的时候苏小绵找你开的堕胎药,你本来是要劝阻的,说药流有风险,而且毕竟是一条性命,但是苏小绵却执意要打掉,还说,怀了墨非城的孩子让她感觉到恶心!知道了吗?”那人见陈云半天不说话,便开口交代。

    “陈医生!”

    司南的话将陈云从回忆中拉扯回到现实,陈云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惊恐的抬起头,望着墨非城,一句话也不敢说。

    “陈医生,我们先生问你的话,希望你说实话!”司南半威胁半叮嘱的说。

    陈云赶紧惊恐的点头,双腿直打哆嗦。

    “苏小绵这次流产是因为什么?是意外吗?”司南走到陈云面前,死死的盯着陈云着急的问道。

    “司南,怎么跟陈医生说话呢?!”墨非城厉声喝止了司南的话。

    墨非城调整情绪,让自己尽量看起来随和温和一些,然后慢慢的起身,来到陈云面前,微笑着说:“司南,对陈医生客气点,去倒杯咖啡,我跟陈医生聊聊天!”

    司南略略的吃了一惊,要知道从来没有见过先生同谁说话如此客气过。

    墨非城敛了敛心底的不安,将陈云请到座位上,和声细语的说:“陈医生,请坐!”

    陈云看着如此客气的墨非城,心中不禁更加没底了,一直听说墨非城为人冷酷,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对自己如此的客气,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陈云忐忑的坐下来,局促不安起来。

    墨非城坐在陈云对面,一脸淡然的说:“陈医生,你好,我是墨非城,按辈分我应该叫您陈阿姨,希望我今天问你的话,你能如实回答!”

    陈云慌乱的点了点头,结结巴巴的说:“墨……墨总,您太客气了!”

    “陈医生,苏小绵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所以我请您一定要告知我真相!”墨非城按了按内心的杂乱,平静的说。

    陈云赶紧点了点头,只是眸光有些闪烁,不敢直视墨非城犀利的双眼。

    墨非城定了定神,说:“苏小绵这次属于意外流产还是什么原因?”

    说一出口,墨非城的心中好似瞬间被悬着一把尖利的剑,七上八下,惴惴难安。

    果真,果真墨非城叫自己来就是要问苏小绵的事情。

    陈云按了按内心的慌乱,胆怯的说:“按照苏小绵的当时送过来的情况来说,导致她流产的原因应该是药物。”

    墨非城身体瞬间僵住,整个人好似瞬间被雷电击中,心头悬着那把剑应声落地,狠狠的插进墨非城的心尖。

    痛!

    难忍的绞痛,席卷而来。

    静,死寂一般的静。

    房间中的空气好似瞬间骤降到了零度以下。

    窒息感,压迫感,瞬间将整间办公室的氛围凝滞到了极点。

    陈云吓的浑身直打哆嗦,大气也不敢出。

    一旁的司南手中的动作骤然停滞,眸光顿然变的冷凌。立马放下手中的咖啡被子,快步走到陈云面前,狠狠的说:“你在说谎!”

    “司南!”墨非城再次厉声何止司南。

    司南愤愤不平的转身,对墨非城说:“苏小姐一定不会这样做的!”

    墨非城忍着内心的剧痛,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足够镇定,继续说:“你说有没有那种可能,苏小绵是误食了某种食物才导致了她这次的流产?”

    墨非城双眸透着渴求而希冀的光,直直的望着陈云。

    陈云此刻心中似是骑了虎一般,上下都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