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56章:那个名字不许再出现在我耳边!

    狠了狠心,陈云鼓足勇气说:“理论上也是有这种可能的存在的……”

    哗!

    云开雾散,似是那缭绕多日的雾霾瞬间散去,墨非城整灵魂几乎瞬间活了,那重重的压在墨非城心头的大石块儿瞬间被清除,连呼吸都变的顺畅。

    陈云沉坐在沙发上,心中忐忑难安。

    脑海中再次浮现了那人阴狠的嘴脸,还有那一把黑的吓人的抢,好似此刻正好抵在自己的头顶,就等着开枪一般。

    “陈医生,谢谢你,司南……”墨非城强摁下内心的欣喜若狂,准备开口说话。

    “墨总……有一个情况我感觉我有必要告诉你!”陈云一狠,咬了咬牙说。

    “什么情况,您说!”

    “那天,我们对苏小绵血液进行了化验,结果在报告中查出了在苏小绵的血液中存在着大量的米非司酮和米索前列醇……就我们常说的打胎药……”

    轰隆!

    那种从天上直接跌入地狱的落差感,让墨非城整个人差一点昏厥。

    陈云心跳的厉害,害怕的厉害,手心儿里满满的都是汗珠。

    陈云暗自告诉自己,既然已经开口,那就索性将那人交代自己的话全部说出来。

    “而且那些药是我给苏小绵开的,苏小绵找我的时候,我劝过她说药流风险很大,而且这毕竟是一条生命,希望她能够慎重考虑,可是她却说……”

    “说什么!”

    墨非城冷冽的开口,冷峻的脸庞上瞬间透着彻骨的严寒,似是要将这个时间冰冻一般。

    “她却说,怀上墨非城的孩子,让她感觉到恶心……”

    一口气说完了全部的话,陈云心中稍稍的轻松了一些,但是短暂的轻松过后又是浓浓的负罪感和恐惧。

    不敢抬头看墨非城的双眼,生怕自己顶不住压力,会将事实全盘豁出。

    “如果被墨非城知道是你故意在苏小绵手术中做了手脚,致使苏小绵失去了生育能力,你认为墨非城会饶了你吗?”

    那人的话再一次浮现在陈云的脑海中,墨非城如此在乎苏小绵,做了手脚万一知道是因为自己在苏小绵的手术中,那墨非城会放过自己吗?

    陈云不敢再继续往下想,心头沉了沉,告诉自己,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那就只能一错到底。不过,陈云也在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如那人所说割掉病人的子宫,否则后果真的很难设想。

    因为这两边都是自己得罪不起人物,想到这里陈云不禁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陈云,我告诉你,如果有一天被我发现你……”司南一听,立马冲了上来,恶狠狠的对陈云说。

    “司南!送陈医生回医院!”墨非城低吼了一句,胸中的怒火好似那翻滚的火海一般的恼怒。

    司南怔了怔,咬了咬牙,对陈云冷冷的说:“请!”

    陈云似是得到了特赦令一般,快速的逃离,一边走一边说:“不用,我自己打车就好!”

    “不送!”司南瞪着陈云狠狠说了一句。

    陈云逃一般的离开了墨非城的办公司,仓皇的模样,让司南心中生出了重重的疑惑。

    转而对墨非城说:“我看这个陈云一定是在说谎……”

    “够了!”墨非城狠狠的打断了司南的话。

    司南怔了怔,知道墨非城心情不好,只得不甘的退出了办公室。

    墨非城深邃的双眸,似是那北极圈一般阴冷,原本就清冷的面孔此刻显的更加的苦寒,似是马上就要淬出冰一般。

    自己何尝不想陈云是在说谎,但是,如若不是苏小绵找的陈云开的打胎药,陈云怎么会知道苏小绵肚子怀的是自己的孩子?

    唯一的可能就是,陈云没有说谎,苏小绵确实主动找到陈云开了堕胎药。

    恨!

    深入骨髓的恨,似是那吸血的魔鬼,时时刻刻的在折磨着墨非城的心。

    煎熬!

    焦灼!

    原来,苏小绵一直都在为了怀上自己的孩子而恶心。

    多么讽刺,多么可笑。

    自己还如珍惜自己生命一般在珍惜着苏小绵肚子里的孩子。

    原来,自己在苏小绵面前一直都是那个微不足道的小丑,扮演着卑微的乞丐。

    原来生活真的有自己墨非城永远都得不到的东西。

    爱情,女人,孩子,回忆,时光!

    原来自己一直都是命运的玩物,一直在自以为是的扮演着天之骄子,其实狗屁不是!

    狗屁不是!

    墨非城心底原本柔软的部分,现在再次冰冻成了坚硬的岩石。

    墨非城冷笑一声,抬眸望着湛蓝的天空,每一朵云似乎都变成了苏小绵那嘲弄的脸庞。

    索性,墨非城便将所有的窗帘都拉上,这样就看不到她了吧!

    娱乐公司,副导演组选角正式开始,只是副导演到现在都没有出现,所有的人都在等着。

    这次剧组带来的宫斗戏《钗头》,前期的噱头已经做的很足,从角色的选择和编剧都深受广大网友的关注。

    伊曼挑眉望着对面的副导演范达成,精致的眸中带着那浓浓的威胁。

    “曼达小姐,真不是我不给你这个面子,这次的女一号是我们总导演选定的,现在我真的做不了主!”范达成一脸为难的望着伊曼说。

    “那好,既然是这样,那我也不为难你,你就请你转告你的总导演丁一,就说我曼达想要加盟《钗头》这部戏,让他酌情考虑!还有,听说你一直以来都有一个愿望,想要自己独立拍一部戏?”伊曼嘴角噙着笑,幽幽的说。

    范达成眸光一闪,一脸兴奋的说:“是啊,是啊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独立拍一部戏!”

    “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但是,你也要记得我们刚才的约定,苏小绵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伊曼眉梢带着一抹狡黠的笑,对范达成说。

    “明白!”范达成高兴的说。

    就凭曼达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还有自己的从中说好话,相信总导演一定会同意曼达来出演女一号。这样一来,自己也能到了曼达的支持,想想就觉得前途一片光明!

    忙忙碌碌的一天过去了,苏小绵一无所获,连一个龙套都的没有得到。

    思思走过来安慰道,“小绵姐,你不要气馁,最近有很多剧组来挑演员,你的演技这么好,一定会有合适的角色给你的!”

    苏小绵勉强对思思挤出来了一点笑,说:“谢谢你思思!”

    落日的余晖照在大地上,似乎是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墨非城在办公室中批阅了一天的文件,只有让自己疯狂的忙起来,才能不去想那些伤心的事儿。

    “咚咚咚!”

    司南敲门走进来,为难的看着墨非城,几次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有什么话直说!”墨非城低头说,似是看透了司南的心思一般。

    “先生,苏小姐今天已经去上班了!”司南鼓足勇气一口气说完。

    墨非城手中的动作骤然停止,缓缓的抬起头,盯着司南,许久之后才开口说:“以后,那个名字不许再出现在我耳边!”

    “可……”司南的话还未说出口,就看到墨非城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便只好闭上了嘴。

    才出院了两天就拼了命的要去工作,这个苏小绵一定是疯了。

    墨非城心中生出了浓浓的不悦,可是想到这里,墨非城却自嘲的笑了一声,现在苏小绵还跟自己有关系吗?

    “你还有什么事儿吗?”墨非城望着迟迟不动的司南问道。

    “伊曼小姐打过来电话说,晚上要和你一起吃饭!”司南面无表情的说。

    墨非城沉了沉眉,说:“伊曼,在哪儿?”

    “她说她现在公司!”司南不乐意的说,一想到那天伊曼一回来就给自己下马威,司南心中就觉的伊曼这个人不简单。

    公司?

    苏小绵不是也在公司吗?

    墨非城眸光一冽,起身走出办公室,冷冷的说:“下班!”

    苏小绵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刚走到了电梯口,却看到伊曼正在电梯口打电话,余光看到苏小绵走了过来,便故意大声说:“墨非城,你不要来公司接我了,我开车去就好了!”

    墨非城!

    听到这个名字,苏小绵的心中猛地一颤,微微作痛起来。

    “叮!”

    电梯门突然被打开,一个人赫然出现在两个人面前。

    眸光相碰,手指微微一颤,苏小绵整个人瞬间僵住。

    是墨非城!

    伊曼脸上立马浮上一层不自然,刚才自己假装给墨非城打电话,他不会听到了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