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59章:不对,不是苏小绵!

    轰隆!

    地动山摇,无情的在墨非城心底颤动。

    墨非城好似瞬间被雷电击中,大脑几乎是短路状态,发蒙,发胀,嗡嗡作响。

    伊曼轻笑一声,眉梢挂上一抹凉薄,泪水一滴滴的滑落,继续开口,“我没想到,就那么一次,我竟然怀上了你墨非城的孩子。当时我十七岁,我既兴奋又害怕。我不敢出门,不敢告诉我妈,我怕她打死我!”

    墨非城的心中天塌地陷一般痛,席卷而来。

    愧疚感,负罪感,一拥而上,几乎要将墨非城的心涨破。

    墨非城失神的端起桌上的红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再倒上。

    一杯,两杯,三杯……

    直到墨非城感觉整个脑袋都是被麻痹到没有知觉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找我!”墨非城拍了拍木木的脑袋,痛心疾首的问道。

    “你也才十八岁,你马上就要高考了,你前途一片光明。而我,只是一个失足怀孕的坏女孩儿,我不能耽误你的前程,我不能……”

    泪花,在烛光中闪闪发光。

    伊曼眉眼中带着笑,笑中带着泪,就那么可怜楚楚的望着墨非城。

    伊曼那摄魂的眸光,似是那穿破墨非城灵魂的射线,生生的将墨非城的心射穿。

    “墨非城,你就是混蛋,你不是男人!”墨非城一边狠狠的骂着自己,一边迅速起身,来到伊曼面前忍不住狠狠的将伊曼搂在怀里。

    伊曼轻轻的闭上了眸,嘴角不觉知竟然挂上了一抹狡黠的笑意。

    停顿了几秒,伊曼忽而挣开墨非城的怀抱,失魂一般的说:“我没用,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我……”

    墨非城一把将伊曼拉回到怀里,“不重要,那些都不重要!”

    “可是,对我来说很重要,比我的命都重要,我小心翼翼的保护着我们的孩子,不让任何人伤及到他。后来,我母亲发现了我的异样,非要我打掉,我誓死不从,我当时就告诉母亲,如果你让我打掉孩子,我就去死!最后,母亲妥协了,只是后来……”

    伊曼说到这里,抬手擦了擦眼泪,哽了哽,继续说:“你都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幸福,每当我感觉到那个小家伙在我肚子里生长,有时候还会踢我,那种幸福感让我久久不能释怀。我特别想给你分享我的喜悦,真的,真的特别想,只是我不能,因为你马上就要高考了!我不能耽误你!”

    听到伊曼的话,墨非城心中好似针扎一般疼。

    伊曼为了保住自己的孩子,不惜对母亲以死相逼,可是苏小绵却去医院打掉了自己的孩子,多么讽刺。

    墨非城心中好似有一个重锤狠狠的击打着心脏,生生作痛。

    伊曼心头掠过一丝得意,眉眼之间生出了若有似无的狡黠。

    墨非城心中越痛,那么恨苏小绵的心就会越痛,那么苏小绵翻身的机会就会越小。

    许久之后,墨非城才从痛苦中回过神来,说:“孩子现在在哪儿?”

    “孩子……孩子,出生的时候就夭折了!当我看到孩子冰冷的尸体的时候,我的心都要死了,我多想跟孩子去,可是……”

    夭折了?!

    伊曼的孩子也……

    不知为何,墨非城听到伊曼孩子夭折的时候,远远没有听到苏小绵肚子里孩子夭折的时候那般痛苦。

    只是,这轻微的差别,让墨非城心底对伊曼的愧疚感更增加了几分。

    深深的负罪感,让墨非城对于伊曼的感觉,又改变了一些。

    有时候得到一个好男人,不一定靠感动和爱情,让这个男人产生负罪感,负罪感越重,这个男人越离不开你。

    伊曼非常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即便现在伊曼得不到墨非城的心,也要得到他的人。

    怀里不断抽泣的伊曼,让墨非城心生怜惜,自己当时的一念之差,却害的伊曼如此的下场。

    墨非城特别想狠狠的甩自己几个大嘴巴子,让自己清醒一下。

    伊曼理了理情绪,将面部表情调整最佳状态,然后从墨非城怀抱中挣开,定定的说:“因为我失去过孩子,所以我特别能理解小绵现在的处境,她一定痛苦极了,所以今天我叫你来就是想要劝劝你,不要……”

    听到伊曼口中说出苏小绵三个字,墨非城心头的怒火瞬间爆发,冰冷的脸上渐渐浮上那一层层北极圈一般的严寒。

    墨非城眸底的愤怒被伊曼尽收眼底,看到墨非城如此的愤怒,伊曼的心中划过一丝浓浓的得意。

    “永远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来苏小绵三个字!”墨非城几乎是吼着说出了这句话。

    伊曼心中暗爽,可是却依旧装作受到惊吓的模样,身体猛地一颤,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精致的双眸中透着怯怯的光。

    此时的墨非城酒劲慢慢的上来,眼前开始出现了重影,最后醉倒在沙发上。

    “墨非城,墨非城……”伊曼走到墨非城面前,紧张的唤了两声,可是墨非城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

    看到墨非城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伊曼脸上的惊恐和无措瞬间褪去,转而是一副阴狠凉薄的模样。

    眉眼轻佻,眸中淬着毒,脸上的刻薄之相尽数显现。

    没错,自己就是要给墨非城下猛药,这样他才能恨苏小绵入骨,只要他恨苏小绵了,自己就有机会了。

    伊曼起身将墨非城搀扶起来,慢慢的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将墨非城放在自己的床上,伊曼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低头望着墨非城那俊朗的五官,修长的身材,即便是喝醉了依旧抵挡不住他的勾人的魅力,伊曼的眉眼之间尽是贪恋的暧昧。

    伊曼轻轻的付下身子,躺在墨非城的胸膛上,感受着墨非城特有的气息,不禁心生欢喜。

    墨非城身体猛地一颤,朦朦胧胧之间,感觉自己身体似乎有一股柔美的温婉。

    那感觉很陌生,很陌生。

    “墨非城……你爱我吗……”

    那个慵懒的声线再次传进墨非城混沌的大脑中。

    声线,陌生的声线!

    不是苏小绵的!

    身体因那个声线生出的冲动,迅速冷却。

    墨非城一把推开身上的人,嘴里嘟囔着:“不对,不对,不是苏小绵,不是苏小绵……”

    嚓!

    该死的!

    伊曼暗骂了一声,本来今天想要趁机取到墨非城的……。

    不甘心的伊曼再次进攻,这次还未贴近墨非城的身体,就被无情的推开。

    该死的,墨非城的身体果真只认苏小绵!

    美国专家那边只答应在帝都待上半个月,而现在时间已经过了三天,伊曼不禁开始有些慌乱。

    正在伊曼着急之际,眸光再一次落在了熟睡的墨非城身上,伊曼眼眸微转,一计上心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