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69章:你只能给他继父的父爱!

    “我不感兴趣!”苏小绵一把推开伊曼,径直向前走。

    “一个连孩子都不会生的人,有什么资格跟我横!”伊曼对着苏小绵的背影叫了一声。

    苏小绵驻足,旧伤疤瞬间被撕裂,痛不欲生。

    苏小绵深呼吸一口气,敛了敛内心的情绪,缓缓的转过头来,犀利的眸光直逼伊曼的双眼,“总比某些人,连怀孕的资格都没有要强!”

    伊曼快步上前两步,尖利的眸光直直的盯着苏小绵,忽而脸猛地贴在苏小绵的耳后,嚣张的说:“苏小绵,你还不知道吧,你已经不会怀孕了,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给墨非城生孩子的!”

    苏小绵猛地一怔,身体在原地打了个寒战,眸中划过一丝惊慌失措。

    “不信你可以去医院检查,亦或者是问问你最爱的墨非城,看看他怎么说!”伊曼嘴角勾着那得意的狡黠。

    “小绵姐,原来你在这儿啊,我到处找你,总导演说要你过去,有记者要采访你!”思思走过来说。

    苏小绵这才回过神来,机械的抬头看了看思思。

    伊曼立马换上一副知书达理的模样,笑着说:“小绵,如果你想通了,我随时恭候你,我相信你一定会对我说的事情感兴趣的!要知道,我们都是为了他好!”

    强忍着内心剧痛,苏小绵终于应付完了那些记者。

    感觉浑身似是散了架子一般,伊曼的话语却再一次浮现在苏小绵的耳廓。

    原来,墨非城说自己故意打掉孩子都只是借口,最终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失去了生育能力。

    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亏自己还自责的要死要活。

    苏小绵抬眸望了一眼不远处欢乐的庆功宴,一个个满面红光,只是那种欢乐似乎与自己无关。

    苏小绵起身走出了宴会厅,刚走出宴会厅,手臂却忽然被人死死的钳住,一股强大的力量牵扯着苏小绵快步向前走,苏小绵整人似是即将被颠散了架子一般。

    开门,关门!

    不等苏小绵反应过来,温热火烈的唇便狠狠的贴上了苏小绵的唇瓣。

    微微的酒味,夹杂着那股子熟悉的气息。

    心中忽而就生出了浓浓的怒火,苏小绵拼尽全身力气一把将墨非城推开。

    墨非城怔了怔,再次一把将苏小绵拉进怀来,继而狠狠的摔在床上。

    “苏小绵,难道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贵人的吗?”墨非城冰冷的声音瞬间灌进苏小绵的耳廓。

    苏小绵眸中生出一抹冰冷,咬了咬唇,说:“作为帝都最有权位的男人,你难道就找不来别的女人了吗?”

    墨非城眸中划过一丝诧异,周身的森寒在慢慢的扩散。

    苏小绵轻笑一声,嘴角勾上一丝凉薄,“还是你只是想上一个你永远不用承担责任的女人!”

    “你什么意思!”

    “你很明白,即便你再怎么折腾,我都不会再怀上你的孩子,这样玩起来比较尽兴,对吗?”苏小绵咬牙说,心中却是那无尽的荒凉与绝望。

    墨非城身体僵了一下,垂了垂眉,忽而从苏小绵身上抽离。

    苏小绵眸光一黯,心中开始丝丝的发寒,淡淡的说:“看来被我说中了!”

    沉默,死寂一般的沉默。

    苏小绵的心变的冰冷刺骨,原来伊曼说的是真的。

    起身,整理衣服,准备推门离开。

    忽而,感到一个热切的胸膛紧紧的贴在自己的后背上。

    苏小绵的心猛地颤抖起来,一种难以名状的复杂感瞬间袭击而来。

    只感觉背后呼出来的气息开始变得有些灼烧,苏小绵重重的闭上眸,贪恋着这一秒的心悸。

    “只要你说出来,说你不是故意打掉我们的孩子的,我就会原谅你!”墨非城绝望的声音带着那浓浓的希冀。

    苏小绵心头一紧,感慨造化弄人。

    如若在伊曼告诉自己真相之前,自己听到这句话,那自己一定会欢喜雀跃,甚至毫不犹豫的讲出来真相。

    只是,此刻,自己只能呵呵了!

    苏小绵沉了沉眉,狠狠的逃离墨非城的炽热的胸膛,顿了顿,敛了敛内心的汹涌澎湃,转身对墨非城说:“你错了,我就是故意的,故意打掉的!”

    墨非城身体在原地晃了晃,双眸中蒙着浓浓的醉意,“我不信,苏小绵,明明你……”

    “明明什么?明明我就是冷慕言儿子的妈妈,你知道那天我消失了一天在哪儿吗?我带着小洛去找冷慕言了,我们度过了一个完美的三人世界。所以,我选择了冷慕言,选择了小洛,小洛需要一个父亲,需要父爱!”

    “我可以给小洛父爱……”

    苏小绵冷笑一声,冰冷的眸光沉了沉,直视墨非城,“你只能给他继父的父爱,而小洛需要亲生父亲的父爱!”

    不等墨非城说话,苏小绵推开门便离开。

    甚至,苏小绵不给自己一点喘息的时间,害怕一旦自己再看到墨非城双眸,就会动摇,就会忍不住。

    墨家是名门望族,需要正统的继承人,而自己只是一个失去生育能力的女人,自己不配。

    一滴泪水,潸然而下。

    苏小绵知道,自己不能自私。

    苏小绵逃一般的离开了伯爵酒店,心思沉重。

    躲藏在一旁的伊曼看到匆匆逃离的苏小绵,嘴角浮上一层阴险,看来苏小绵已经在墨非城那里确认了自己不能怀孕的事实。

    相信,不久以后,苏小绵就会来找自己。

    墨非城望着被冷冷的关上的门,心如刀绞。

    自己高高在上的尊严,再一次被苏小绵无情的践踏。

    耻辱,绝望,伤心,一起涌上墨非城的心头,墨非城拳头狠狠的攥着,眸中泛着可怕的猩红。

    苏小绵,你死定了!

    回到家里,苏小绵整个人失神落魄一般瘫坐在沙发上。

    心中乱糟糟的,久久理不出来一丝的头绪。

    苏小绵当然知道伊曼口中的他是谁,是墨非城。

    苏小绵咬了咬唇,拿出手机找到了伊曼的号码,望着手机上的号码,苏小绵犹豫了。

    对于自己不能怀孕这件事,自己是不是有些太相信伊曼了?

    伊曼这个人阴损狡诈,恨不得自己去死。

    对于她的话,自己根本就不能相信。

    想到这里,苏小绵狠狠的将电话扔到一边,眸中划过一丝倔强,明天自己亲自去医院,看过医生之后就知道伊曼是不是在欺骗自己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