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75章:感动和喜欢不是一码事!

    墨非城望着笑靥如花的伊曼,看起来如此无公害的伊曼,为何会成为残害苏小绵的刽子手?

    处理好了一切,墨非城心灰意冷的走出了别墅,回到了公司。

    晚上,伊曼如约搬着行李来到了墨非城的别墅。

    上来便问道文朵,“墨非城呢?还没有回来吗?”

    “先生刚才打过来电话说,可能会晚点回来,所以伊曼小姐晚饭不用等他了!”

    伊曼看着对自己态度冷冰冰的文朵,完全没有看到苏小绵那时的亲热,不禁心生不悦,心中暗自骂道,早晚要把你赶出去。

    八点,九点,十点……

    墨非城还是没有回来的痕迹,伊曼不禁有些着急,便把电话拨给墨非城。

    电话刚刚接通,墨非城冰冷的声音便传了进来,“不必等我,我晚上不会回去了,还有,以后没事不要打过来!”

    还不等伊曼说话,墨非城便冷冷的挂掉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伊曼心生不悦,一定是苏小绵在缠着墨非城,该死的。

    伊曼只得无奈的向卧室走去,伸手开门,却发现卧室的门被锁着。

    “文朵!”伊曼生气的叫了一声。

    文朵快步走上来,说:“伊曼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卧室的门怎么锁了?”

    “是先生自己锁的,我不太清楚!”

    “备用钥匙呢?”

    “上次就被先生收走了!”

    “那我睡在哪儿?”

    “那就只好委屈伊曼小姐,您先睡客房了!”

    说完,文朵打开了客房的门。

    “这么小的地方,让我怎么睡?”伊曼不悦的瞟了一眼客房,不禁心生恼怒,窝火的说。

    文朵闭口不说话,只是站在客房门口,事不关己看风景一般的望着伊曼。

    伊曼要的咬牙切齿,却也没办法,只得无奈的走进了客房,然后狠狠的摔上门。

    文朵径直下楼,想到了刚才先生特意打电话过来叮嘱自己,卧室是需要等待它真正的女主人的,嘴角忍不住挂上一抹嘲弄的凉意。

    就这样,伊曼住进了墨非城别墅,只是,一连着一周都没有见到墨非城的人影儿。

    而文朵,每日只会干自己的家务活,从来不会主动同伊曼说一句话。

    伊曼窝火极了,墨非城,你想要用这种冷暴力的方式让自己知难而退,没门儿!

    苏小绵在从墨非城家里出来的第二天,便被剧组通知回了横店。

    忙忙碌碌的拍戏,苏小绵无暇顾及别的。

    如若想要报仇,势必要先强大自己,否则,一切都将是空谈,苏小绵很明白这个道理。

    等到自己腾出手来,再来收拾伊曼。

    只是每天,那种彻骨的恨总是时刻折磨着苏小绵的心。

    苏小绵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的加快自己拍戏的进程,争取早一日结束拍摄。

    拍完一天的戏,苏小绵累的腰酸背痛,回到酒店。

    刚刚打开酒店的门走进去,却被一个人狠狠的抱住。

    “苏小绵,你想你!”

    那个熟悉的声音瞬间出现在苏小绵的耳廓,苏小绵的心猛地一颤,缓缓的挣开墨非城的怀抱。

    “那天晚上我喝醉了……”、

    “那又怎样?”苏小绵冷笑一声,“伊曼是真的怀上了你的孩子!”

    “苏小绵,你知道我真的只爱你!”墨非城深情的拉过苏小绵,双眸中的炽热和温柔让苏小绵的心剧烈的颤抖起来。

    “爱?多么可笑!我肚子里孩子没有了,没有了!”苏小绵躲开墨非城炽热的双眸,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荒凉和疏离。

    顿了顿,苏小绵敛了敛失控的情绪,抬眸,清澈的眸子中挂满了绝望和冰冷,“你回去吧,不要逼着我成为和伊曼一样的人!”说完,苏小绵径直走到门口冷冷的打开房门,作送客状。

    墨非城眉头沉了沉,心如刀割,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沉沉的说:“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苏小绵沉下眉,没有说话。

    墨非城快步走出酒店,飞速的离开。

    苏小绵关上门,身体中的那股劲儿瞬间抽离,身体似是被抽离灵魂一般,狠狠的瘫软在地上。

    泪水,冰冷的泪水缓缓滑落。

    爱?

    自己何尝不爱?

    伊曼,你带给自己的绝望和痛苦,迟早有一天自己会全部送还回去。

    帝都,墨非城别墅。

    伊曼喝下了文朵给自己准备的莲子羹,便准备上楼休息。

    忽而,门外闪过一道光柱。

    伊曼心中一喜,是墨非城回来。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墨非城便推门走了进来。

    伊曼立马笑着迎了上去,“墨非城,你回来了……”

    墨非城冷冷的眸光略过伊曼,落在正在收拾碗筷的文朵身上,“文朵,你回房间!”

    文朵愣了愣,放下手中的碗筷,快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伊曼心头附上一抹疑惑,开口,“墨……”

    “到底为什么?”墨非城的眸光忽而变的森冷而犀利,直逼伊曼。

    “什……什么?”伊曼愣了愣,哽了哽说。

    “为什么要陷害苏小绵肚子里的孩子!”墨非城阴冷逼仄的眸光直逼伊曼,眸子中恨不得射出来尖利的利剑,将伊曼的心扒开,看看伊曼的心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我……我没有!我累了,我要上去休息!”伊曼转过头去,回避着墨非城的眸光。

    墨非城一把拉过伊曼,将伊曼狠狠的摔在沙发上,低吼道,“为什么!”语气中带着那绝望的歇斯底里,眸底翻滚着浓浓的猩红。

    “墨非城,你疯了,你弄疼我了,我肚子里现在怀着你孩子!”伊曼捂着肚子尖叫。

    “孩子?你将魔爪伸向苏小绵肚子里的孩子的时候,你怎么不想到她肚子里怀着我的孩子!”墨非城周身散发出来那噬骨的森寒,恨不得将伊曼冰冻。

    伊曼望着暴怒如同野兽的墨非城,泪水忽而就流了下来,泪眼汪汪的望着墨非城,演苦情戏一般,委屈的说:“因为我爱你,从十三年前,从你出现在教室门口的那一瞬间,我就爱上了你,爱的无可救药,我甚至愿意牺牲我自己的生命来守护你!”

    一席话,说的恰到好处,让墨非城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击伊曼。

    满腹的火气,在碰到伊曼那双无辜而炽热的双眸的时候,瞬间被浇灭。

    怔了怔,墨非城冷冷的转过头去,不带一丝一毫感情,说:“我希望你好自为之,还有,我希望你搞清楚,感动和喜欢不是一码事!”

    忽而觉得这偌大的别墅里,空荡的要命,凄凉不带一丝的温暖,墨非城抬腿就要走。

    伊曼快步走上来,从身后抱着墨非城的身子,糯糯的说:“墨非城,我爱你,不要走,陪我一晚上,就一个晚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