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79章:早晚把你赶出墨家!

    文朵稍稍的顿了顿,不慌不忙的走进别墅,换衣服,换鞋,镇定自若,似是没有听到伊曼的质问一般。

    伊曼本来心情就不好,见到文朵对自己如此冷漠,便失控一般的说:“文朵,你没听到我问你的话吗?”

    换了衣服,换了鞋子,等一切收拾完毕,文朵才缓缓的抬眸,冷漠而疏离的望着伊曼,冷冷的说:“我是墨老爷子的家庭医生,我不是你买来的奴隶,所以我有我自己的行动自由!”

    “你……”伊曼恨的咬牙切齿,气的瞬身直打哆嗦。

    “伊曼小姐如果你没有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回房间休息了!”文朵毫不理会伊曼的气急败坏,信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伊曼愤怒的沉坐在沙发上,文朵这是在警告自己,说她自己是墨正尊的人吗?

    该死的!早晚把你赶出墨家!

    伊曼内心久久不能平静,甚至有些喘不上气来,不知道自己心理原因还是什么,感觉腹痛的有些厉害,甚至感觉身下有些出血的感觉。

    伊曼怔了怔,快步走进卫生间,却发现果真有一点出血。

    望着那触目惊心的血迹,伊曼心跳乱了起来,这才想起来,晚上的保胎药忘记吃了。

    伊曼慌慌忙忙的赶到房间,发现房间里并没有热水,便拿着药瓶子回到了楼下,快速的吃下了赫医生给自己开的药,这才安心的重新回到了房间躺下。

    清晨,文朵早早的来到卫生间打扫卫生。

    忽然,发现纸篓里有一些血迹。

    文朵立马警觉的关上卫生间的门,望着纸篓里的点点血迹,文朵的大脑迅速的旋转起来。

    别墅里只有自己和伊曼两个人,而且从来没有外人来过,而自己月事早已过去,唯一的可能就是伊曼!

    想到这里,文朵心生疑惑,沉了沉眉,收拾好纸篓的垃圾,走出卫生间扔到了街上的垃圾池里。

    走到客厅,却发现伊曼不小心落下的保胎灵,文朵前后看看,看到伊曼并没有下楼的痕迹,便蹑手蹑脚的取出来一颗放在了口袋中。

    文朵将早餐做好,放在保温桶中,然后便提着菜篮子匆匆的离开了别墅。

    苏小绵将小洛送进幼儿园,然后回到家,刚走到楼下,正碰到了行色匆匆的文朵。

    不等苏小绵说,文朵便急切的开口,“小绵,有情况!”

    苏小绵带着文朵回到家里,关上门,文朵说:“伊曼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有问题,今天我去打扫卫生间的时候,发现卫生间里有血迹,而且看血迹的颜色,应该就是昨天的。还有,那天我就感觉她吃的保胎灵有问题,今天恰好她把药落在了楼下,我便趁机拿出来了一颗。”

    说着文朵便拿出来了一颗药丸,看着手里药丸,苏小绵说:“我不认识药啊!”

    文朵皱了皱眉,然后拿起药丸在鼻尖闻了闻,说:“有一点我敢肯定,这药丸的成分里绝对有三七!”

    “三七?”苏小绵反问道。

    “是啊,三七的主要功效是止血!”文朵顿了顿说。

    “止血?伊曼阶段需要止血吗?怀孕初期,不是应该注意不要乱吃药吗?”苏小绵虽然不懂医,但是毕竟怀孕过,最起码的怀孕常识还是有的。

    “是的,所以我结合伊曼的出血现象来看,伊曼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有问题,她肯定在欺骗先生!”文朵肯定的说。

    苏小绵沉了沉眉,眉头微蹙,眼眸微转,说:“文朵,你经常看到伊曼在吃药吗?”

    “是的,她吃药从来不避讳我!”文朵说。

    苏小绵摇了摇头,说:“或许,事情并不是我们猜测的那样,你想,伊曼如此谨慎小心的女人,如果需要隐藏肚子里孩子的问题,她会那么不小心的当着你的面吃药吗?”

    文朵微微的顿了顿,说:“那她会不会以为我不在意,所以没有避讳我?”

    苏小绵摇了摇头,沉思了一下,说:“我感觉不会,伊曼对你根本就心存芥蒂,所以她不可能不防着你。你想会不会有这种可能,伊曼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肚子里孩子有问题?”

    “自己的孩子,会不知道?”文朵疑惑的问道。

    “当然,我也只是猜测!”苏小绵笑了笑说。

    文朵一脸认真的说,“我相信我观察和判断,毕竟我是学医出身,伊曼肚子里的孩子绝对有问题,最起码不如伊曼讲的那样,安然无恙!”

    苏小绵沉了沉心,说:“我们还是有必要验证一下我们的猜测。”

    文朵想了想,说:“算日子,伊曼已经快到三个月了,先生当初承认的是如果伊曼过了三个月,肚子里孩子情况稳定的话,就会和伊曼举办婚礼,估计老夫人那边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婚礼了,所以,我们必须在此之前拆穿伊曼的阴谋!”

    苏小绵顿了顿,轻笑一声说:“不必,你以为依照你们家夫人的性格,即便是临近婚礼,伊曼假怀孕的事情败露,她会同意伊曼嫁进墨家吗?”

    听到苏小绵这样说,文朵一想,确实如此,依照夫人的性格,别说是还没有嫁到墨家,即使是嫁到了墨家,不能给墨家生下孙子,也依旧会把她赶出门的!

    “嗯,你现在回去,一定要和伊曼把关系搞好,尽量取得她的信任,如果能跟她一起去产检了最好。”苏小绵想了想说。

    文朵稍稍的吃了一惊,说:“小绵,我发现你变了,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苏小绵苦笑一声,说:“吃一堑长一智,只是没有当初那么傻傻的任由别人摆布设计了,当初伊曼设计伤害我腹中的孩子,还妄图要切除我的子宫的时候,她可是一点也没有手软!”

    文朵望着面前的苏小绵,心中升起了浓浓的心疼,如此善良的姑娘,本不该经受如此的磨难的。

    心中难受的不行,文朵走上来抱住苏小绵,说:“一切都过去了,你一定会得到幸福的!”

    苏小绵低眉笑了笑,心中涌上了一股暖流。

    文朵回到家里,伊曼正气势汹汹站在门口等着文朵。

    文朵怔了怔,立马笑着走上来,温和的说:“伊曼小姐,您今天感觉怎么样?”

    伊曼一怔,今天这个文朵的态度为什么会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本来今天自己是准备找茬儿,然后把她赶回墨家老宅的。

    “昨天听人说城东海鲜市场的海鲜特别的新鲜,所以今天一大早看你没起来,我就专门跑了一趟城东,特意买了些海鲜。你在客厅稍等一下,我马上去给你做!”文朵见伊曼不说话,便举起了手中的菜篮子笑盈盈的说。

    望着忙碌的文朵,伊曼心中犯了嘀咕,纵然文朵态度发生了改变,但是终究对于文朵这个人还是有怀疑的,还是有必要把她弄走。

    想到这里,伊曼眉眼中便生出了那阴险狡诈的芒,看一会儿怎么让你自己乖乖的滚回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