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85章:中了苏小绵的激将法!

    文朵打开门,望着正欲按响门铃的高远,温和的笑着说:“你好,您是伊曼小姐的助理吧?”

    高远愣了愣 ,说:“是的,曼达小姐约好的医生,说要我今天一早带她去医院产检!”

    文朵假装吃了一惊,然后说:“伊曼小姐昨晚上睡的太晚了,刚刚才睡安稳,您看要不要跟医生说一声,预约的时间推迟一下?”

    高远低头看了看腕表,然后皱了皱眉,又抬头看了看毫无动静的别墅,说:“那好吧,那曼达小姐起床的时候请她给我回电话!”

    “知道了!”文朵谦和的应允。

    关上门,文朵看了看时间,曹老先生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上午十一点,曹老先生准时出现墨非城的别墅门口。

    文朵赶紧将曹老先生请回到屋子中,热情的上茶伺候。

    曹老先生名叫曹时珍,是帝都最有权威的中医泰斗,以前文朵就曾经师从于他。

    “师父,我们小姐很脆弱,经受不住任何的刺激,所以待会儿你如果把出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问题,一定不要告诉她,等下悄悄告诉我就好了!”

    曹老先生点了点头,说:“明白了!”

    窗外聒噪的鸟叫声将伊曼吵醒,伊曼不悦的捂了捂耳朵。

    该死的小鸟,大清早的叫什么叫!

    一醒来,便觉得肚子有些饿的心慌,抬手看了看腕表,已经是十一点了。

    便起床,洗漱完毕,准备下楼吃东西。

    睡了一夜,伊曼依旧感觉自己身体沉沉的,脑袋木呆呆的。

    抬腿迈着沉重的步伐向楼下走去。

    文朵一看,伊曼就要下来了,赶紧又给曹老先生叮嘱了一番,然后才快速的上前迎伊曼。

    “伊曼小姐,你醒了,饿了吧,我给你熬的粥,刚刚好!”文朵笑着对伊曼说。

    “嗯!”

    伊曼冷哼一声,没有继续说话。

    文朵心生不悦,可是面上依旧保持着微笑,然后对伊曼说:“这位是帝都的中医泰斗曹老先生,要知道曹老先生已经很久都不出诊了,这次还是老爷子亲自出马,才请来了曹老先生来帮你调理身体的。”

    伊曼一怔,挑眼看了看客厅中端坐着的老头儿,看起来有些年纪了,但是精神矍铄,仙骨道风的模样。

    中医这些老古董,现在谁还看中医?

    伊曼心中犹豫了一下,凉他一会儿吧,然后悠悠的来到餐厅端起了粥,小口的抿了起来。

    曹老先生和文朵对了个眼色,曹老先生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这姑娘精神确实有问题。

    苏小绵徘徊在别墅门外,就等着文朵的提醒。

    文朵看着不紧不慢喝粥的伊曼,心说,看来这个伊曼对于自己请来的曹老先生并不买账。

    于是偷偷的拿出手机,拨给了苏小绵。

    电话响了三声,文朵便挂掉。

    苏小绵望着手机上文朵的来电,嘴角忍不住勾了勾,然后快步走到别墅门口,按下了门铃。

    “叮咚!”

    “来了!”

    文朵快步去开门。

    只见苏小绵如约出现在别墅的门口,二人相互使了个眼色。

    “哟,小绵,你今天怎么有空来了?”文朵故意大声说。

    正在喝粥的伊曼猛地一怔,手中的动作骤然停滞了一拍,转头向门口望去。

    只见苏小绵果真出现在了门口,伊曼眉眼之间瞬间生出了不悦,大声的质问道,“文朵,别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家里带,万一家里丢了东西,找谁说去?”

    苏小绵装作唯唯诺诺的模样,说:“文朵,我有些东西落在卧室里了,我上去取了就走!”

    “可是,小绵,先生的卧室门锁着啊,我的备用钥匙被先生拿走了!”文朵假装一脸遗憾的说。

    苏小绵低了低头,差一点笑出来,小声对文朵说:“你的演技不错,下次拍戏带你去演个龙套!”

    “没个正形儿!”文朵望着调皮的苏小绵,忍俊不禁。

    苏小绵顿了顿,然后说:“没事的,我有卧室的钥匙!”说着,余光瞟了瞟不远处餐厅的问伊曼。

    听到苏小绵说她竟然有主卧的备用钥匙,伊曼蹭的一下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快步走到苏小绵的面,上下看着苏小绵,刻薄的说:“你怎么会有主卧的备用钥匙?”

    苏小绵眉梢一挑,眸中浮上一抹嘲弄,鄙夷的说:“别告诉我,你从住进墨非城家里到现在还没有进入过墨非城的卧室里!”

    “你……”伊曼猛地被苏小绵戳到了痛处,脸色瞬间变的难看极了。

    一旁的文朵看了看苏小绵,又看了看伊曼,脱口而出,“小绵,你下次见到先生,你劝劝他。伊曼小姐现在有孕在身,一直住在客房不好吧……”

    “文朵……”伊曼既羞又恼的瞪了文朵一眼。

    文朵识趣儿的闭上了嘴巴,然后假装做错事一般,悻悻的离开。

    苏小绵轻笑一声,眉眼之间浮上一抹嘲笑,“伊曼,到现在你连个主卧都没有混进去,想来,墨非城对你也真是‘用情至深’啊!当初,墨非城为了让我睡好觉,他宁愿自己去睡客房也不打搅我休息,哦,我明白了,伊曼,你该不会是根本就没有怀孕吧,所以墨非城才会……”

    一听苏小绵说到怀孕,伊曼心中不禁浮上一阵得意,苏小绵,这可是你自取其辱,不要怪我。

    “切!别自己没了孩子,就诅咒别人怀不上孩子!”伊曼阴阳怪气的说,眸中的得意和鄙夷简直要将苏小绵淹没。

    苏小绵心中暗笑一声,心说,飙演技的时间到了!

    苏小绵假装一怔,脸上浮上一阵怒火,说:“切!我看你是在这儿自说自话,也就是骗骗你自己罢了!”

    伊曼得意的笑了笑,对身后的文朵大喊了一句,“文朵,你过来!”

    文朵听到伊曼的叫声,立马小跑过来,说:“怎么了?伊曼小姐,有什么吩咐?”

    伊曼嘴角勾了勾,说:“你刚才说那老头儿是什么中医来着?”

    “哦,你说的是曹老先生啊,他是我们帝都的中医泰斗!”文朵赶紧说。

    “那就请他给我把把脉,把我怀孕的消息告诉苏小绵,也好让她死了这条心!”伊曼说着不屑的瞟了一眼苏小绵。

    “那好啊,只要你有这勇气,我拭目以待!别到时候是自己自取其辱!”苏小绵轻笑一声说,故意漏出不信任的眼光,目的就是刺激伊曼,让自己去找曹老先生把脉!

    果真,愚蠢又急于表现的伊曼果然中了苏小绵的激将法!

    苏小绵跟随着伊曼来到了客厅中,伊曼坐在曹老先生对面,说:“帮我把脉,然后告诉这个自以为是的苏小绵,我是不是怀孕了!”一边说,一边用轻蔑的眸光瞟了瞟苏小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