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86章:让她再得意两天!

    曹老先生手缓缓的搭在伊曼的手腕上,闭着眼睛,忽而皱了皱眉,然后说:“另外一只手!”

    伊曼机械的配合着将另外一只手腕递到了曹老先生的面前,眸中的闪耀着那种得意的光芒。

    片刻之后,曹老先生收了手,点了点头,微笑着对伊曼说:“嗯,不错,依照老夫多年的行医经验来看,你的胎像平稳,一切都很好,不必多虑,多休息即可!”

    伊曼立马得意的回望了一眼苏小绵,嘴角勾着那种得意的笑,“苏小绵,你耳朵不聋吧!”

    苏小绵狠狠的抿了抿唇,然后气呼呼的转身就走,表现出来一副很生气的模样。

    “慢走不送,以后你最好离我们家墨非城远点,不要再做可耻的小三,遭人唾弃了!”伊曼得意忘形的模样,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

    苏小绵走出别墅,心中浮上一抹嘲弄,伊曼,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被人设计了还在那里自以为是的洋洋自得。

    “文朵,时间不早了,送我回去!”曹老先生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文朵,然后,慢慢的起身。

    “好的,曹先生!”文朵连忙起身,来到曹老先生身边搀扶着他走出了别墅。

    伊曼心中的得意和欣喜难以压制,舒心的躺窝在沙发上,得意的哼起了小曲儿,苏小绵,你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走出别墅,曹老先生的脸上立马浮上一抹沉重,低声对文朵说:“文朵,她根本就没有身孕,但是从她的脉象来看身体空虚,还有淤血不通,应该是刚刚流产,身体内的淤血缔结不通,如果不赶紧将体内的淤血排出来,只怕后果很严重。”

    文朵心中一喜,自己猜测的果真没错,可怜的伊曼,自己都已经流产了都还不知道。

    送走了曹老先生,文朵连忙回到房间,将电话拨给了苏小绵,“小绵,真的被我们猜中了,伊曼早已经流产了,只是她自己都还不知道而已!”

    苏小绵冷笑一声,说:“看来,伊曼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已经流产,很好!”

    文朵低声说:“那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苏小绵眉头蹙了蹙,说:“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一定不能让伊曼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流产了,你随时关注她的一举一动,有任何的情况立马对我说!”

    挂掉电话,苏小绵无奈的摇了摇头,伊曼啊,你也有这一天啊,真是报应!

    伊曼舒心的窝在沙发上,忽然觉得小腹又传来了一阵隐痛,这才想起来今天要高远约了玛丽苏医院的妇科专家,可是这个高远到现在都没有来,伊曼心中不禁有些不悦,拿出手机拨给了高远。

    敛了敛内心激动,文朵从房间中走出来,正听到伊曼在给高远通电话。

    “高远,都中午了,你怎么还没有来,我限你半个小时之内出现在我的面前!”

    文朵眼眸微转,信步走上来,说:“高远上午的时候来了一趟,但是当时你在睡觉,我就没有忍心叫醒你……”

    伊曼抬眉瞟了一眼文朵,没有理睬文朵,然后便起身上了楼。

    眉头皱了皱,文朵赶紧快步走进厨房,拿出了手机拨给了苏小绵,“苏小绵,待一会儿伊曼可能要去医院产检!”

    “知道她要去哪家医院吗?”

    “还是玛丽苏医院!”文朵肯定的说。

    “知道了!”苏小绵挂掉电话,眸光变的犀利而锐利。

    伊曼,终于轮到你了,那自己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能买通医生在自己手术中做手脚,那自己也能买通医生,让她隐瞒你的检查结果。

    下午,伊曼回到别墅,显然心情很好。

    破天荒的竟然对文朵客客气气的问候了一声。

    文朵望着不知所以然的伊曼,轻蔑的摇了摇头。

    如果依照曹老先生的诊断结果,不出三日之内,伊曼定会因血流阻隔不通而发烧,只怕到时候伊曼……

    文朵冷笑一声,想到了苏小绵肚子里被伊曼残害的孩子,心中便浮上一层凉薄。

    “叮铃铃!”

    伊曼刚回到房间,何淑娴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喂,阿姨,我刚从医院回来,正想给你打电话报平安呢!”伊曼讨巧一般的说。

    何淑娴听出了伊曼话语的意思,现在孩子已经快三个月了,何淑娴便说:“我正要给你说说婚礼的事情,日子初步定在了六月六号,也就是下周六,我们看过黄历了,是千载难逢的好日子!”

    伊曼心头一喜,立马懂事的说:“一切都听阿姨的!”

    何淑娴思考了一下,说:“伊曼,你母亲现在在哪呢?”

    伊曼一怔,说:“我妈现在美国呢……”

    “哦,是这样,美国距离我们帝都也挺远的,***来来回回的挺不方便的,有些事情我们就不要麻烦她了!”

    嚓!

    何淑娴话里话外的意思,分明就是不想让自己母亲回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只因为自己母亲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也不是什么名流,所有何淑娴不愿意外人知道自己有一个没本事的母亲。

    对于何淑娴这种瞧不起人的行为,伊曼心中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纵然自己同母亲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但是她毕竟是自己的母亲。

    但是,为了能够顺利的嫁进墨家,何淑娴说出什么条件,自己也只得先答应,“阿姨啊,我正想给你说这件事呢,我母亲最近身体有些不适,不能来回颠簸,还正想要跟您道歉,有失礼的地方,还请您多多包涵呢!”

    挂掉电话,墨劲峰对何淑娴说:“这个伊曼果真是聪明的很,你就不怕以后嫁过来,跟你过不起?”

    何淑娴白了墨劲峰一眼,说:“切,你也太小看我了,你忘了当初我是怎么把小城从……”

    墨劲峰听到何淑娴说到那件事,赶紧用手捂住了何淑娴的嘴巴,紧张的说:“你小点声儿,万一这话传到了小城的耳朵里怎么办?”

    “那件事都过去那么久了,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已经被遣散了,有什么可担心的!”何淑娴不以为然的说。

    “还是小心点儿好,我们赶紧商量一下婚礼的事宜才是正事儿!”墨劲峰白了一眼何淑娴说。

    婚礼定在六月六号的事情,文朵很快便得到了消息。

    不敢耽搁,文朵在知道消息的第一时间便将手机拨给了苏小绵,“小绵,先生的婚礼定在了六月六号,也就是下周六,我们怎么办?”

    苏小绵怔了怔,眸中生出了一抹尖利的芒,说:“让她再得意两天,到时候跳的越高,摔的越死,上次曹老先生对伊曼身体怎么说?”

    “不出三天,就会发烧!”文朵说。

    三天,现在距离墨非城的婚礼还有九天,时间刚刚好,苏小绵嘴角勾了勾,说:“这一段时间,一定不要伊曼接触别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