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87章:流产的滋味儿好受吗?

    墨非城沉坐在办公室里,心思凌乱成了一团乱麻。

    刚刚得到的消息,下周六就是自己的婚礼,墨非城心如刀绞,一想到下半生自己将会同一个毫无感情的人生活,那种痛苦就开始折磨着自己。

    “小城!”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墨非城的耳廓中。

    何淑娴一步步走近墨非城,一脸不悦的说:“马上都要婚礼了,需要定制礼服,需要拍婚纱照,需要彩排……”

    就知道母亲来要说这件事,墨非城眉眼一沉,说:“公司最近很忙,你着看办就好了!”

    “咚咚咚!”

    司南敲门走进来,说:“先生,德国方面的人过来了……”

    墨非城皱了皱眉,本来这件事不需要自己亲自出马的,但是为了逃避母亲的追责,墨非城趁机找到借口,说:“我现在有急事要出处理,妈,你先回去,等我忙完了就回去!”

    不等何淑娴开口说话,墨非城便起身离开。

    这个小城,真是不知道孰轻孰重!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五天时间过去了。

    其实,伊曼两天前已经开始发烧了,为了防止伊曼发现端倪,文朵在伊曼每日喝的牛奶中添加了无色无味的退烧药,所以伊曼根本不觉知自己的身体已经坚持不住。

    “小绵,我看伊曼的身体就要撑不住了,马上就要露馅儿了!”文朵一边给苏小绵煲汤,一边说。

    苏小绵在一旁热热闹闹的打下手,一副其乐融融的温馨气氛,听到文朵说的话,苏小绵眉梢浮上一抹凉薄,说:“文朵,我们在伊曼的婚礼上送给她一个大礼好不好?”

    文朵手中的动作骤然停滞了一拍,接着说:“小绵,这毕竟事关墨家的声誉,我们冒然那样做,会不会……”

    苏小绵沉了沉眉,沉重的说:“如果在婚礼之前伊曼发生了意外,依照何淑娴的性格,她一定会悔婚的。但是,一旦伊曼反咬一口,说墨家不信守承诺,没有担当……”

    文朵怔了一下,感觉苏小绵说的确实挺有道理,便说:“小绵你说的是,到时候媒体自己发现了是伊曼在骗婚,那伊曼到时候就无话可说了!”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就到了墨非城大婚的日子。

    六月六号,墨氏企业墨非城大婚,娶的还是好莱坞大明星曼达小姐,一时间轰动了整个帝都。

    这一天,几乎所有的记者媒体全部都来到了婚礼现场,等待着记录下这历史性时刻的到来。

    墨非城沉坐在酒店的沙发上,眉头紧拧,心头似是压着千斤大石一般,压抑至极。

    伊曼激动的坐在自己的房间中化妆,一屋子的人都在为自己服务 ,一想到今天之后自己就要成为墨家的女主人,那种激动和欣喜简直难以压制。

    “伊曼小姐,婚纱来了!”

    一旁的工作人员上前提醒道,伊曼欣喜的扭过头去,只见婚纱店的工作人员将婚纱推了过来!

    伊曼眸光一紧,这件婚纱根本就不是那天自己在婚纱店挑选的那件,那天自己特意挑选了一件五米长的拖尾的婚纱,而工作人员推进来的却是一件鱼尾包臀的简单款式,伊曼立马从凳子上跳起来愤怒的叫道,“这不是我的婚纱,你们要脑子是做什么用的!”

    看到伊曼的暴跳如雷,工作人员立马解释说:“后来墨先生又来了店里,说帮您定了这件婚纱!”

    墨非城!

    听到工作人员说到墨非城,伊曼不禁有些怀疑,明明那天自己去婚纱店挑选婚纱的时候墨非城根本就没有一起去,怎么可能帮自己调换婚纱呢?

    伊曼正要再次质问,不想人群中出现了一阵骚动,不知道谁叫了一句,“墨先生来了……”

    伊曼赶紧回过头去看,只见墨非城面色阴沉的走了进来,周身散发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森寒,冷冷的说:“你们都出去!”

    周围的工作人员一听,立马逃离了出去。

    伊曼巧笑嫣然的迎着墨非城走了上来,说:“非城,你这件婚纱……”

    “伊曼,放手吧,我跟你之间真的没有爱情!”墨非城冷眼望着伊曼,绝情又无奈的说,语气中甚至带着那种无边的荒凉。

    伊曼眸光一冷,咬了咬唇,坚决的说:“墨非城,我肚子里可是怀着你的孩子,你可以不顾及我的感受,难道你连你的孩子都不管不顾了吗?我不想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

    墨非城眉宇之间浮上一抹森寒,感受到了伊曼的坚决,所以不愿再看伊曼一眼,转身冷冷的离去。

    望着墨非城离去的背影,伊曼心说,不管你愿不愿意,从今天起,我伊曼就是你墨非城明媒正娶的夫人。

    伊曼狠狠的咬牙,看了看房间中的婚纱,心中浮上一阵不悦,这么简单的婚纱,怎么能配得上自己的华贵气质?

    “人都进来!”工作人员听到了伊曼的叫声,立马走了进来。

    “帮我换一件婚纱!”伊曼不满的看着那件婚纱说。

    “对不起伊曼小姐,婚纱都是设计师按照客人的尺寸连夜赶做出来的,现在要换可能来不及了!”

    一旁的文朵嘴角勾了勾,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伊曼你就是发现了什么,也晚了。

    曾经文朵对于苏小绵执意要为伊曼更换婚纱这件事有些不解,但是苏小绵却坚持这样做,现在文朵可能有些明白苏小绵的用意了。

    文朵望着气急败坏的伊曼,心生一阵暗爽。忽然,文朵看到伊曼脸上突然浮上一阵的痛苦,然后赶紧命人取来了自己的包,拿出“保胎灵”吃了下去。

    看到伊曼顺利的吃下“保胎灵”,文朵笑了笑,伊曼的保胎灵早就被自己换做了外形看起来一样的其他普通的药物。

    苏小绵说的对,不用给伊曼下什么堕胎药,只要停了她的止血药,伊曼的身体瞬间就会崩塌。

    一切,就等着好戏开始了。

    服下保胎灵的伊曼,小腹的坠痛感不仅没有减轻,反而那种痛感越来越浓了。甚至痛的有些忍不住,额头上竟然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伊曼心生疑惑,忽而想到前几日赫医生说要来帝都,便拿出手机拨给了赫医生。

    “对不起,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电话里传来了那个冰冷的声音,让伊曼心头猛的一惊,赫医生的电话怎么会是空号?

    再拨,依旧是空号!

    伊曼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小腹处的坠痛感好似也更增加了几分,伊曼的心中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疼痛难忍,伊曼禁不住蹲在地上,额头上豆儿大汗珠直往下滴。

    “吱——”

    房间的门被打开,苏小绵走了进来,漫步走到伊曼的身边。

    伊曼痛苦的抬头,却看到苏小绵正浅笑着看着自己,眉眼之间带着那种浓浓的嘲弄。

    “苏小绵,你进来做什么?”伊曼从嘴里痛苦的挤出来几个字。

    “做什么?我来看看你啊,准新娘!”苏小绵说着就蹲在伊曼的身边,贴在伊曼的耳后,轻轻的说:“怎么样?流产的滋味儿好受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