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97章:不是邀请,是强迫!

    墨非城一怔,拳头瞬间停滞在半空中。

    而此时的苏小绵,好似瞬间被雷电击中,大脑一片空白。

    冷慕言趁机一把推开墨非城的手臂,冷冷的说:“有这个功夫好好去关心一下你自己的儿子跟媳妇儿,别吃着碗里瞧着锅里。”

    许久之后,苏小绵才回过神来,直直的走到墨非城面前,质问道,“墨非城,冷慕言说的儿子是怎么回事儿?”

    墨非城沉默,只是那闪躲的眼神让苏小绵心中生出了隐隐的感觉,冷慕言说的一定是真的。

    “墨非城,你没脸说了吧,我来告诉你,墨非城和伊曼在十年前就在一起并且生了儿子,非常的恩爱,现在儿子已经十岁了!”

    冷慕言面上装着笑,心中却不如表面来的痛快,那种撕裂旧伤口的疼痛感让冷慕言痛不欲生。

    十岁了!

    六月的天,苏小绵竟然觉得冷的发抖,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忽而,苏小绵想起来那一日,墨非城莫名其妙的问自己,如若自己有了孩子,自己会不会在意。

    原来,墨非城早就知道自己有了孩子。还假模假样的问自己,做错事了会不会原谅他?

    苏小绵感觉整颗心都愤怒的发抖,甚至周身的血液都停滞了流动。

    “苏小绵,我没有,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伊曼在十年前给我生下了孩子,刚才伊曼带着孩子……”

    “墨非城,你这样装有意思吗?孩子已经十岁了,伊曼已经带着孩子住进了你们墨家老宅,这点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冷慕言挑眉望着墨非城。

    “冷慕言!”墨非城愤怒的瞪着冷慕言。

    冷慕言没有再说话,只是走到苏小绵面前,神神秘秘的说:“有些事情你自己慢慢想 ,就会发现有很多奇妙的地方!”

    之后,冷慕言便扬长而去。

    苏小绵的心思忽而就乱了起来,忽而想到那天冷慕言在医院的抱起伊曼的一幕,而且,伊曼能够害死自己腹中的孩子,冷慕言也有份儿。所以,冷慕言这个人并不是善茬,对于他的话,自己不能相信。

    想到这里,苏小绵稍稍的松了一口。

    墨非城走到苏小绵面前,说:“我说过的,我不会和伊曼结婚的,我爱的人是你!”

    苏小绵抿了抿唇,坚毅的抬头望着墨非城,“我相信你!”

    千言万语抵不过一句,我相信你!

    墨非城心中骤然一颤,谭眸中浮上一抹惊喜,快步走到苏小绵面前,说:“带着小洛跟我回别墅去住,这里不安全!”

    苏小绵垂眸,脸颊微微一红,浅笑说,“你是在邀请我做你家的女主人吗?”

    墨非城眉头微蹙,讥诮的说:“你想多了!”

    苏小绵嘟嘴!

    墨非城转眼便换了一幅认真的模样,深情的说:“不是邀请,是强迫,你没的选择!”

    苏小绵莞尔一笑,调皮的说:“小墨子开路!”

    “喳!”

    苏小绵望着一脸幸福的墨非城,心说,如若自己不是早就人清了冷慕言的嘴脸,现在自己也不能如此坦然的接受墨非城的要求。

    只是,伊曼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抛出来一个儿子,看来这个伊曼为了嫁给墨非城也真是下了大功夫。

    苏小绵心中一沉,看来想要彻底的扳倒伊曼,前路还很漫长。

    不过,幸亏现在的自己早已不是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苏小绵了。

    墨家老宅,墨正尊的书房中。

    “管家,这次亲子鉴定你全程都在吗?”墨正尊端坐在太师椅上,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场。

    管家思考了一下,说:“先生的血液是我带着护士亲自去公司采集的,而小宝的血液是夫人亲自带到医院采集的。”

    回答完毕,管家望着一脸凝重的墨正尊小心翼翼的问道,“老爷,您怀疑这次的鉴定结果有问题吗?”

    墨正尊顿了顿,抬眸犀利的望着管家,沉了沉眉说:“你在这个家已经呆了四十年了,是家里的老人了,凭你的知觉,你认为小宝和小城有相似的地方吗?”

    管家皱了皱眉,说:“这个不好说,毕竟小时候小城在这里住的时间很有限,但是就从现在的先生来说,单凭行为举止的相似度上看,我感觉小洛比小宝跟先生更像一点!”

    墨正尊眸中掠过一丝的惊愕,看来,不只是自己一个人这样认为,心中不禁生出了更浓一层的疑惑。

    过了一会儿,墨正尊说:“这件事你要保密,我们继续观察一下,说不定也是我们老眼昏花,判断有误。”

    “知道了,老爷子!”

    墨非城载着苏小绵回到了别墅中,文朵早早的便准备好了饭菜,见到二人回来,更是高兴极了。

    连忙拉着苏小绵的手,亲热的说:“小绵,终于把你盼回来了!”

    二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夜深了,只有微风吹拂着树叶的沙沙声。

    墨非城将身边的苏小绵抱紧,苏小绵紧紧的依偎在墨非城的胸膛上,一切静谧而美好。

    “苏小绵,我们生个孩子吧!”

    “不行!”苏小绵立马开口拒绝。

    墨非城身体猛地一僵,惊愕的望着苏小绵。

    苏小绵意识到自己拒绝的有些唐突,便赶紧说:“我还带着节育环呢……”

    墨非城扑哧一笑,邪魅的望着身下柔美的苏小绵,轻轻的在苏小绵耳后吐了一口温热的气息,魅惑的说:“所以,我就可以为所欲为,而不用担责任了……”

    苏小绵脸刷的一下红了,意识到这个墨非城是在拿自己的话来取笑自己,便更加的脸红心跳了,将头深深的埋进墨非城的胸膛中,低声嘤咛,“讨厌……”

    夜色正浓,一如两个纠缠的有情人,一地旖旎……

    苏小绵心知肚明,只要有伊曼在一天,自己就别想安安稳稳的怀孕,生活。

    所以,为了自己,也为了小洛,自己只能主动出击。

    转眼之间,炎热的七月来到了。

    伊曼在墨家老宅处处当心,小心翼翼的维持着自己岌岌可危的地位。

    只是,自从自己住进了墨家老宅,墨非城从未出现过,何淑娴也只字不提结婚证和向外界公布自己身份的事情,只是伊曼看得出来,何淑娴对于小宝却是越来越喜欢。

    清晨,伊曼还未起床。

    何淑娴的尖叫声便响了起来,“伊曼,你干什么吃的,小宝发烧了,你不知道吗?”

    伊曼有些不高兴何淑娴打乱了自己的清梦,便不悦的嘟囔着,“小宝一直都是保姆带的,我怎么知道他发不发烧?”

    “你这是当妈的吗?”何淑娴一听,伊曼竟然同自己顶嘴,便更加的气愤。

    本来,十年了,自己也才知道小宝的存在,感情根本就谈不上。

    伊曼被何淑娴狠狠的臭骂了一顿,心生怨恨。

    望着来来往往的一大家子,伊曼突然惊醒,自己不能一直待在老宅子里,放任墨非城和苏小绵在外边逍遥自在。

    想到这里,伊曼眉宇之间浮上一抹阴狠,回到房间将电话拨给了高远,“高远,帮我查一下苏小绵这两天的行程安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