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25章:文朵,报警!

    那人一听到苏小绵的指认,立马想要逃走。

    墨非城身边的小美,立马上去死死的拉着那女人,愤怒的说:“都是你害的我,差一点酿成大错!”

    墨非城拳头狠狠的攥着,跨步走到了她身边,一把扯下假护士的口罩,说:“谁派你来的!”

    假护士抬眸平静的望着墨非城,一言不发。

    “不说可以,打电话报警,就说你蓄意谋杀!”墨非城狠狠的说,深邃的眸中透着浓浓的恨意。

    “是苏小绵派我来的!”那护士忽而开口说。

    话语一出,墨非城惊呆了。

    苏小绵也瞬间明了,凶手是坐不住了,所以便出手了。

    如果能把爷爷害死最好,即便是没有成功也可以诬赖自己,将小洛加害爷爷的罪名坐实,简直太阴险。

    一旁的文朵皱了皱,心生一计。

    快速走到假护士身边,怒气冲冲的说:“你别狗急乱咬人,我什么时候指使你来害老爷子了?”

    苏小绵一怔,文朵这是……

    墨非城也对文朵的行为感觉到不可思议,文朵这是在做什么?

    假护士一看一个女人气急败坏的同自己对质,心想,吩咐自己拔掉氧气管的人也没有告诉自己苏小绵具体的样子,但是既然这个女人急着上来解释,那这个人一定是苏小绵没跑了,于是便说:“就是你,你给了我五十万,让我害了他!”

    文朵假装慌乱的说:“我什么时候给你五十万了?”

    苏小绵沉了沉眉,走上来说:“那苏小绵给你的是支票还是现金?”

    “现金!”假护士一口咬定,“我们在咖啡馆里,你亲自把五十万现金给的我!”

    文朵轻蔑的笑了一声,说:“你确定是我吗?”

    “就是你苏小绵,就是你指使我的!”假护士一看文朵态度有些松动,立马变的更加的确定。

    一旁的墨非城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森冷的阴寒,恨不得将眼前加害爷爷又诬赖苏小绵的假护士碎尸万段。

    墨非城狠狠的握紧拳头,跨步走到假护士面前,双眸猩红,冷冷的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到底是谁指使你来加害爷爷的!?”

    假护士依旧坚定的指着文朵说:“就是她,苏小绵!”

    文朵轻笑一声,抬眸嘲弄的望着假护士,说:“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不是苏小绵!”

    听到文朵说自己不是苏小绵,假护士瞬间惊住,目瞪口呆,结结巴巴的说:“不……不可能……”

    苏小绵上前一步,轻笑一声说:“我才是苏小绵,你认错人了!”

    “你这种智商还学人出来作妖,真该回去好好补补脑子了!”文朵嘲弄的望着假护士说。

    墨非城的耐性显然已经耗尽,厉声吩咐道,“文朵,报警!”

    这时候医生走了过来,对墨非城说:“墨先生,借一步说话!”

    “我这几天又研究了一下墨老脑袋上的伤口,这次十分确定,绝对不会是一个五岁孩子的力量所能达到的。”医生很肯定的说。

    墨非城心头一颤,眸中划过一丝森冷。

    墨家老宅,伊曼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话,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什么,失败了!”伊曼忍不住从沙发上跳起来说。

    一旁认真看电视的何淑娴不悦的说:“大惊小怪的,搞什么!”

    伊曼赶紧压低嗓门,说:“就这样,我马上就去!”

    放下电话,伊曼灵机一动,对何淑娴说:“一个角色,本来谈好的让我演,结果导演突然变卦了,我立马出去一趟!”

    伊曼离开墨家老宅,一路来到冷氏酒店。

    刚走进房间,便气急败坏的对冷慕言吼道,“你不是拍着胸脯说不会失败吗?一次失败,以后就再也别想再出手了!”

    “你以为墨非城他们都是傻子吗?他们早就知道凶手一定会去害老头儿,所以早就有了防备!”冷慕言瞟了一眼伊曼说。

    伊曼气呼呼的抱着胸,气愤的说:“那现在怎么办?”

    冷慕言不言语,只是端起了桌上的红酒一饮而尽,之后幽幽的说:“我试图将嫌疑苏小绵身上转移,但是失败了!”

    “该死的!”

    伊曼愤怒的骂了一句。

    伊曼的大脑飞速的旋转着,看来,只能实施第二步计划了。

    伊曼皱了皱眉,拿出手机拨给了王大川,“王大川,立马到冷氏酒店来一趟!”

    王大川正在房间里搂着一个妙龄美女快活,忽而接到伊曼的电话,眸中划过一丝狡黠,在身边的美女身上亲了一口,得意的说:“宝贝儿,你就等着以后跟着哥哥我过好日子吧!”

    “川哥,你什么时候给你家的那个黄脸婆摊牌啊,她整整比你大十五岁,跟她在一起有什么意思?!”梦茹嘟着嘴巴不乐意的说。

    “宝贝儿你再等等,等我赚到了这笔钱,我就带你远走高飞,我们做一对儿神仙眷侣。”王大川指了指自己手机说。

    “川哥,这又是谁啊?”梦茹好奇的说。

    王大川一边穿衣服一边神秘的说:“秘密,你就等着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吧!”

    “讨厌!”

    王大川正欲走,忽而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把拿过梦茹手里的手机。

    “川哥,你干嘛呢!”梦茹不乐意的说。

    王大川从包里取出来一叠钱,塞到梦茹的手里,说:“旧手机给我,再买个新款的,爱你宝贝儿!”

    梦茹看着手里的钱,眉开眼笑的说:“谢谢川哥!”

    走出酒店,王大川看了看手里的手机,心思沉了沉。心说,有些事情还是有备无患的好,然后驱车向冷氏酒店奔去。

    来到冷氏酒店,伊曼已经在房间中等待。

    王大川推门走进房间,看了一眼伊曼,然后得意洋洋的坐在沙发上,说:“红酒!”

    伊曼一看到王大川这样一幅大爷的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喝什么酒,你平时偷着喝我的好酒还少吗?”

    王大川一改以往夹着尾巴做人的模样,趾高气昂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脸得色眯眯的模样,眼神不住的在伊曼身上游走,邪笑一声说:“这么多年了,你果真比之前更有味道了!不像那时候,干巴巴的,没有一点情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