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35章:假的录音你要怎么解释?

    司南微微一笑,说:“那有请苏小姐上前,配合一下技术人员。”

    “苏小绵这边请,请您念出来这张纸上的文字,您随意发挥,语调高低都无所谓。因为不管一个人在任何情绪下发出来的声音,即便是语调有变化,但是声纹永远都不会变的,就好像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指纹一样!”

    苏小绵走上前,念出了字条上的文字。

    语毕,地下一片哗然。

    “你骗傻子呢?这不跟录音中的的一个声音吗?”

    技术人员微笑着说,“大家稍安勿躁!”然后走到电脑旁边,将苏小绵声音输入电脑,同录音中的声音放在一起,放低了频率。

    “大家听好了,我把声音的频率减低你们听到还是同一个声音吗?”

    现场安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到,大家都在等待见识高科技的神奇。

    声音的频率一降低,苏小绵的声音竟然和录音中的声音大相径庭。

    下边一片哗然,纷纷说:“不是一个声音,这声音差别也太大了吧!”

    技术人员笑着解释说:“这就是声纹,每个人都不同的!”

    “你是在这儿唬人的吧,欺负我们不懂,其实你们早就做偷梁换柱,估计是给我们灌迷魂汤的吧!”还是人群中那个带着鸭舌帽的记者故意挑衅说。

    “就是,就是……”

    “欺负我们什么也不懂!”

    原本已经扳回来舆论,瞬间被那人的话破坏。

    司南眉头一皱,看了一眼那人,然后悄悄的吩咐身后的人一句。

    技术人员也不生气,说:“为了解除大家的疑惑,我今天特意带来了配音专家,可以模仿任何人的声音,谁愿意来试一试?”

    “我来试试!”

    一个前排的女记者,自告奋勇的上台说。

    技术人员走上来,说:“这位女士请您随意说一段话!然后我会让我的配音人员模仿你的声音,大家可以评判一下,看一看配的音像不像!”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就这几句吧!”女记者说。

    这时候配音专家走上来,说:“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就这几句吧!”

    话一出口,下面的人不禁大吃一惊,纷纷感慨道,“这也太像了吧!”

    技术人员又将二人的声音同时减低频率,之后竟然出现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声音。

    “现在大家还在说我们造假吗?”技术人员走上来说。

    “原来,真的是有人在故意诬陷苏小绵啊!”

    “是啊,会是谁这么蛇蝎心肠?”

    这时候司南走上来,说:“大家听我说,墨老爷子前几天是出事儿了。但是现在情况已经稳定,正在留院观察,不日就会出院,谢谢大家的关心。还有,我们墨氏不会诬陷任何一个人,但是我们墨家比谁都迫切的想要知道真凶到底是谁?如果在场的人知道谁可以提供给我们线索,我相信墨总一定会重谢的。”

    一席话毕,司南带着众人离开。

    记者们的态度瞬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立马开始温和的采访苏小绵。

    司南走出发布会现场,身后的人立马走上来低声说:“人在车里!”

    司南颔首,跨步向车子走去。

    司南刚走进车里,便听到了那个带着鸭舌帽的记者在叫嚣,“你是谁,小心我告你挟持!”

    司南关上车门,一把将那个人的鸭舌帽取下来,冷冷的说:“告我之前,你一定会先去警察局说清楚你是怎么伪造假的记者证的!”

    “你……”那人好像被戳到了痛点,脸上的嚣张气焰瞬间降了下来。

    “说,你是谁派来的,如果不说实话,我有一万种办法让你死!”司南凌厉的说。

    那人低头思考了一下,犹豫的说:“是一个叫高远的人!”

    高远?

    伊曼小姐的助理!

    司南垂了垂眸,抬头对那人说:“滚!”

    伊曼赶回到老宅,墨非城已经在客厅中候着了,看着伊曼走进来,深邃的眸子猛的一冷。

    一旁的何淑娴也是满眼不乐意的望着伊曼。

    伊曼心头一紧,说:“墨……我……”

    “伊曼你搞搞清楚,老爷子出事,说破天都是我们家庭内部的问题,你为什么要捅出去,还在记者发布会现场放录音,你居心何在?”何淑娴一脸愤怒指责伊曼道。

    “我没有啊,妈……”伊曼眸光猛地一缩,心虚起来。

    墨非城望着伊曼飘忽闪躲的眼神,眉眼之间浮上一抹厌恶,冷冷的说:“继续狡辩有意思吗?”

    伊曼一怔,张着的嘴巴瞬间僵住了。

    何淑娴起身走到伊曼身边,面目狰狞的说:“伊曼,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你平时对付对付苏小绵也就罢了,没想你竟然还拉小城下水,你真够可以的!”

    伊曼一听,脸上立马换上一副可怜楚楚的模样,“妈,我真的没有……”

    何淑娴不耐烦的一挥手,说:“你行了,不要再演戏了,不是你是谁?那个录音只有你那里有!还有,你去看看墨氏企业的股票都跌成什么了?”

    伊曼瞬间愣住,许久之后才不可思议的说:“股票……跌了?”

    “你以为呢!老爷子就是墨家的保护伞,现在老爷子都出事了,股票能不跌吗?我们苦苦的隐瞒,你可倒好,故意找到媒体散播出去,我真想不到伊曼你的脑子到底是干什么吃的!”何淑娴满眼愤恨的望着伊曼,满脸的嫌恶。

    墨非城猛的起身,快步走到伊曼身边,恶狠狠的瞪着伊曼,一字一顿的说:“我真怀疑,陷害爷爷的会不会是你!”

    伊曼心头猛地一颤,心中涌上一阵心虚,伊曼强忍下内心的慌乱,夸张的说:“墨非城,你怎么能这样冤枉我,天地良心……”

    墨非城没有耐心听伊曼的诉苦,冷冷的说:“不是你?那那份假的录音你要怎么解释?”

    假的录音?

    伊曼怔了一下,辩解道,“什么……什么假的录音,我……我不知道啊!”

    “你不要再装了,就是王大川交给你的那个关于苏小绵和爷爷对话的录音,我已经找人鉴定过了。是伪造的!你怎么解释?”墨非城步步紧逼,死死的盯着伊曼说。

    伊曼脸色瞬间变的不自然,说:“不……不会吧!”

    “不会?你是不相信我的能力?还是你真的在隐藏些什么?还是害爷爷的凶手根本就是你伊曼!”墨非城的一双深邃的眸子,如同那暗夜中的鹰隼,尖锐的眸光直逼伊曼的双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