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42章:marry me!

    冷慕言怔了怔,眼泪竟然流了下来,哽咽着说:“爷爷,我没脸回去见您……”

    “你赶紧回来,我们商量一下下一步的计划,趁着董事会那帮子人还不知道!”冷德勋毋容置疑的说。

    冷慕言挂掉电话,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起身离开了公司,向老宅飞速的赶去。

    浪漫的西餐厅,播放着那慵懒、暖魅的音乐,让人心旷神怡。

    苏小绵抬眸望着一脸舒心的墨非城,好久都没有见到墨非城有过笑脸了。

    看到墨非城嘴角的笑意,苏小绵感觉如沐春风,心情舒畅。

    苏小绵低头浅笑,说:“有好事了?”

    墨非城掀开眼皮,讥诮的说:“对啊,一想到我就要和你结婚了,所以我就很高兴啊!”

    苏小绵脸颊瞬间绯红,低垂眼眸,俏皮的说:“谁说要嫁给你了!”

    “谁说了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了你要嫁给我!”墨非城伸出手,挑逗一般将苏小绵小巧的下巴抬起来,邪魅而贪恋的望着苏小绵。

    “切!你家人会同意吗?”苏小绵隐隐担忧的说。

    “我说过了,那些都不重要,你挑个日子吧!”墨非城一脸坚毅的说。

    苏小绵忽而抬起眸,盯着墨非城,假装认真的说:“那就现在好了!”

    说完,苏小绵一副看你出糗的模样,得意洋洋的望着墨非城。

    墨非城一怔,从容淡定的抿了抿唇,低头垂眸不言语,随意的伸出手拿起了面前的勺子。

    纵然苏小绵早就知道自己只是开玩笑的话,也料到了墨非城不会跟着自己胡闹,可是看到墨非城表现的如此的漫不经心,心中还是有些小小的失落。

    墨非城拿起勺子,随意的在小蛋糕上挖了一下,然后抬眸望着苏小绵,说:“张嘴!”

    苏小绵嘟了嘟嘴巴,酸溜溜的说:“我自己又不是没有长手!”然后,耍小脾气一般拿起自己的勺子,在蛋糕上狠狠的挖了一大块儿,望着墨非城,挑衅一般的狠狠的把蛋糕塞进自己的嘴巴里。

    墨非城也不生气,只是望着苏小绵塞的满满当当的小嘴巴浅浅的笑,等到苏小绵将口中的蛋糕咽下,墨非城才再一次将自己勺子中蛋糕送到苏小绵的唇边。

    望着苏小绵抛了一个电力十足的眉眼,然后说:“尝一尝,不一样的味道!”

    苏小绵嘟嘴,不乐意的张开了嘴巴,嘴里嘟囔道,“有什么不一样,不还是……”

    忽而苏小绵眉头紧张,感觉嘴巴里被什么东西隔到了,然后伸出手从嘴巴里把那个硬东西拿了出来。

    看到手里的东西,苏小绵双眸猛地一闪,钻石戒指!

    墨非城忽而起身,从苏小绵手中接过戒指,单膝跪在苏小绵面前,深情的说:“marryme!”

    苏小绵惊喜的捂着嘴巴,双眸放光,简直不敢相信,此刻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人会是墨非城。苏小绵感觉有一种幸福的暖流,在心间缓缓的流淌。

    墨非城轻轻的拉过苏小绵的手,将钻石戒指戴在苏小绵那纤细如玉的手指上。

    夜色缓缓的流淌,相濡以沫交融的两个人,似是那夜色的精灵,尽情的挥洒着放肆的幸福。

    冷慕言驱车来到冷家老宅,望着面前的门,却怎么也抬不起手臂来敲门。

    恼人的夜色,毫不留情的将冷慕言寂寥的身影淹没。

    这些年来,自己同爷爷相依为命。爷爷一辈子打下来的江山,没想到此刻却毁在了自己的手里。

    “啪!”的一声,门分左右。

    冷德勋出现在了冷慕言的面前,面色沉静如水。

    “爷爷!”

    冷慕言唤了一声爷爷,鼻子开始变得酸涩,喉咙也哽咽了起来。

    上前走两步,冷慕言伏在了冷德勋的腿上,泪水就那么一滴滴的滑落在地上。

    冷德勋轻轻的摩挲着冷慕言的后背说:“慕言,不论出了什么事情,都有爷爷在!”

    “可是,这次……”冷慕言说不下去了。

    许久之后,冷德勋摸了摸冷慕言的头,说:“趁现在董事会的人都还不知道这件事,我们尽量的挽回损失。墨非城手中冷氏企业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我会帮你想办法,但是关于你买了墨氏企业股票损失的钱,你就只当是买个教训好了。”

    “可是爷爷,墨正尊现在躺在医院里,神志不清,那个墨非城会买你的账吗?”冷慕言担忧的说。

    “和墨正尊那个老小子打了一辈子的交道,我比谁都知道他想要什么!墨非城那小子跟他爷爷一样,我吃的准!”冷德勋略带一丝荒凉的说。

    “爷爷,你不会是准备……”冷慕言简直不敢相信爷爷说的话。

    冷德勋苦笑一声,说:“在我有生之年,能够为你再做一些事情,我就心满意足了,以后等我死了,我会把董事长的位置给你,希望你以后一定要慎重。”

    冷德勋的一番话,让冷慕言心如刀绞。同时也恨的咬牙切齿,墨非城,早晚有一天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翌日,天气极好。

    墨非城来到公司的时候,司南已经在公司候着了。

    见到墨非城走进来,便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先生早!”

    不知为何,看着今天的先生和往日大有不同,今天的先生走起来很有活力,而且在先生的身上似乎看到了有一种叫阳光的东西。

    “你现在立马去做三件事,第一,召开记者招待会,辟谣。第二,将爷爷的身体状况公开,就说爷爷在医院休息,不日就会康复出院。第三,找到操盘手,在今天闭市之前务必将我们的股票价格上涨到之前的价格。”墨非城有条不紊的布置着工作,眉眼之间带着那种愉悦的欣喜,甚至连语气都格外的清亮动听。

    司南心说,估计先生真是好事近了,眉梢上都洋溢的兴奋和喜悦。

    司南走出办公室,墨非城惬意的煮了咖啡,然后细细的品了起来。端着咖啡,站在干净的落地窗前,望着灿烂的阳光,心情好的不得了。

    一想到苏小绵手上正带的自己的求婚戒指,墨非城的心轻盈就好像要起飞一般。

    “砰砰砰!”

    司南敲门走进来,说:“先生,有人找你!”

    “谁?”墨非城抬头心不在焉的问了一句。

    “冷德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