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43章:年轻的故事?

    听到司南说道冷德勋三个字,墨非城端着咖啡的手臂瞬间停滞。

    冷德勋近几年来一直深入简出,把冷氏企业所有的事务全部交给了冷慕言打理,自己则躲在家里享清闲,没想到今天竟然会亲自来到公司找自己。

    想必一定是为了冷氏企业股份的事情,墨非城低头轻笑一声,说:“有请!”

    不一会儿,司南推着轮椅上的冷德勋便出现了墨非城的面前。

    只见冷德勋的怀里抱着一个大箱子,面色苍老,已经没有了前几年在商场上那叱咤风云、意气风发的模样。

    墨非城放下杯子走上前,笑着说:“冷爷爷,今天您能够大驾光临,真是让墨氏蓬荜生辉啊!”说着,墨非城给司南使了个眼神,司南立马会意,转身走了出去。

    冷德勋低笑一声,说:“相当年,这个地方我没少来,现在看来,你的确是继承了你爷爷的睿智啊!”

    “您过奖了,请您喝杯咖啡,我亲自煮的!”说着,墨非城倒了一杯咖啡递到冷德勋的面前。

    冷德勋扫了一眼墨非城手中的咖啡,含沙射影的说:“咖啡是个好东西,可是我老了,喝了咖啡晚上会睡不着的。你们年轻人可以多喝一点,但是记着要喝自己的咖啡,别人的咖啡有时候说不定会有毒药的!”

    墨非城略略的一怔,然后将咖啡杯子放回到桌子上,说:“冷爷爷教训的是,回头有时间我一定会把您的话一字不落的转告给慕言兄,他可是一直最喜欢喝我煮的咖啡了!”

    听到墨非城说的话,冷德勋脸上掠过一丝的凉意,收起了脸上笑容,说:“我也不给你绕弯子了,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慕言的事情。至于慕言在翻腾股票上送给你的钱,就只当是冷爷爷送给你的见面礼了。但是你手中收购的冷氏企业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你可不可以还给慕言?”

    墨非城看了看冷德勋眸中透出来的贼光,似乎看到了冷慕言一样,笑着说:“哟,冷爷爷,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玩股票,就有赔有赚,怎么能说慕言买股票赔的钱是送给我的礼物了呢,再说了,墨氏企业股票下跌的那么厉害,我损失的也不少呢!”

    冷德勋也轻笑一声,说:“你简直跟你爷爷年轻的时候一个模样,得了便宜还卖乖!”

    墨非城也不生气,只是重新给冷德勋沏了一杯茶,说:“冷爷爷,您喝茶,养生!”

    冷德勋并没有接过墨非城手中的茶水,只是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箱子,小心翼翼的来回摩挲,说:“你爷爷有没有告诉过你,一个……一个年轻的故事?”

    墨非城一怔,说:“年轻的故事?”

    “对!”冷德勋自始至终眼神一直都在怀里的箱子上徘徊,那种眼神贪恋又不舍,似是在看着一件稀世珍宝一般。

    墨非城疑惑的望着冷德勋手中的箱子,不知该何时好。

    过了许久,冷德勋才下定了决心一般,抬起头,望着墨非城,然后把手里的箱子递到墨非城的面前,说:“拿着!”

    墨非城吃了一惊,疑惑的望着奇奇怪怪的冷德勋,并没伸出手。

    冷德勋苦笑一声,沧桑的脸上浮上一抹伤感的凄凉,双眼仿佛瞬间失去了光泽和期待。

    “接着,这是你爷爷这一辈子最想要得到的东西!”冷德勋将箱子塞进墨非城的怀里,眸光在箱子上贪恋的看了一眼,最后狠心转身。

    “我希望在董事会知道那件事之前,你能够把冷氏企业那百分之十四十的股份还给慕言!”说完,冷德勋干涸的泪水滑落在冷德勋纵横的脸上。

    顿了顿,冷德勋自说自伤,“老来孤独一生,命中注定!”

    说完,冷德勋自己转动轮椅离开了办公室。

    墨非城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箱子,一看就是冷德勋用心存放的东西。

    墨非城将箱子放在桌上,一层层的剥开包裹着的金丝布。

    金色褪去,露出来了里边的东西,墨非城大吃一惊,简直震撼,整个人都怔住了。

    许久之后,墨非城才回过神来,颤抖着手拿出手机拨给了苏小绵,“苏小绵,陪我回老宅一趟!”

    二人相约回到墨家老宅,迈着沉重的步伐向爷爷的阁楼走去。

    推开门,古色古香古韵气息扑面而来。

    平时爷爷最喜欢待在阁楼,有时候一待就是一整天。

    墨非城缓缓的走进去,抽开爷爷的抽屉,满满一抽屉的日记本。

    墨非城拿出来一本打开,密密麻麻的全是爷爷记得日记。

    忽然,一张照片飘飘落下,落在苏小绵的脚边。

    苏小绵弯腰捡起来,弹了弹上边的灰尘,说:“墨非城,你看,这个姑娘真漂亮。”

    墨非城接过苏小绵递过来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孩子,长长的辫子乌黑,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会说话。

    墨非城眼前一亮,抬头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苏小绵,说:“照片上的人好像上一辈子的你!”

    苏小绵低头浅笑,轻轻的伸出拳头绵软的打在墨非城的胸膛上。

    墨非城浅笑一声,深情的望着怀里的可人儿,满眼都是欣喜和深情,然后认真的说:“我不是在开玩笑啊,你看一下,你们确实很像呢!”

    苏小绵这才仔仔细细的端详起来手中的照片,望着照片中的女子,忽然生出了一种很奇妙的熟悉亲切的感觉。

    苏小绵将照片放下,看了看墨非城提过来东西,说:“这个姑娘会不会就是……”

    墨非城脸上沉了沉,说:“也许吧,拉你回来就是想要一起了解一下,她究竟是爷爷什么人?”

    苏小绵迟疑了一下,说:“我们这样私自翻爷爷的私人物品,是不是不礼貌?”

    墨非城眸中掠过一丝的犹豫,然后说:“也许……爷爷也想要将这个美好的秘密跟我们共享吧!”

    苏小绵犹豫了一下,说:“不好吧……”

    “挺好的!”说着,墨非城好似下定了好大的决心一般,伸手拿过了桌上的日记本,郑重的打开。

    扉页上写着,时间:1956—1960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