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44章:帮我约程雅安!

    “1956年的日记,那时候我爷爷也就刚刚十岁而已!”墨非城有些吃惊的说,看着日记本上还很稚嫩的字体,墨非城似乎看到了小时候的爷爷。

    “1956年5月8日,晴,第一次见到这么可爱的女孩儿,她长的可是真漂亮,眼睛很大,像一个葡萄,特别想尝一下……”

    “1960年10月11日,落叶真漂亮啊,她送给我的落叶书签被我不小心弄丢了,她生气了,我该怎么办?”

    望着日记本上爷爷细心的记录,墨非城的心中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酸楚,似乎看到了遇到苏小绵的自己,那样深情,那么迷失自己,深陷其中。

    “1963年1月8日,我去她家里提亲了,她父母对我似乎不太满意,我以后要做的更好,争取得到她家人的肯定!”

    “1963年8月9日,阴,她家人逼她嫁给冷家那小子,她哭着跑来找我,问我怎么办?要和我私奔,我有些犹豫了,我感觉自己不能这么自私?”

    “1963年11月23,多云,她订婚了,听说冷家的聘礼多的她家里都摆不下……”

    “1964年4月6日,晴,她结婚了,我的心如刀绞,从此我失去了一生最爱的女人,我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我不同意跟她一起私奔?看到她上花轿的时候双眼含泪,我一狠心,跳进了河里,四月的河水冷的刺骨……”

    “1966年7月9日,大雨,她死了,难产而死,听说,冷家人选择保小孩,而放弃了她……冷德勋,既然你得到了她,为什么不珍惜她,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墨非城再也看不下去了,重重的合上了日记本。

    在日记本中,墨非城似乎看到了爷爷年轻时候那不羁的岁月和沉重的青春。

    每一本相册中都夹着一张那女孩儿的照片,从8岁到18岁,苏小绵似乎看到了一个如画一般的少女如落花一般陨落的过程,令人惋惜。

    苏小绵的中似是跟着爷爷的日记度过了漫长的一生,心中忽而升起了那种莫名的沉重和凄凉。

    墨非城放下笔记本,然后打开冷德勋交给自己的箱子,一罐骨灰,一个日记本和一叠照片,还有一块玉佩。

    这玉佩应该是一对儿,墨非城以前见到过爷爷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爷爷把它当宝贝一样收藏着。

    墨非城看了看骨灰罐上镶着的照片,就是爷爷日记本中夹着的照片。

    那个温婉如玉的女子,笑靥如花的模样定格在了骨灰罐上。

    苏小绵双眸湿了,转身擦了一下泪水,说:“爷爷倾尽所有爱了一辈子的女人,终于回到爷爷身边了。”

    墨非城沉重的点了点头,沉思了一下,拿出手机拨给了司南,“立马把我名下的冷氏企业的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全部还给冷慕言!”

    不等司南质疑,墨非城便挂掉了电话,说:“为了让爷爷和他心爱的女子在一起,我就是把整个墨氏都送给冷慕言,也是值得的!”

    苏小绵含泪点了点头,望着笑靥如花的女子,不知是欣喜还是凄凉,总之就是很想流泪。

    冷慕言挂电话,扑通一声跪倒在冷德勋的面前,痛苦的说:“爷爷……”

    冷德勋失了神一般,痴痴呆呆的转身离去,背影孤寂而落寞,嘴里低声说:“这一辈子我没有白活,没有白活……”

    死寂的老宅中,只回荡着冷德勋滚动轮椅的声音,绵远悠长……

    翌日清晨,管家发现冷德勋已经平静的去了。

    临走,面色平静,怀里还死死的抱着年轻时候唯一一张和夫人的结婚合影,珍宝一般。

    墨非城和苏小绵坐在墨正尊的病床边,望着依旧昏迷的墨正尊,说:“爷爷,她来了……”

    “叮铃铃!”

    墨非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冷慕言打过来的,墨非城按下了接听键,正欲说话,不想里边却传来冷慕言歇斯底里的叫声,“墨非城,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之后电话里就传来了一阵忙音。

    墨非城吃了一惊,冷慕言这是什么情况?

    这时候文朵走进来,一脸复杂的表情,说:“冷家老爷子仙逝了……”

    墨非城猛地一怔,整个人几乎僵住,冷德勋,死了?

    文朵低头略带一丝的伤感,说:“冷德勋这一辈子也不容易,安夏死的时候,冷德勋也才不过十二岁出头,自从发誓决不再续弦,就这样孤苦伶仃的一辈子,只盼着百年之后和安夏小姐一起下葬,葬在一起,也算是同年同月同日死了。只是后来经常在外边混女人,不过始终不结婚。老了,老了,最后安夏又回到了老爷子身边,落得个独孤百年,这也就是命了!”

    苏小绵感慨了一声,便说:“总归,夺人所爱实在非君子所为,而且足足让安夏的骨灰等了他半个世纪,未免也有些太自私了。”

    文朵一边走到病床边帮墨正尊按摩,一边说:“年轻的时候,老爷子,安夏,还有冷家老爷子是同窗好友,青梅竹马。我们老爷子和安厦小姐自幼相好,后来冷德勋上来插上了一杠子。当时冷家比我们墨家的势力大,安家只是当地的富户,最后迫于压力只得将安厦嫁给了冷德勋……”

    “文朵,这些都是爷爷告诉你的吗?”苏小绵好奇的问道。

    “是啊,我小时候就跟着老爷子了,他经常抱着安小姐的照片看,有时就会同我讲讲他和安小姐之间的趣事儿!”文朵说。

    苏小绵跑过去,一边帮助墨正尊按摩另外一只手臂,一边饶有兴趣的缠着文朵让她讲老爷子年轻时候的故事。

    伊曼别墅,伊曼焦头烂额的坐在沙发上,来来回回的思考着,要怎么拆散墨非城和苏小绵。

    一想到那天在病房中墨非城同自己讲的话,伊曼便觉得浑身的每个细胞都在颤栗,心中的妒火熊熊燃烧。

    “叮铃铃!”

    伊曼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冷慕言的来电。

    眉眼中划过一丝的不悦,接通电话便毫不客气的说:“冷慕言,你打过来干嘛?!”

    “我爷爷去了……”

    伊曼心头一阵不高兴,心说大清早打电话给我报丧呢,真是晦气,明知故问的说:“去哪儿了?”

    冷慕言沉默一秒钟,说:“爷爷的葬礼,我想让小宝去参加……”

    “不行!坚决不行,现在小宝是墨非城的儿子,现在公然去参加你爷爷的葬礼,那那不明摆着告诉人家,小宝不是墨非城的儿子吗?不行!”伊曼一听,立马火冒三丈,开口拒绝。

    “可是……”

    “没有可是,我告诉你趁早别打小宝的主意,佛则我让你这一辈子都见不到小宝。”说完,伊曼狠狠的挂掉了的电话,心中还在骂着冷慕言。

    伤心欲绝的冷慕言挂断电话,狠狠的说,“墨非城,这笔账我会记在你的头上的,你给我等着!”

    挂掉冷慕言的电话,伊曼的脑海中忽然闪现了一个人,伊曼心中一喜,眸中划过一丝的阴冷芒,心说,自己怎么把这两个人都给忘了?

    杀手锏,这次绝对够你苏小绵喝一壶了!想到这里,伊曼激动的翻身跳下沙发,找到了自己的电话,拨了出去,“高远,帮我约程雅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