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49章:可以申请法医尸检。

    苏小绵绝望的开着车,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怎么也止不住。

    原来,自己一直都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中,每一次的误会,每一次的坎坷,墨非城从来都没有对自己有一丝一毫的信任。自己都还一直为他找借口,找理由骗自己。

    现在才知道,自己就世界上最大的大傻子。

    既然得不到,那就放弃好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要和墨非城分离,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就如同那种噬心的虫子,时刻的折磨着自己的灵魂。

    墨非城墨若古井一般眸子,直直的盯着前方的路,似乎那失了灵魂的行尸。

    墨非城开始恨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多信任苏小绵一点?

    为什么就不能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纯粹的爱人?

    “砰!”

    墨非城的拳头狠狠的砸在方向盘上,发出一声闷响。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心中总是住着那黑暗的小人,怎么都逃不出去,逼迫自己事事都向阴暗处想?

    墨非城特别想剖开自己的胸膛看看自己的心脏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翌日清晨,天有些阴。

    似乎是要和人的心情的应景儿一般。

    伊曼舒心的躺窝在沙发上,悠闲惬意的喝着咖啡,自从昨天晚上得知了程安雅初战告捷,伊曼的心情就大爽,计划着下一步要如何的再接近墨非城。

    “伊曼,你房间里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收拾一下!”吴玲君一边收拾一边抱怨道。

    “妈,你放哪儿,待会我叫小时工做!”

    “算了吧,我天天在家闲着难受,我就替你收拾一下吧!”

    吴玲君拿着垃圾桶走进伊曼的房间,仔仔细细的收拾起来。

    自从王大川不辞而别之后,吴玲君便觉得生活一下子失去了重心,总是想要自己忙起来,否则就会心慌的难受。

    吴玲君一边收拾,一边嘟囔,“这都是什么啊,发票都乱七八糟的堆放,丰田凯……美瑞,臭丫头什么时候又买了一辆车,真是花钱一点也不知道节俭……”

    收拾完毕,吴玲君走出来,不经意的问道,“你什么时候买的新车啊,怎么没有见你开过!”、

    新车!伊曼刚吞进去的一口咖啡,瞬间喷了一地,还差点呛死。

    那不就是自己为了送王大川上路买的车吗?

    “咳咳咳……我的东西你别乱翻!”伊曼立马紧张的埋怨。

    吴玲君小小的吃了一惊,说:“发票我给你放在抽屉里了!”

    吴玲君心中感觉隐隐到伊曼的表现有些不对劲儿。

    “叮咚!”

    门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伊曼赶紧岔开话题说:“妈,有人敲门,你赶紧去开门啊!”

    “哦哦……”吴玲君赶紧放下手中的垃圾桶,走到门口去开门。

    打开门,出现在吴玲君眼前的是一张刺目的警官证,“您好,请问您是王大川的家属吗?”

    吴玲君一怔,立马紧张的说:“我是王大川的家属吴玲君,是找到王大川了吗?”

    “请您跟我们去一趟警察局,配合我们调查!”警察严肃认真的说。

    “妈,谁啊?怎么不进来?”伊曼放下咖啡杯子,疑惑的走到门口问道。

    看到门口出现的警察,伊曼心中一揪,紧张的说:“妈,这……”

    “警察同志说找我去了解一些情况,是关于王大川的!”吴玲君赶紧说,“警察同志,是不是王大川犯罪了?”

    “请您跟我去一趟!”警察也不多说 ,只是催促着吴玲君赶紧走。

    伊曼脸色发白,心里慌乱的不行,说:“妈,别被骗了?现在冒充警察的人很多的!”

    警察扫了一眼伊曼,然后再一次拿出来已经的警官证,说:“这是我的警官证,您可以打电话到110指挥中心确认!”

    伊曼心中一凉,赶紧说:“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妈,我陪你去!”

    坐上警车,伊曼心中慌乱不已,手心儿里浸满了冷汗。

    “伊曼,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怎么这么难看?”吴玲君关切的问道。

    “没有,我……我只是有些晕车……”伊曼随便的扯了个谎。

    吴玲君疑惑的嘟囔,“这孩子从来没有晕车的毛病,怎么会突然晕车了?”

    二人来到警察局,刚刚坐好,便有警察走过来,说:“请问,你们是王大川什么人?”

    “我是王大川的爱人,王大川现在人在哪儿?”吴玲君赶紧回答说。

    听到吴玲君的话,警察脸上浮上一阵疑惑,说:“你们有结婚证吗?”

    “没……没有,不过我们生活在一起十几年了,早就成了事实婚姻了!”吴玲君赶紧解释说。

    “哦,王大川死了!”警察低头略微的思考了一下说。

    “死了!!”五雷轰顶一般,吴玲君立马震惊的从凳子上跳起来,“警察不可能的,王大川怎么会死了??!”

    吴玲君精瞬间崩溃,失了神一般呆呆的盯着警察质问。

    “家属请控制您的情绪!”警察说。

    伊曼赶紧把吴玲君稳下来,说:“妈,你听人家警察怎么说?”

    “警察同志,您快告诉我,王大川是怎么死的?”吴玲君颤抖着声音说。

    “初步定为是车祸身亡,今天早上接到有人报警,说在去山里挖草药的时候,看到有一辆车,翻车跌落在悬崖下!经过我们初步的勘查和鉴定,王大川的死亡时间大概是在半个月之前。”警察补充道。

    “车祸?”吴玲君简直不敢相信警察说的,“不可能,他的驾照在三年前就被因为酒驾给吊销了,他怎么会开车呢?”

    “妈!”伊曼赶紧摁下吴玲君,感觉自己母亲的话实在是太多了。

    “家属您是在怀疑王大川的死亡原因是他杀吗?”警察赶紧说。

    “没有,王大川这个人向来做事不靠谱,喜欢喝酒,喝酒后开车没个谱儿,我们接受这个现实!”生怕吴玲君再说出什么,伊曼赶紧压下内心的慌乱说。

    警察看了看呆滞的吴玲君,又看了看一副着急的模样的伊曼,疑惑的问道,“请问您是?”

    “警察同志,我是她的女儿。”伊曼赶紧说。

    “哦,如果家属对于死者的死因有疑惑,是可以申请法医尸检的!”警察望着吴玲君和伊曼解释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