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50章:车毁人亡!

    尸检!!

    绝对不行,王大川是被自己雇佣的杀手抢射杀而死的,车跌落悬崖只是导致王大川的真正死因暂时被掩盖,万一做了尸检,王大川的真正死因就会曝光,只怕到警察就会顺藤摸瓜找到自己。

    所以,坚决不能做尸检!

    警察的话音还未落,伊曼立马紧张的说:“不用了,我们接受这个结果!”

    吴玲君刚要把嘴巴张开,话还未说出口,便僵住。

    伊曼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让吴玲君心中一惊。

    警察看了看伊曼又转头看了看吴玲君,“你什么意思?”

    吴玲君正要开口,伊曼赶紧暗地里捏了一下吴玲君,然后狠狠的瞪了吴玲君一眼,吴玲君想要帮助王大川尸检的想法瞬间被打压,痴痴的不敢说话。

    伊曼那个阴冷的眼神让吴玲君心头一颤,周身生出了丝丝的寒意,甚至有些不寒而栗。

    伊曼赶紧说:“警察同志,我妈精神状态不太好,她听我的!我们就不给你们警察找麻烦了,是不是啊妈?”

    吴玲君双眼刚刚触及到伊曼的尖利、阴冷的眸光,心头猛地一颤,紧张无措的点了点头,说:“是……是……”

    “那好吧!”警察拿出了一个单子,说:“你们在这张放弃尸检申请上面签上你们的名字!”

    吴玲君哆哆嗦嗦的拿着笔,在这张报告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看到吴玲君签上了名字,伊曼心中稍稍的松了一口气,赶紧说:“警察同志,没事的话我们可以走了吧,我妈妈这精神状态不好,又受了这么大的刺激,只怕一会儿就会失控发疯,我得赶紧带她回去吃药!”

    警察一听,赶紧说:“可以,你们拿着这些死者资料就可以走了!”

    说完递给了吴玲君一个档案袋,说:“过几天,听通知,你们就可以把死者的遗体带回去了!”

    “好好,谢谢警察同志!”伊曼接过警察递过来的档案袋火速的搀扶着吴玲君离开了警察局。

    二人坐在车上,伊曼一边开车一边瞟了一眼副驾驶的吴玲君,说:“刚才如果不是我拦着,你是不是还准备给王大川做尸检?”

    吴玲君低头不言语,手里不住的摩挲着档案袋,心事重重的模样。

    等了好一会儿,吴玲君才开口,死死的盯着伊曼,幽幽的说:“王大川死了,你很开心吧!”

    伊曼猛地一惊,一脚刹车踩下去,车子急速的停滞。

    “你什么意思?”伊曼扭头望着吴玲君逼问道。

    吴玲君撞上伊曼尖冷的眸光,心中突然打了怵,赶紧说:“不是,你是一直都不喜欢王大川这个人吗?”

    伊曼这才假装不经意的转过头去继续开车,心中却隐隐感觉,母亲一定是有有所察觉了,便说:“妈,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会站在我这边的,对吧!”

    吴玲君稍稍的一顿,说:“当……当然了,你是我的女儿啊!”

    话虽如此,可是吴玲君的心中却开始没底,然后打开了档案袋。

    里边是王大川死时候的几张照片,照片中的王大川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吴玲君赶紧将照片塞回到档案袋里,深深的闭上了双眼,额头上冒出来一层冷汗,内心开始翻滚着阵阵的恶心,久久不能平静。

    墨氏企业。

    司南急匆匆的推门走到墨非城的办公室,说:“先生,王大川有消息了!”

    墨非城立马警觉的抬眸,盯着司南说:“在哪儿?”

    “今天早上有人去警察局报警,结果是王大川开车跌了悬崖,车毁人亡!”司南一脸认真的说。

    “车毁人亡!!怪不得这么长时间都找不到王大川。”

    “是啊,警察定性说,是死于意外!”司南接着说。

    “该死的!”墨非城低声了骂了一句,王大川这一条线索算是断了。

    司南看了看墨非城,一脸为难,欲言又止的模样。

    墨非城不耐烦的说:“你有什么话就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司南沉了沉眉,说:“苏小姐同娱乐公司解约了!”

    “什么!”墨非城立马从椅子上跳起来,说:“谁批准的?!”

    “是苏小绵单方面解约,听说还赔了娱乐公司一大笔的违约金!”司南补充道。

    “啪!”

    墨非城的拳头狠狠的砸在桌子上,脸色阴沉的厉害。

    司南识趣儿的转身离开,轻轻的带上了门。

    墨非城只感觉心中有一股子莫名的暗火,怎么都发泄不出来。

    这次苏小绵一定是对自己彻底失望了,所以才会同娱乐公司解约的吧!

    忽而觉得内心烦闷至极,如果再待在屋子里会窒息的,于是墨非城跨步走出了办公室。

    刚到公司的楼下,却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辆。

    那不是自己送给苏小绵的那辆限量版的跑车吗?

    墨非城心中一喜,快步走到车子前,正欲敲车窗。

    “墨总?”

    门口的保安走上来,询问了一声。

    墨非城回过头去,看了刚才说话的保安。

    “哦,这是一位姓苏的小姐让我转交给你的!”说着,保安把一把车钥匙递给了墨非城。

    墨非城看着保安手中这把保时捷的车钥匙,心中开始绞痛起来。

    没有接过保安手中的车钥匙,只是冷冷的转身离去,毫不理会保安的追唤。

    好你个苏小绵,自己都还没有说什么,你倒是先迫不及待的要同自己分清楚界限,门儿都没有!

    墨非城愤怒的跨上车子,快速的向苏小绵家里奔去。

    苏小绵将小洛送到了幼儿园,呆呆的坐在家里。

    特别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没有前途,没有目标,甚至没有动力。

    “咚咚咚!”

    门口传来了一阵急切的敲门声,苏小绵有气无力的去开门。

    门被打开,墨非城那熟悉的脸庞瞬间出现在了苏小绵的眼前。

    “请问您找谁?”苏小绵掀开眼皮,冷漠疏离的话语瞬间将墨非城原本满腔的怒火,瞬间消失殆尽。

    墨非城望着苏小绵那张精致的面庞,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千言万语、甚至那些质问苏小绵的一句也说不出口。

    空气瞬间凝滞,尴尬到了极点。

    苏小绵轻笑一声,说:“先生敲错门了吧!”

    说完,苏小绵冷冷的将门关上。

    关门的过程很缓慢,甚至莫名中,苏小绵还有一丝的期待,期待着墨非城能够推开门,野蛮的将自己……

    可是,苏小绵期待的一幕始终还是没有出现。

    门被顺利的关上,自始至终墨非城没有说一句话。

    苏小绵心如刀绞,瞬间跌入了绝望谷底。

    墨非城望着被关上的门和渐渐消失的苏小绵,开始恍惚,今天自己来找苏小绵是为了什么?

    道歉还是质问?

    墨非城自嘲的冷笑一声,自己对苏小绵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还奢求苏小绵的爱?配吗?

    苏小绵靠在门上,听着墨非城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最后消失,绝望渐渐蔓延开来。

    伊曼带着吴玲君回到别墅,吴玲君呆呆的看着手里的档案袋,却再也没有勇气打开。

    伊曼看到母亲这个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上前抢过吴玲君手里的档案袋。

    吴玲君上前就夺回去,伊曼不松手……二人就那么撕扯着。

    “嘶——”

    档案袋子被撕烂,王大川的照片散落一地。

    吴玲君赶紧蹲在地上收集照片,突然看到了王大川出事故的车子,丰田,凯美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