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51章:是你杀了王大川!

    吴玲君拿起地上的照片,看着照片上惨不忍睹的白色凯美瑞,心中忽而一怔,想到了今天自己在帮助伊曼收拾房间的时候,看到的那辆新车的发票,写的正是这款丰田凯美瑞。

    “我告诉你,王大川已经死了,你再难过也没用,最好接受现实!我去洗澡,进了警局,洗洗一身的晦气!”伊曼一脸嫌恶的说。

    望着伊曼的背影,吴玲君心中一凉。

    自己特别的了解王大川,其实王大川是一个特别胆小的人,自从王大川因为醉驾被拘留之后,王大川就再也不敢开车了。

    这次怎么会自己开车去山里?而且开的还是伊曼的新买的车,这就更不可能了,因为伊曼根本就不可能给王大川买车的。

    吴玲君又想到,那天伊曼失控的对自己叫喊道,王大川死了!

    这系列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吴玲君心中便产生了怀疑。

    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测,吴玲君拿着车子的照片,快速的来到伊曼的房间里,找到上午被自己整理起来的发票。

    吴玲君找出发票,嘴里嘟囔着:“丰田凯美瑞,白色!”

    又看了看着照片上那辆面目全非的白色凯美瑞,吴玲君的心中忽然浮上一抹恐惧。

    “你为什么要翻我的东西!”伊曼忽然如幽灵般出现在吴玲君的身后。

    “啊!”

    吴玲君尖叫一声,手中的发票和照片应声落地。

    吴玲君的脸色惨白,望着一脸阴狠的伊曼,低头捡起来地上的发票和照片,强装镇定的说:“王大川出事儿的车,是你买的!”

    “你果真在翻我的东西,你拿过来!”伊曼伸手将吴玲君手中的发票抢过来。

    “是你杀了王大川!”吴玲君望着伊曼突然说道。

    伊曼眸光闪躲了一下,抬头直直的望着吴玲君,“你胡说什么?你脑子有病吧!”

    “如果不是你,你为什么不让我给王大川做尸检?你在害怕什么?王大川为什么开着你的车出事了?还有,你为什么跟警察说我精神有问题?”吴玲君举着手中的照片质问道。

    伊曼眸光一沉,一步步逼近吴玲君,一把从吴玲君手里夺过照片,狠狠的说:“我现在是你的监护人,我说你精神有问题,你精神就有问题,谁能证明你的精神没有问题?”

    吴玲君一怔,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对于伊曼忽然变的阴冷的嘴脸感觉瘆得慌。

    “伊曼,果真是你……”吴玲君半晌才回过神来,哆哆嗦嗦的指着伊曼说。

    伊曼嘴角挂上一抹若有似无的阴狠,挑眉望着吴玲君,“你精神有问题,现在是限制行为能力人,所以你说的任何话没人会相信的!”

    “你……你……”

    吴玲君突然感觉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自己这个女儿,心中不禁开始生出了丝丝缕缕的恐惧。

    伊曼转身离开房间,留给吴玲君一个可怕的背影。

    吴玲君突然感觉后背有些发麻,周身竟然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帝都,最豪华的七星级酒店。

    奢华无比的总统套房,整个房间里飘忽着一股淡淡的檀香,伴着悠扬古朴的编钟打击乐,整个房间中到处弥漫着一股浓郁的古风古韵。

    “团结,你告诉我,你为什么突然想起来帝都了?”旁边一个人望着面前的闭目抚琴的男子问道。

    男子突然张开眼,说:“有钱难买我乐意,不过,我不是说过了吗?让你帮我找那个杏花村传人,民间作坊自己酿的白酒,你找到的这酒,一闻起来就是那种大工厂,流水线出来的!”

    说话的人三十上下的年纪,身穿一身裙衣飘飘的汉服,盘腿坐在一架古筝后边,不时的拨弄几下琴弦,温尔儒雅的同对面沙发上坐着的年轻人说。

    “大哥,不是我说您,人现在有身份的人都喝红酒,黄酒,您可倒好,专门让我找这民间小作坊酿制的酒,您这哪像是一个有钱人啊,简直就是一个街头流浪汉,再说了,我找回来这么多酒,您尝过一口吗?”一个二十多岁模样的小年轻说。

    “阿良,我说过了,以后在外边你就叫我党建国,你知道吗?再说了,我又不是许仙,我喝什么黄酒啊!”党建国眉头略略的浮上一层戏谑。

    “您还党建国?又变了?我看您直接叫党有钱任性得了!”那阿良满脸嘲弄的说。

    “钟团结,阿良,我告诉你我这次又干了一票,这一票这女的直接把一男人推向了悬崖……”

    阿良挑眼白了一眼进来的人,扯了扯嘴巴,说:“孙连,改名了,现在叫党建国了!”

    “党建国了?昨天不还叫钟团结的吗?我说,团结,不是,建国,你这次非要来帝都干什么?您这手里的钱,富可敌国啊,你干嘛跑大老远来帝都,受这门子罪啊!”孙连不可思议的说。

    “我不告诉你了吗?我这次是来找的未婚妻的,你知道吗?”党建国继续拨弄琴弦,随性的说。

    “得了吧,就您那一岁定终身的娃娃亲?您嘴里从来就没有一句实话。说不定您那小未婚妻都是您晚上没事做梦异想天开出来的。而且,退一万步讲,即便是有这么个人,您连人叫什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您去哪儿找?还有说不定人家早就跟人结婚了,再说了,您不早就……”

    党建国一抬手,说:“我说你也真是自恋,每次杀人都录下来,自己崇拜自己呢!”

    孙连一听,立马有兴趣的说:“团结,阿良,你来看看这女跟死这男人的什么关系啊?而且,我看着这个女的,好像有点面熟,忘记了以前在哪儿见面过了?”

    孙连点开视频,三个人凑到一起研究起来。

    阿良一阵激动,一惊一乍的说:“这女人,我见过,是一个好莱坞的电影明星,好像叫什么……曼达,我以前还挺喜欢她的?”

    党建国看着视频中的女人,邪笑一声,说:“这女人有点意思,我知道了,她就是我要找的未婚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