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55章:原来你没有疯!

    “吱——”

    一声尖利的刹车声,响破云霄。

    但是,车子距离苏小绵和小洛的距离太近,根本就刹不住。

    猛然间,苏小绵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了一把,身体猛的右移,摔在了绿化带中。

    “小洛……”

    苏小绵反应过来之后,立马失声尖叫起来,迅速的从绿化带中爬起来,着急的寻找着小洛。

    只见小洛正稳稳的被一个男人抱着,吓傻了一般,那辆车子停在了距离二人一米不到的地方。

    苏小绵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快步跑到小洛的身边,紧张的说:“小洛,小洛,你没事儿吧!”

    小洛惊魂未定的望着苏小绵,摇了摇头。

    “我说,你们过马路不看车,找死的吧!”司机这时候探出头来,气急败坏的对着苏小绵吼道。

    “对不起,对不起……”苏小绵赶紧道歉。

    司机骂骂咧咧的驱车离开,只剩下惊魂未定的苏小绵,和吓傻了一般的小洛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

    “哟,我说你这姑娘,怎么回事儿啊?有你这么带孩子的吗?姑娘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那也不能带着孩子一起寻死吧!”党建国一脸嘲弄的模样望着苏小绵。

    “是你救了我们吗?”苏小绵问道。

    党建国迟疑了三秒,说:“你是瞎子,鉴定完毕!”党建国将小洛塞到苏小绵的怀里,然后扬长而去,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着:“这么漂亮一姑娘,怎么说瞎就瞎了,可惜了……”

    苏小绵这才回过神来,对着党建国的背影说:“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党建国留给苏小绵一个洒脱不羁的背影,潇洒的摆了摆手。

    “我草!老大,你也太帅了吧,没想到你身手还这么好?简直颠覆了你在我心中混吃等死、烂泥一摊的光辉形象啊!”孙连激动的拉着党建国的手说。

    “切,你都忘了你杀人的本事还是从我这里学的吧!”党建国得意的瞥了孙连一眼说。

    “你不说我差点忘了,你可是职业杀手啊!”孙连一拍脑门说。

    “说的不准确,我是职业培养杀手!还有,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从今天起我不叫党建国了,我叫苏子行!”党建国一脸傲娇的说。

    孙连无奈的摇了摇头,说:“真不知道你不停翻腾你的名字干什么?从认识你到现在,你换了不下一百个名字了吧!跟名字有仇还是怎么滴了?还有,你是要干嘛去?”

    “以后都不换了!”苏子行一摆手,扬长而去,潇洒自在。

    自己还要去会会自己那个所谓的未婚妻呢!

    孙连望着苏子行离去的身影,心中再一次泛起了嘀咕,这个苏子行到底是什么来头儿?纵然自己认识他了这么多年,只知道他身价不菲,高深莫测,却不知道他究竟是何方高人。

    心有余悸的苏小绵抱着小洛,快速的跳上了一辆出租车。

    苏小绵坐在出租车上,心说,刚才那个人救了自己和小洛,自己都还没有感谢他,希望以后有机会再见面,自己一定好好感谢他一下。

    墨非城离开,伊曼长出了一口气。

    “啊——”

    杂物间里再一次传来了吴玲君发疯一般的尖叫,一旁的小宝吓的打了个寒战,问道,“妈妈,姥姥去哪儿了?”

    伊曼眸光一沉,嘴角微微的抽了抽,恨恨的说:“姥姥疯了!”

    说完,伊曼来到杂物间门口打开门,吴玲君猛地一下跌到在地,嘴里还在呜呜咽咽的说着什么。

    小宝吓了一跳,说:“姥姥这是……”

    伊曼不耐烦的说:“我说过了,你姥姥疯了!”

    小宝望着地上披头散发的吴玲君,不自己的后退了几步。

    “叮铃铃!”

    伊曼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伊曼不耐烦的挂掉了电话,心说,烦着呢!

    “滴——”

    伊曼放在桌上的电脑突然发出刺耳的长鸣,还未等到人反应过来,电脑的长鸣声便消失了。

    紧接着,电脑屏幕上自动开始播放视频,“伊曼,你这个贱人……”

    竟然还是伊曼在警察局收到的平板上自己同王大川撕扯的视频。

    “妈,你看,是姥爷!”小宝惊讶的叫到。

    伊曼赶紧快步走上来,恶神恶气的对小宝说:“小孩子,懂什么,一边去!”

    看着电脑上的视频,关也关不掉,伊曼气不打一处来,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突然,画风一转,出现了几个字,“接电话!”

    “叮铃铃!”

    伊曼的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伊曼看了看视频上的三个字,又看了看自己正在响的手机,咬牙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一接通,伊曼便气急败坏的说:“你到底是谁?在这儿装神弄鬼干什么?”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要见你!”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在了电话里。

    “凭什么!”伊曼愤怒的说,平生最讨厌别人要挟自己。

    “你会来的,出了你家门,有一辆出租车在等着你,你上去,出租车会把你带到你该去的地方!”

    说完那人便冷冷的挂掉了电话。

    “喂喂……”伊曼愤怒的将电话放下来,侧目忘了一眼难得很安静的吴玲君。

    然后转脸对小宝说:“看好你姥姥,我出去一趟,记得,不要让你姥姥出去。”

    “知道了,妈妈!”小宝答应道。

    伊曼将吴玲君的手脚都捆结实,然后将门上锁走出了家门,果真有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

    伊曼犹豫了一下,然后开门坐了上去。

    吴玲君看到伊曼离开,等了很久不见伊曼回来,确定伊曼已经走远,才试探性的对小宝说:“小宝,你过来!”

    小宝吃了一惊,说:“姥姥,你不是……”

    吴玲君甩了甩头发,说:“小宝,***妈是坏人,***妈杀了你姥爷,现在还要杀我,你赶紧打电话报警。”

    小宝吃了一惊,说:“姥姥,原来你没有疯,那为什么妈妈说你疯了?”

    吴玲君眸中划过一丝黯淡,咬牙说:“你先帮姥姥倒杯水喝,叫了一上午,嗓子快冒烟儿了!”

    “哦哦!”小宝迅速的去给吴玲君倒水。

    吴玲君心说,自己如果不装疯卖傻,伊曼一定会把自己杀了。

    自己装疯只是要暂时的保全自己,等找到机会就报警。

    “姥姥,喝水!”小宝将水杯放在吴玲君嘴边。

    “小宝乖,姥姥喝不着,你赶紧帮姥姥解开,姥姥自己喝!”

    小宝犹豫了一下,然后转到吴玲君身上,象征性的解了几下,然后说:“姥姥,我还是喂你喝水吧,我解不开,妈妈系得太紧了。”

    “没用的家伙!”吴玲君骂了一句。

    出租车拉着伊曼,整整在帝都转了好几圈,也不说停。

    伊曼心急如焚,说:“师傅,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出租车司机说:“我也不知道,那人只是说让我把车里的油跑完,然后停哪儿算哪儿!”

    嚓!

    这不是捉弄人的呢吗!

    伊曼瞬间火气就冒了上来,大声说:“停车!我要下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