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58章:反正我是你未婚夫!

    苏小绵无奈的望着沙发上的苏子行,咬牙说:“你等着……”

    然后就转身走进了厨房,一边煮泡面,一边嘀咕,“半路杀出来个神经病,看吧,一会儿我不辣死你也齁死你……”

    不多一会儿,苏小绵端出去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苏子行看着面前的色香味儿都不咋样的泡面,脸色瞬间变得凝重,蹭的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位移到苏小绵的身边,从腰里掏出来勃朗宁,忽的指着苏小绵的脑袋,一脸认真的说:“快说,你是不是在泡面里加了毒药!”

    苏小绵这才反应过来,精致的双眸惊恐的盯着面前面面目可憎的苏子行,说:“就知道你不怀好意,我告诉你我家里没有现金!”

    苏子行望着苏小绵一脸大义凛然的模样,将勃朗宁对准桌上的泡面,摁下了扳机。

    苏小绵双眸一缩,瞬间失了神一般。

    “嘶——”

    苏小绵双眼看着苏子行手里的黑色手枪竟然射出了红色的番茄酱,瞬间蒙了。

    苏子行坐在桌上,若无其事的挑起来泡面,望着苏小绵说:“我意思你不用放料了,我自己带的有番茄酱……”然后竟然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

    苏小绵万分震惊的望着一边吃面,一边拿着手枪往泡面中放番茄酱的苏子行,被惊的外焦里嫩。

    望着吃的津津有味儿的苏子行,苏小绵无万鄙视的说:“你简直比我儿子都幼稚!”

    苏子行一副很好吃的模样,挑眉望了一眼苏小绵,说:“你手艺不错啊,挺好吃的!”

    苏小绵心中就犯了嘀咕,自己明明放了很多的辣根和盐,他怎么看起来吃的还挺香的?

    苏子行好像看到了苏小绵的疑惑,说:“不信你尝尝啊!”

    苏小绵疑惑的蹲下来,苏子行挑了一大口面猛的塞进苏小绵的嘴里。

    当泡面进到嘴里的那一瞬间,简直就是天崩地裂,无法言喻……

    辣的苏小绵头晕,瞬间冒火,整个人特别想一下子跳进水里。

    苏小绵迅速的冲进了卫生间,对着马桶就是一顿狂吐……

    苏子行幸灾乐祸的望着脸色红的跟猴屁股一样的苏小绵,笑的那叫一个夸张,那叫一个惨绝人寰。

    苏小绵回过神来,幽怨的盯着苏子行,说:“你可以离开我家了!”

    苏子行憋住笑,说:“我正事儿还未办完,你就着急的赶我走,合适吗?再说了我还是你的救命恩人!”

    苏小绵一边灌水,一边说:“一看你这人就不正经,你能有什么正经事儿,你走……你走!”

    说着苏小绵就要把苏子行往外边推,苏子行赶紧说:“苏小绵,我找你是有正事儿,我开了一家服装店,我想聘请你当我的模特儿……”

    苏小绵根本就不让苏子行将后边的话说完,便把门狠狠的关上。

    就在苏小绵关门之际,苏子行趁机拿出一张名片,飞速的丢进了苏小绵家里。

    “真是的,神经兮兮的,这人真是奇奇怪怪的……”

    苏子行望着紧闭的门,邪笑一声,低声嘀咕说:“你会同意的!”

    “叮铃铃!”

    苏子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阿良打过来的。

    “大哥,我已经把孙连拦下来了,而且,你给你未婚妻的账号,五百万刚才到账了!”

    苏子行轻笑一声,心说,很好,既然钱到账了,那我就去会会这个伊曼,看看这个伊曼心里到底是有多强大。

    伊曼汇完款,走出银行,长出一口气。

    压抑在自己心中许久的一块石头终于搬走,伊曼心中一阵轻松,感觉天上的阳光都格外的灿烂。

    伊曼跨上车,正准备离开。

    不想,副驾驶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陌生的男人突然坐上来,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

    伊曼眉眼一皱,毫不客气的说:“你是谁?赶紧滚下去!”

    苏子行也不说话,依旧用那种诡秘的笑望着伊曼,伊曼心生不悦,愤怒的说:“你再不下去了,我就报警了,这外边就是银行,银行里可是有警察巡逻!”

    苏子行耸了耸肩,说:“那你就去啊,反正我是你未婚夫!”

    伊曼望着面前邋里邋遢的男人,心生厌恶,嘲弄加愤怒的说:“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还是精神有毛病,再不下去,我现在就报警!”、

    苏子行不为所动,望着伊曼,说:“那你就试试!”

    伊曼愤怒的摇下车窗,大喊一声,“警察,有人耍流氓!”

    瞬间,警察便围了上来,说:“小姐,谁在耍流氓?”

    苏子行拿出手机,播放视频,“伊曼,你这个……”刚开了一个头儿,伊曼脑子中的那根神经立马绷劲,转头惊愕的望着副驾驶上这个男人。

    这时候警察已经走到了副驾驶边上,说:“你干什么的,手里拿着什么!”

    伊曼赶紧抢过来苏子行手里的手机,紧张的说:“他……”

    “问你呢!”警察严肃的望着苏子行。

    苏子行望着伊曼诡秘的笑了笑,说:“我在看……”

    “他在看电影!”伊曼赶紧接话说。

    警察看了看伊曼,又看了看苏子行,说:“女士,请问哪里有人耍流氓?”

    伊曼心头暗自骂道,该死的,自己真是见鬼了!

    心中恨的不行,可是脸上却依旧挤出来一点笑容,说:“警察同志,我们俩刚才吵架了,我生气了,所以就……”

    警察一听,脸色立马变的严肃起来,说:“这位女士,请你下车,你这属于报假警,你以为警察局你们家开的……”

    伊曼被迫下车,被警察训了半个小时。

    苏子行趁机离开,心说,这只老鼠果真已经差不多就要被玩死了。

    苏小绵沉坐在家里,墨非城的影子不住在苏小绵的脑海中游荡,挥之不去。

    苏小绵狠狠的摇了摇头,对自己说,苏小绵你真是没出息,人家墨非城根本就不爱你,你还在这儿苦思冥想什么?!

    可是,越是强迫自己不要想,自己的脑子就越是不听使唤,如同那乱石堆一般,怎么都是凌乱。

    忽而想到,已经好几天没有去看爷爷了,想到这里,苏小绵心头紧了一下,浮上了一抹负罪感,赶紧收拾东西转身离开了家里。

    来到医院,苏小绵在病房门口徘徊,怎么都不敢进去。

    只怕万一墨非城在,自己该怎么面对?

    “咔嚓!”

    门被打开,文朵走了出来,惊喜的说:“小绵,你来了,怎么不进去啊!”

    苏小绵抬眸望着文朵,眸光闪躲了一下,欲言又止。

    文朵好似看透了苏小绵的担忧一般,说:“进去吧,先生不在!”

    听到文朵说墨非城不在,苏小绵的心中竟然划过一丝失落,勉强挤出来一点笑容,说:“爷爷,怎么样了……”

    “苏小绵,你这个贱人,我跟你拼了!”

    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猛的灌入苏小绵的耳廓,苏小绵一惊,回头正看到程安雅疯了一般向自己扑过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