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65章:怎么可能是B型血?

    “小宝……”

    何淑娴惊恐的喊了一声。

    说完,司南便冲了出去,只见小宝已经躺在了血泊中。

    “快叫救护车!”

    医院中,吴玲君还在昏迷中,何淑娴强忍着痛走出了病房,走到急救室的门口。

    “小宝已经进急救室三个小时了,怎么还没有出来,不会出事儿吧!”何淑娴焦急的徘徊在急救室门外。

    “小宝呢,小宝在哪儿?”冷慕言竟然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焦急的问道。

    何淑娴白了冷慕言一眼,不屑的说:“小宝在哪儿跟你有什么关系?!”

    “跟我关系大了!”冷慕言着急的说。

    “少自作多情了!”何淑娴说。

    冷慕言也不解释,只是焦急的巴望着急救室,心急如焚。

    “咔嚓!”急救室的门突然被打开,护士急匆匆的走了出来。

    “护士,护士,小宝怎么样了?”何淑娴和冷慕言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叫出来。

    “孩子失血过多,现在需要立马输血……”

    不等护士说完,冷慕言便焦急的说:“护士,抽我的血,我的血是RH血型!”

    护士略略的吃了一惊,然后冷冷的说:“孩子是B型血,而且我们血库中B型血有库存,不需要家属捐血!”

    说完,护士急匆匆的离开,留下了错愕的两个人。

    护士的话,如同是五雷轰顶,瞬间将冷慕言击的心石化。

    自己明明是RH血型,小宝怎么可能是B型血?

    何淑娴身体猛地后退了几步,心中暗自嘀咕,明明小城是O型血,能生出来B型血的孩子吗?

    转而一想,许是伊曼会是B型血!

    何淑娴回头看了一眼冷慕言,只见冷慕言脸色铁青,一副晴天霹雳的模样。

    冷慕言狠狠的咬了咬牙,转身飞速的离开了医院。

    这时候吴玲君急匆匆的走了出来,走到何淑娴面前问道,“谁在急救室里?”

    “小宝啊!”何淑娴冷冰冰的回答了一句,“对了,伊曼是什么血型?”

    “A型血啊,怎么了?”吴玲君反问道。

    何淑娴瞬间恼羞成怒,“你个骗子,你们一家都是骗子!”

    吴玲君微微一惊,说:“何淑娴,你说什么呢?”

    何淑娴愤怒的手都在颤抖,面目狰狞,怒目圆睁,死死的盯着吴玲君,说:“早就知道你和伊曼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妈,公司刚刚出现了一个紧急情况,小宝现在怎么样了?”墨非城急匆匆的赶过来问道。

    何淑娴一把拉着墨非城的胳膊,愤怒的说:“儿子,我们走,在这儿被人耍的跟猴儿一样!”

    墨非城惊愕的望着反常的何淑娴,不解的说:“妈,小宝……”

    何淑娴说:“小城,你是什么血型?”

    “O型血啊,你是知道的!”墨非城回答道。

    “伊曼是A型血,刚才护士说小宝是B型血,O型血和A型血能生出来B型血的孩子吗?当我是傻子啊!”何淑娴愤怒的说。

    听到何淑娴的话,吴玲君惊的目瞪口呆,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不可思议的说:“怎……怎么可能?肯定是孩子当时抱错了,”

    “吴玲君,你这个大骗子,休想再骗我!小城,我们走!”说着,何淑娴拉着墨非城的手迅速的离开了医院。

    墨非城这才妈明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伊曼的阴谋和手段。

    “对了,刚才冷慕言也过来的,一副很着急的模样,一听到小宝是B型血,气呼呼的就走了!”何淑娴忽而想起来。

    墨非城心头一紧,这个伊曼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自己?

    还有,她和冷慕言之间到底还有多少见不得人的阴谋?

    墨非城再也坐不住,迅速的离开医院向警察局奔去。

    墨非城将车子开的飞快,这辆限量版的迈巴赫好似一头发疯的野兽,狂奔在公路上。

    墨非城来到警察局的时候,司南已经在门口候着了,看到墨非城过来,便迎了上来,说:“先生,冷慕言刚才急匆匆的进去了?”

    墨非城眉头皱了皱,低声说:“是去找伊曼了吗?”

    司南点了点头,说:“是的,刚才进去,两人现在应该就要见面了。”

    墨非城沉了沉眉说:“跟我进去,将他们二人房间内的摄像头打开!记得,不要让他们有所察觉!”

    “是!”

    墨非城和司南二人走进控制室,监控画面切换到二人之间的画面。

    冷慕言早已在房间中等候,伊曼还没有被带过来。

    冷慕言情绪看起来比较的焦躁,在房间里不安的度來度去,坐立不安。

    突然,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伊曼走了进来,身上穿着看守所的衣服,一副颓废至极的模样。

    伊曼抬眼一看是冷慕言,转身就要离开。

    冷慕言赶紧追了上去,急切的说:“小宝到底是谁的孩子?”

    伊曼冷笑一声,掀开眼皮不屑的看了冷慕言一眼,说:“墨非城的孩子!”

    “不可能!”冷慕言立马开口反驳道,“谁都有可能,唯一不可能的就是墨非城的孩子!我说过了,那天晚上在KTV要了你的人是我,不是墨非城,墨非城只是被我用药迷倒了!”

    伊曼冷笑一声,满不在乎的说:“你比我知道的清楚,为什么还在问我?”

    墨非城心头一紧,拳头忍不住攥紧,双眸似是要喷出火一般。

    原来,折磨了自己十年的魔咒,只不过是被人蓄意设计的一场骗局。

    只是因为那一夜,自己内疚了整整十年,十年了自己没有睡过一个踏实的觉,每当想起来那件事,就自责的不行,原来从头到尾自己都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一个!

    墨非城恨,好恨!

    而今天所有发生的一切,也都是因那件事起,甚至伊曼对爷爷这次动的杀机都是因为此。

    “不是!我是RH血型,你是A型血,而小宝的血型是B型,所以我们两人根本就生不出来B型血的孩子,你告诉我,小宝到底是谁的孩子?”冷慕言失控的握着伊曼的肩膀质问道。

    伊曼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说:“我跟那么多人上过床,我哪会记得是谁留下的种?”

    望着伊曼堕落的模样,冷慕言发疯了一般暴跳如雷。

    伊曼绝望的站在一旁,冷眼旁观,仿佛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是走不进你的心里,为什么?是因为墨非城吗?”冷慕言眸中翻滚着怒火,临近崩溃的边缘。

    “你说呢?”

    “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十年前你替墨非城挡刀子那一次吗?”冷慕言痛心疾首的问道。

    听到冷慕言提到十年前挡刀子的事情,墨非城的心猛地一颤,手指微微一颤,心中忽而就有些软了。

    “哈哈,挡刀子?笑话!”伊曼突然诡异的干笑两声,嘴里浮上一抹的不屑与嘲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