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66章:画地为牢

    伊曼突然的发笑,不禁让墨非城眉头一皱,很显然冷慕言也有些吃惊。

    “挡刀子?笑话,我现在不妨就将实情告诉你,我当时根本就没有想到要替谁挡刀子,只是场面很胡乱,我被吓傻了,不知道被谁撞了一下。谁知道就是那么巧合,刚好挡住了就要刺向墨非城的刀子。不过阴差阳错的,让我做了墨非城的救命恩人,一个小小的刀疤,让他记了我十年的恩情,所以我不亏,赚了!”伊曼轻描淡写的说,似是那局外一般。

    墨非城拳头狠狠的攥着,阴冷眸子中透着那森冷的光,一双墨眸中化成了可怕的漩涡,似是要将周围一切尽数吸进去。

    “只是意外?那你为什么还那么的执着,非要嫁给墨非城,二十年了,我对你不好吗?你知道吗?这些年你能够在娱乐圈混的那么风生水起,都是我在你背后支持你,如果没有我,你能当上一线吗?”冷慕言恨恨不甘心的说。

    “我能拥有我现在的地位,都是我自己努力的结果,我被多少个导演潜规则,暗自中受了多少的排挤,只有我自己知道,你收起来你可怜的自信心吧!”伊曼双眸中射出那愤恨的光,让墨非城心头一紧,伊曼果真是变了,眸中透着那种尖冷的寒光,让人心生冷寒。

    自己心心念念的事情,原来只是有人刻意给自己制造的虚幻陷阱,原来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给自己画地为牢,自生禁锢。

    墨非城嘴角微微抽了抽,莫名的心中忽而生出来一丝轻松的感觉,可是,这种轻松的愉悦也只是一瞬间,转瞬即逝。

    忽而想到,苏小绵因为自己那虚无禁锢的愧疚感,白白蒙受了那么多的不白之冤。心中瞬间就生出了更加浓烈的愧疚感,久久不散,汇聚成型。

    没有兴趣继续看戏,甚至连质问伊曼的冲动也消失不见,墨非城转身离去。

    刚走出控制室,一个人附在司南的耳边说了一些什么,司南脸色一变,快步走上前对墨非城说:“刚才得到了吴玲君的报案,说王大川是伊曼亲手杀死的,如果证据确凿,伊曼小姐很可能会被判处死刑……”

    墨非城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嘴角轻轻的扯了扯,淡淡的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之后,继续迈步向前走。

    “伊曼,你告诉我,小宝究竟是谁的孩子?”冷慕言痴狂的继续追问。

    伊曼冷笑一声,“狱警,我要回去!”

    “伊曼,你告诉我,小宝究竟是谁的孩子……”冷慕言瞬间失控,对着伊曼的背影吼道。

    伊曼顿了顿脚步,冷冷的说:“请回去转告我妈,让她照顾好小宝,毕竟算来小宝算是她的继子!”

    说完,伊曼转身,不带一丝一毫的犹豫。

    冷慕言沉坐在椅子上,失了神一般,呆呆的。

    墨非城,是你毁了伊曼,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们的世界中?!

    冷慕言呆呆的坐了好久,多么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境,梦醒了,自己还是一个痴迷于跳舞的小女孩儿的男孩儿。

    死寂一般的宁静,似是在喧闹着冷慕言的凄凉。

    苏子行看着银行卡上刚刚转进来的钱,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老大,你说你这一票就赚了这么多钱,你准备怎么花啊?”阿良凑上来问道。

    苏子行轻笑一声,出乎意料的说:“捐了!”

    阿良不可思议的说:“不是吧,你准备捐给谁啊?福利院?非洲?”

    苏子行望着阿良玩味的一笑,幽幽的说:“捐给我的自己!”

    “叮铃铃!”

    苏子行的手机响了起来,苏子行看了看手机上不断闪烁的号码,邪魅一笑,摁下了接听键,电话接通,对面的苏小绵凝滞了几秒钟,说:“苏子行,是你吗?”

    苏子行微微一笑,说:“是我啊,我就是苏子行!”

    语气中带着一股苏小绵捉摸不透的闪烁和诡异,苏小绵凝滞了几秒钟,继续说:“你……你不是说要我,找我和你一起……”

    “怎么样?是不是想通了?”苏子行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

    握着手机的苏小绵紧紧的抿了抿唇,说:“你有空吗?我想见你一面!”

    “好啊,十分钟之后我会准时出现在你家门口!”说完,苏子行挂掉了电话,嘴角勾上一抹若隐若现的弧度,让人捉摸不透。

    墨非城走出警察局,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似是卸掉了一个大大的心理包袱一般,此时墨非城特别想找到苏小绵,分享自己内心的感慨。

    墨非城跨上车子,急速的向苏小绵家里奔去。

    或许,这就是一个人可怕的潜意识和身体记忆。

    十分钟之后,苏子行准时出现在苏小绵家门口。

    理了理心中的情绪,苏子行叩响了苏小绵家的门铃。

    在房间中不安的徘徊的苏小绵,被这一声敲门声拉回神来,慌乱的摁下了内心的慌乱,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了门口。

    蹙了蹙眉,苏小绵长出了一口气,打开了门。

    四目相对,苏小绵的的眸光刚刚撞上苏子行邪魅的深眸,便慌乱的垂下头来,内心忐忑慌乱的不成样子,许久之后,才缓缓的开口,“你……来了?”

    苏子行站在门口,望着垂眸的苏小绵,淡淡的一笑,说:“苏小绵,挺巧的是吧?”

    “啊?”苏小绵挑起头,有些疑惑不解的望着门口的苏子行,对于苏子行说的挺巧,略感不惑。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而且,你不对我说的巧合感兴趣吗?”苏子行也不着急进去,就在门口自说自话。

    “哦哦……”苏小绵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将苏子行让进房间里。

    “小洛,叔叔来了,快叫叔叔?”苏小绵赶紧招呼小洛。

    小洛拿着勃朗宁走出来,说:“叔叔好!”

    苏子行看了看小洛手中的勃朗宁,说:“不要叫叔叔,你要叫我舅舅!”

    苏小绵猛地一怔,不了思议的望着苏子行,说:“舅舅?”

    苏子行也不接话,只是接过小洛手中的勃朗宁,说:“我和***妈都姓苏,你不感觉很巧合吗?”

    苏小绵心中的焦躁瞬间被苏子行的一句话,搅动的更加的不安,颤颤巍巍的说:“确实……确实挺巧的。只不过,我……”

    话说了一半,苏小绵没有继续说下去。

    单凭一个名字,就一定要把自己的过去全部交代出来吗?而且,世界上重名的人那么多,许是真如苏子行说的,巧合罢了!

    “苏小绵,伊曼完了!”苏子行忽而偏过头来看着苏小绵认真的说。

    苏小绵还未来得及吃惊,门口便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声声入耳。

    惊讶的苏小绵竟然忘记了要去打开了门,不可思议的问道:“为什么?发生什么事儿了?”

    苏子行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来到门口,将门打开。

    门打开,墨非城那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苏子行的面前。

    墨非城看着开门的竟然是一张陌生的男人的面孔,眸中不禁划过一丝冷冽的芒,开口便不客气的问道,“苏小绵在哪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