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71章:酒后吐真言。

    苏小绵眸光一缩,飞速的发动引擎,狠狠的将车子横过来,然后探出头来,对司南和墨非城大喊一句:“快上车,走!”

    趁着苏小绵开窗户的时机,一个人飞速的飞奔过来,手伸进窗户里将车门打开,然后一把将苏小绵拉出车子。

    墨非城和司南转眼间的功夫,苏小绵已经被人摁住,酒吧中被墨非城划破脸的女人已经举起了一根粗粗的棍子,准备向苏小绵身上砸过去。

    不假思索,墨非城狠狠的冲上去,用胸膛将苏小绵护住。

    棍子狠狠的砸在了墨非城后背上,棍子狠狠的折断了发出一声闷响。

    司南眸光一紧,快步冲上来,飞踹一脚,那女人应声倒地,司南疯了一般狠狠的在人群中打起来。

    纵然女人找来了不少人,但是多数是滥竽充数的混混,根本就不是司南的对手,毕竟司南也是特种兵出身。

    不多一会儿,那些人便落荒而逃。

    司南快步走上了,将墨非城搀扶起来,紧张的说:“先生,你怎么样了?”

    墨非城扯了扯嘴巴,艰难的说:“被蚊子咬了一下,不碍……”

    话未说完,墨非城便痛的皱了皱眉,头上的冷汗一个劲儿的往下流,苏小绵心疼的说:“还说不碍,司南赶紧叫救护车啊!”

    “不用,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墨非城不想把事情搞复杂,便阻止了司南。

    望着司南搀扶着墨非城上了车,苏小绵垂了垂眸,心中浮上一抹莫名的难受,如若不是自己,那墨非城一定不会挨这一棍子,但是,自己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墨非城,犹豫了一下,苏小绵快速的消失在了胡同尽头。

    当二人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苏小绵已经消失不见了。

    墨非城眸光暗淡了下来,心中浮上一抹失落。

    苏小绵走在回家的路上,心如乱麻,怎么都平静不下来,刚才墨非城将自己护在身下的那一幕久久的回荡在苏小绵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心中难受极了,墨非城为自己档的那一棍子,一定很疼。

    苏小绵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不追上去陪他一起回家,查看一下的他的后背是否留下了伤痕,是否已经红肿……

    苏小绵拿出手机,找到墨非城的手机号。

    望着手机上那一串熟悉的数字,却怎么也按不出拨通键。

    纠缠,撕扯!

    苏小绵最终还是将手机重新放回到了包里。

    “嗨!大半夜的,你怎么一个人在街上游荡?”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苏小绵的耳廓中,苏小绵回过头去就看到了苏子行那张脸,恍惚之间,苏小绵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墨非城的影子。

    苏小绵连忙晃了晃脑袋,敛了敛内心的情绪,说:“陪我喝酒去?”

    苏子行略略的吃了一惊,说:“舍命陪君子!”

    “不醉不归!”

    “谁怂谁是小狗!”

    苏小绵带着苏子行来到了大排档,要了一筐啤酒。

    苏小绵望着桌上的啤酒,怔了怔,继而说:“如果我说我从来没有喝过酒,你信吗?”

    苏子行嘲弄的笑了笑,说:“我说我从来没碰过女人,你信吗?”

    “切!”苏小绵不屑的白了苏子行一眼,然后摇了摇头。

    “既然我们都不相信,那就为我们的不相信干杯!”苏子行递给苏小绵一瓶打开的啤酒。

    苏小绵迟疑的一下,然后接过苏子行递过来的啤酒,深呼吸一口气,猛地灌了下去。

    苏子行嗤笑着望着苏小绵,伸出大拇指,夸张的说:“爷们儿,纯的!”

    “爷们儿!纯的!”苏小绵皱了皱眉,将口中刺鼻的啤酒吞了下去。

    二人推杯换盏,不觉之半箱啤酒已经见了底。

    苏小绵双眼迷离,微醺的模样有些像一个熟透的红苹果,脸蛋红扑扑的,痴痴的说:“你说,我为什么就放不下他?为什么就放不下!明知道,他……他对我根本就没有一丝的信任。”

    苏子行望着酒后失控吐真言的苏小绵,仰起头斯斯文文的灌了一口啤酒,“放不下就是因为你不疼,疼了自然就会放手了!”

    苏小绵自嘲的轻笑一声,说:“你怎么知道我不疼?你是没看到他把我护在身下,替我挨打的那一瞬间,我疼死了,我疼……不说了,喝酒……”

    苏小绵双眼已经迷离的不成样子,甚至说话舌头都有些打结。

    苏子行望着玩儿了命的灌自己酒的苏小绵,脸上始终挂着那种浅浅的笑意,看不出一丝的感情,也看不出一丝的冷酷,就那么浅浅的望着苏小绵。

    “对了,这么……晚了,你……为什么还在大街上游荡……”苏小绵这才想起来问苏子行。

    苏子行抢过苏小绵手中的酒瓶,说:“你现在才想起来关心我啊!”

    “你不……需要我关心……我才是最需要关心的人……嗝……”苏小绵双眼皮沉重的就要掀不开。

    “切,看着你这一身的酒气,我如果是那个什么墨非城,我也不会喜欢你的!”苏子行望着苏小绵,无奈的摇了摇头。

    苏小绵晃着脑袋,眸光直直的望着苏子行,“你怎么知道他叫墨非城?”

    苏子行眸光闪躲了一下,顿了顿说:“帝都的人谁不知道他是墨非城?”

    “也是!他是帝都高高在上的神,我是谁?我就是一根杂草。”苏小绵垂了垂脑袋,有些失望,“那你是不是有他的电话,你帮我给他打电话啊,问他,为什么信任我,为什么?”

    苏子行猛地一顿,说:“你自己为什么不打?”

    “因为……因为我怂啊,我是个怂人……”说着,苏小绵竟然哭了起来,鼻涕一把泪一把。

    “没错,你就是怂……”

    苏小绵一怔,说:“你敢说我是怂人,那我就强一下给你看,你看我怎么给他打电话……”

    说着,苏小绵拿出手机找到了墨非城的号码,拨了过去。

    “墨非城,我告诉我,我今天就告诉你,我就是苏小绵!我是干净的苏小绵,我从来没有跟第二个男人上过床,不……不,是第三个男人……哦,不是,我怎么睡过那么多男人?对了,你是第三个男人,不是……不是,你是第二个男人。我压根儿就没有跟***什么叶子齐那个男人上过床,还有怀上小洛的那次,我也是被……被叶子齐这个渣男给设计了,卖给了一个从来***的不认识的冷慕言,一次,就一次,我就怀上了小洛……只有那么一次……你丫的真是第二个上了我的男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