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77章:诗酒趁年华。

    苏小绵一怔,那个熟悉的声音,是自己产生了幻觉吗?

    “苏小绵,你跟我出来一下!”

    墨非城快步走到苏小绵的面前,轻轻的拉起了苏小绵的手,不由分说,拉着苏小绵就往外走。

    等苏小绵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坐在墨非城车子的副驾驶上。

    苏小绵这才回过神来,吃惊的说:“墨非城,你要带我去哪儿?”

    墨非城也不说话,只是发动引擎,将车子驶离了服装店门口。

    车子穿过繁华的都市,夕阳西下,落下了一抹灿烂至极的晚霞。

    迎着晚霞,墨非城的这辆限量版的迈巴赫似是那一抹行云流水,穿梭在宽广的原野上。

    苏小绵呆呆的坐在副驾驶上,内心有一些小小的忐忑,也有一些莫名的窒息感。

    过了许久,墨非城将车子停了下来,淡淡的开口道,“到了!”

    苏小绵一怔,这才缓缓的抬起头来,原来夜晚已经悄然而至。

    墨非城下车,苏小绵迟疑了一下,跟着走下了车。

    刚一开门车,一阵叮叮咣咣的声音便传进了苏小绵的耳廓。

    下车望去,只见这深夜中的建筑灯光,显得格外的夺目。

    工人们在挑灯夜战,匆匆忙忙,似是在打着一场攻坚战。

    苏小绵眸中划过一丝的惊愕,说:“这是……”

    话未说完,墨非城便贴心的将一顶安全帽扣在了苏小绵的头上,深情的说:“为了赶工期啊!”

    苏小绵略略的一惊,说:“这里是……哪里?”

    “对啊,就是那里,就是你心心念念的童话城堡!”墨非城浅浅的声音,带着一丝低沉的黯哑,让苏小绵微微有些失神,沉醉其中。

    忽而,苏小绵好似想起来什么一般,着急的说:“那个……那个……”

    不等苏小绵那些着急的话说完,墨非城的唇便贴上了苏小绵的唇。

    苏小绵有一瞬间无意识的挣扎,可是却被墨非城那霸道依旧的吻攻占。

    渐渐,苏小绵已经陷入了墨非城那温柔不失野性的热吻中。

    夜色浓稠的似是那墨,浓的化不开。

    原来夜色,真的会让干涸的灵魂变的温润如玉。

    过了有一个世纪般长的时间,二双炽热的唇瓣才分开。

    墨非城贴在苏小绵的耳后,缠缠绵绵的说:“你放心,我懂你的欢喜!”

    苏小绵心中微微一颤,似是那触电般的错觉感,让苏小绵心驰神往。

    “墨非城,难道你……”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过往的一切,我们都当它不存在,诗酒趁年华,不好吗?”墨非城温柔如水,深邃的眸中星星点点的闪烁着那璀璨的光。

    纵然苏小绵确实被墨非城口中的诗酒趁年华打动,只是隐隐的感觉,那些过往终将会是一个过不去的毒瘤。

    只是苏小绵不知道,墨非城是费了多大的功夫,撕扯了多少个白昼,熬过了多少个不眠的夜,才让自己放下那一些,鼓起勇气接受那些锥心的一切。

    一切,只源于一句,深情不可负。

    夜风微拂,苏小绵遥望着那些昼夜赶工的工人们,很难不承认自己内心没有生出一丝的感动。

    翌日清晨。

    苏小绵早早的便来到了墨氏影业的剪彩仪式,同时也同意出演墨氏影业的开局大戏《深情不可负》

    仪式现场,墨非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一遍又一遍,司南看着闪烁的手机和正在致辞的墨非城,眸中划过了一丝的急切。

    要知道,这是先生的私人号码,不是重要的人是不知道的。

    这个没有标注名字的号码,一遍一遍的打过来,大有不接通决不罢休的气势。

    仪式结束,墨非城走到后台。

    司南赶紧迎上来,将手机递给墨非城,说:“先生,这个号码刚才一直在打。”

    墨非城接过手机,看了一眼那个未接听的号码,眉头皱了皱,眸中划过一丝复杂的芒,怔了一下,正准备把那个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墨非城,你在干吗?”苏小绵走进后台问道。

    墨非城眸中划过一丝的慌乱,赶紧把手机收回来,说:“没什么,早上起来的早,没有吃早饭……”

    “叮铃铃!”

    墨非城的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墨非城低头看了看,还是那个号码,眸中瞬间划过一丝的不悦。

    “你手机响了,你怎么不接啊?”苏小绵疑惑的问道。

    “哦,是推销的电话,不用管,我们去吃饭吧!”说着,墨非城将手机挂掉,顺手将那个号码拉进了黑名单,然后将手机调成了静音。

    坐在餐厅中,墨非城有些魂不守舍。

    回想起昨天晚上母亲的话,墨非城心中不禁生出浓浓的烦闷,低头看到了正在闪烁的手机屏幕,这次来电话的是母亲何淑娴,墨非城眉头皱了皱。

    “墨非城,你怎么了?看你脸色好像不太好?”苏小绵关切的说。

    “哦……我……去一下洗手间!”墨非城拿着手机起身离开了座位。”

    “苏小绵,我打你手机为什么不接?还有,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人家小手指头一勾勾,你就又上钩了?你真是……”

    不知道什么时候苏子行竟然再一次出现在了苏小绵的身边,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我手机落车上了,哎哟,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苏小绵满眼吃惊的望着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苏子行说。

    “我就看你是不是死性不改,果真还是!”苏子行恨恨的说。

    “好家伙,你竟然跟踪我?”苏小绵气愤的说。

    “我没有跟踪你,我只是看你今天没去上班,我就……无意间看到你的!”苏子行心虚的说。

    “我给你三秒钟时间,你立马消失在我面前!”苏小绵不客气的説,万一让墨非城看到了,一定会再一次误会的。

    “到时候哭了别说我没警告你,一般像人家墨非城这样的豪门出来的孩子,为了家族利益,小时候定的都会有娃娃亲,你别到时候给人当了备胎还傻乎乎的不知道。”苏子行一脸认真的说。

    苏小绵白了苏子行一眼,幽幽的说:“苏子行,我真怀疑这么多年了,你脑子……”

    说了一半,苏小绵看到墨非城跨步走了过来,便一把将苏子行推到一边。

    二人餐毕,墨非城叫服务生结账。

    “先生,您一共消费了七千八!”

    墨非城正欲结账,服务生却又接着说:“那一桌的客人消费了十八万六千八百八,说和你一起的,所以请您结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