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379章:我在自首

    “墨非城,你听我解释,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

    “苏小绵!”苏子行一把拉过正欲上前解释的苏小绵,眸中带着那种倔强的芒。

    “你到底是谁?”墨非城冷冷的开口,阴冷的眸光直逼苏子行。

    苏子行轻笑一声,眸中带着不屑,说:“你的记性一定是不太好,记得上次见你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我叫苏子行!”

    “苏小绵,跟我走!”墨非城眸光扫过苏子行,对苏小绵说。

    “苏小绵,一个对你连最起码的信任感都没有的人,你还要跟他去吗?”苏子行扭头对苏小绵说。

    苏小绵的心剧烈的撕扯着,开始摇摆不定。

    “苏小绵,跟我走,我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墨非城再一次说。

    “我苦苦的将你从自闭的深渊中拉出来,并不是为了让你受到这样的委屈的。”苏子行分毫不让的说。

    苏小绵怔住了,自从与苏子行重逢到现在,从未见过苏子行如此的正经过。

    “苏小绵,跟我走!”墨非城眸中带着坚毅。

    “苏小绵,如果你今天跟他走了,我们从此以后再见面就是路人!”苏子行也对苏小绵下了最后的通牒。

    苏小绵眸中划过一丝坚持,然后一把甩开苏子行。

    墨非城嘴角微微勾上一抹弧度,正欲上去拉着苏小绵,不想苏小绵却移动身子,避开了墨非城那骨节分明的大手。

    径直离去。

    不犹豫,不撕扯。

    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

    走出服装店,苏小绵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小鱼儿回来了!

    只是,自己应该把他安放在心中哪个位置?

    午后的阳光有些微灼,苏小绵仰着头,沐浴着阳光,似是自己一身轻松。

    “苏小绵!”

    追出来的墨非城叫住了苏小绵。

    苏小绵怔了怔,快步向前走,不想回头。

    墨非城望着苏小绵倔强的身影,快步追上来,一把将苏小绵抱起来。

    突然腾空的身体,让苏小绵惊了一下,回过身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墨非城的怀里了。

    “快放开我!”苏小绵对着墨非城喊道。

    苏小绵的叫声引来了周围人的侧目,墨非城紧紧的抱着苏小绵,毫不理会周围人的目光。

    “那不是著名影星苏小绵?”

    “是啊,这是在拍电影吗?可是也没有见到摄像头啊!”

    “那是苏小绵的男朋友吗?长得好帅啊,和苏小绵就是金童玉女,一对璧人啊!”

    “他会是苏小绵儿子的父亲吗?”

    “是啊,苏小绵不是还有一个私生子吗?”

    一时间,苏小绵和墨非城引来了周围人的注目,大家纷纷跑过来,对着苏小绵和墨非城拍摄起来。

    墨非城抱着苏小绵,快步回到了车里。

    将苏小绵塞进车里,墨非城关上车门,对着正对自己疯狂拍照的人,霸气而潇洒的说:“我现在宣布,苏小绵就是我墨非城的人!”

    磁性的嗓门一张口,就自带那种吸粉的魔力。

    甚至墨非城那跋扈的眸光,邪魅的一笑,瞬间迷倒了一大群的少女,一大群花痴瞬间开始冒泡。

    “哇哦,这就是传说中的墨非城,简直比杂志上的还要有魅力!”

    “是的,苏小绵真的好幸运哦,羡慕死人了!”

    在众人艳羡的惊叹中,墨非城驱车离去。

    苏子行站在服装店的门口,望着刚才发生的一幕,似是一个局外人一般,嘴角始终挂着那种令人捉摸不透的弧度。

    墨非城将车子开的飞快,似是只有风的速度才能诠释此刻自己内心的波澜。

    “墨非城,你刚才说那句做什么?就不怕你明天被推上头条?”苏小绵略带一丝责备的说,虽然作为一个明星,曝光度和媒体活跃度很重要,但是苏小绵实在是不喜欢那种被人当做街头巷尾议论对象的感觉。

    墨非城偏头看了一眼苏小绵,嘴角勾上一抹恰到好处的弧度,淡淡的说:“我在宣告主权啊,在你苏小绵的身体贴上标签,以后你苏小绵就是我墨非城的个人物品。别的别有企图的人就不要打你的主意了!”

    听到墨非城的话,苏小绵的心中竟然划过了一阵欣喜和暖流,微微的低头,低声嘤咛,“谁说我是你墨非城的了?”

    墨非城略略的一怔,一脚刹车将车子停在路边,猛地回头来,双手捧过苏小绵精致的小脸,眸光投射出火辣辣的芒,一字一顿的说:“苏小绵,你听好了,我再说一遍,以后你就是我墨非城一个人的!”

    说完,墨非城的唇猛地贴在苏小绵的脸上,狠狠的吻了好久,之后,说:“好了,我现在已经在你脸上刻上了墨非城三个字,所以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只感觉心中砰砰直跳,似是那初恋的滋味儿一般,青涩和幸福。

    小脸发烫到不行,苏小绵心中有一种叫幸福的花儿,吱吱发芽。

    车子再一次行驶在路上,墨非城眸光注视着前方,说:“自从遇到了你,你让我知道,世界上真的存在那种超越一切的思念,即便是内心痛,可是依旧放不开爱你的手!”

    苏小绵低头浅笑,脸上似是烧云一般,然后扭过头望着墨非城,说:“你是在表白吗?”

    墨非城微微一笑,说:“我在自首!”

    苏小绵噗嗤一笑,脸上似是开了花儿一般,说:“你没有误会我和苏子行会有什么吧?”

    “不会!一切都没有你在我身边重要!”墨非城淡淡的说。

    “花言巧语,油嘴滑舌……”苏小绵娇羞的说。

    听到这样的形容词从苏小绵口中说出来,墨非城微微有些吃惊,不知从何时起,自己竟然变成了苏小绵口中的花言巧语,油嘴滑舌。

    要知道曾经的自己,惜字如金,甚至连情绪波动几乎都没有,司南就经常会说自己是一个冷血动物,甚至自己从不知道什么是心跳的感觉。

    果真,遇到一个真爱的人,一个冰冻的心也是谁复活的。

    车里到处充斥着爱的味道,甚至苏小绵口中还哼起了小曲儿。

    “叮铃铃!”

    苏小绵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看着手机上闪烁的“冷慕言”三个字,苏小绵眸光一缩,心中瞬间浮上一抹凉意。

    墨非城侧目看了一眼苏小绵,浅浅一笑,说:“苏子行打过来的吧,没事,接吧!”
Back to Top